一只裳裳

[方叶]Be Mine-下

阅读说明: @'F叶 好虾生快,但这个不是贺文,你等着晚上还有别的。然后【】也马上改好了!O3O


04


第11次的表白,方锐觉得这回必须成功。


他听说兴欣附近有个庙,求的签相当灵验,而那边的抽签方式不太一样,是在某一个殿中闭眼步行,睁看眼看到的第一个罗汉,罗汉的编号就是签的序号,可以换取对应的签文。方锐为了这一次的成功,准备了将近一个月,在每个休息日的时候都去求上一签,终于把他觉得桃花最好的签的编号记了下来。

换签文的师傅都认识了方锐,一边拿签一边劝说。

“施主,签文这件事不必全然当真。”

方锐握着桃花签喜滋滋的,却压根没有听进去劝说。


过了几天,他说服了叶修一同去庙里走走,理由当然是初到H市人生地不熟,万一走错路怎么办?!

要知道在荣耀里,他们早就练成了看地图绝对高手的水平,要是参军考个军事地形学都不在话下,居然还能在城市里迷路?!叶修一脸的不相信他。

不过他们还是去了。


方锐理所当然的抽到了他的桃花签,结果一扭头,看见叶修手上的那个签文……

不能再下下签了,特别是爱情运,一看就是幸运E。

结果方锐后续的表白就没了着落。

几个意思?!他们俩在一起,他就是好运气,叶修就是坏运气呗?!拐着弯骂自己呢?!

于是方锐也只能把后续的表白咽进了肚子里。


临走的时候,叶修回头看了看寺门,又看了看垂头丧气一脸不开心的方锐,笑了笑。

“好不容易来一个景点转转,你怎么也不拍照啊,来,手机给我。”


自拍镜头里,皱着眉的方锐和耷拉着眼的叶修,似乎构成了爱情喜剧片里的两个倒霉催的男主角。

  


05


“我是真的傻,真的。”方锐对着视频镜头里的罗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你说我一开始好好说句我喜欢你不就完了吗,怎么现在越搞越复杂,还越来越搞不成了呢?”

并不知道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的罗辑同学在视频那头一脸茫然。

“就是我想表白。”方锐揉着脑袋:“可真的太难了。”

“呃……虽然这方面我也没有研究过,但是最近听过几个关于复杂适应系统的讲座,我觉得你可以借鉴一下。如果把恋爱关系进行的建模的话,我觉得以这套理论来思考也是不错的。那么在复杂适应系统里,你和你想表白的人都可以假设为适应性主体,你们与环境、以及你们之间都会互相作用,且互相适应。所以我想,在这个系统中,如果你让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那么复杂适应系统的不确定性与非线性现象也将凸显,最终甚至会出现由量变到质变的涌现现象。这就是你所说的,为什么越来越复杂,且越来越不成功的表现吧?!“

这回轮到方锐一脸茫然了。

“咳咳,如果这个你听不太明白的话,要不我们用中学物理的知识来类比一下?!热力学三大定律也可以理解为复杂适应系统的一种描述,其中第二定律也可以理解为分子热运动的规律是向着无序性增大的方向进行的。”

方锐依旧茫然。
“意思就是……你表白的方式越复杂,可能就越不能成功。”罗辑最后总结。

方锐觉得自己这半个小时的对聊,如同回到了遥远的上学年代,那个永远听不懂物理课的可怕感觉。



接着他又去问魏琛。

“我是真的傻,真的。”方锐抱着个啤酒对着对着魏琛唉声叹气:“你说表白这件事怎么这么难呢?”

魏琛倒是眼前瞬间一亮,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拍了拍方锐的肩膀。

“方锐大大,你难道没有听说过所谓的前戏理论吗?”

“什么……什么理论?”

“哈哈!你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怎么会懂呢?让老夫给你讲讲明白!”

方锐侧耳倾听。

“假如你和一个妹子打算在睡觉前啪啪啪,如果前戏太短了,妹子会觉得你不够温柔,如果前戏太长了,妹子可能就困了,没准就没兴趣和你啪啪啪了。这就是所谓的前戏理论。”

“我……去?”方锐完全没明白魏琛给他讲这些干嘛。

“反正就是……该搞就搞。前戏短你能用技术补,前戏太长你就鞭长莫及了。”

“老魏同志。”

“干嘛?!折服于老夫的前戏理论了吗?”

“你太猥琐了,猥琐流大师的位置我绝对让给你。”



06


罗辑说他花样太多,魏琛说他前戏太长。

方锐想了想觉得也对。

所谓的表白,无非是把一个信息传递给叶修而已。

把“我喜欢你”的信息传过去,那也就够了。


第12次表白,方锐又换了一种办法。

他对叶修说,要不我们来玩扫雷吧,如果我赢了你,你就要答应我一个请求。

“若是你输了呢?”叶修眼睛亮亮的。

“你赢了我在说啊!”

若论扫雷,方锐是很有信心的。因为扫雷是鼠标操作,只需要用到右手,而且方锐小时候曾苦练过这游戏,拥有非常高超的技术。

开局!看他左点!右点!大脑在飞速的转动!黄金右手在燃烧!是的!他一定可以打败叶修,然后把那个请求说出来:请好好听我说完下面的这段话,再告诉我答复。表白的篇章都写好了,虽然不能说多么辞藻华丽,但是诚恳啊!他肯定能打动叶修……肯定……等等!旁边的鼠标声音怎么没有了?!

方锐屏幕上出现高级扫雷通关的提示时,一侧头,发现叶修早就支着下巴在等着他了。

对比时间,方锐居然还输了两秒。

“方锐同学,你也太天真了吧?!还是觉得哥只有荣耀打的好啊?!”

方锐欲哭无泪,只恨不得抱头再蹲一次墙角。

“既然你输了,就应该愿赌服输。所以你现在要按我说的做。“

叶修笑着,笑得微微下垂的眼睛弯出了极其暧昧温柔的弧度。

“不许乱动。”叶修说。

然后,方锐只觉得自己的衣领被什么力量给扯了过去,下一秒,嘴唇贴上了什么软软的东西。


叶修眼睛亮亮的,特别好看。

方锐想。

等等!刚才是发生了什么?!方锐当机了。


然后他又被推回了座位上。叶修依旧支着下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扫雷比赛还来吗?愿赌服输哦!”

方锐一拍桌子:“来!”



07


既然表白只为了传递一种信息,方锐想,这个信息他应该已经接受到了。



某一天他凑到叶修身边。

“老叶,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暗恋我的啊!”

叶修转头。

“在你傻不拉几的用左手伪造初中日记的时候啊!”



-END-

评论(18)
热度(191)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