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Kiss Me Stupid

       阅读说明:

  Nars最新唇膏好好看_(:зゝ∠)_

  难道这是来自于吃土的怨念??

       依旧手生……复健,复健。

       To My 好虾。

  

  Kiss Me Stupid

  

  -1.

  

  叶修这几天琢磨着,方锐也应该对他表白了。

  

  

  0.

  

  发现他隔壁座位的小学弟暗恋他,早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想当年方锐同学刚入大学,刚上硕士的叶修刚好是他们班的小教辅,跟着导师的课干些指导学生的活计,答个疑、安排一下实验之类。叶修还没经历几次答疑课,就注意到了方锐这位同学。这位同学似乎每次都会选在他的座位边上,问题也特别多,似乎总能从课本上、老师的课件中、日常的作业中找出那些难以理解的问题来。

  起先叶修也是颇为欣赏的,哪怕是被追问了二十多分钟,也不厌其烦地一一解答。

  可是没过几天,叶修发现好像不太对劲。毕竟大班的答疑也不光是他一个教辅,为什么这位方锐同学就一直追着他问问题呢?!叶修自问自己和这个叫方锐的素昧平生,这位同学来自N市,他可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本不该有什么交集……的吧?

  叶修一拍脑袋,突然想起一种可能性来。他这个人相当宅,在日常生活中很难和别人结仇结怨,也就是玩了个网游叫荣耀,玩得比较好,差不多是大神级别的。要知道,人一进江湖,就难免腥风血雨一点。更何况叶修玩成那样,就不能用简单的“人入江湖”来形容了,差不多是拣了本九阴真经又成了魔教教主这种级别的腥风血雨。

  当这种可能性冒出来的时候,叶修突然一好奇,转头就问坐在他身边的方锐:“咳咳,方锐同学,你玩荣耀吗?”

  方锐看着叶修的双眼,眨巴了两下,突然连连点头:“玩啊!叶师兄你哪个区的啊?”

  连他是哪个区的都不知道,叶修觉得自己可能真是想多了,于是一摆手:“没事,我就是问问。”

  还真是一位擅长思考的同学啊!叶修突然从心底里肯定了方锐。于是第二天,导师问叶修,你觉得班上有什么不错的学生,可以宣传宣传让明年来我们实验室实习啊!叶修第一下就想到了方锐——这样一位认真读书勤于思考的同学,是多么适合搞科学研究啊!

  

  

  

  没过两天,叶修晚上上了荣耀,想去看看野图BOSS有没有刷新,却见自己的好友栏在闪烁,打开一看,是一个许久没有上线的叫做海无量的气功师在对他说话:“此号换人了,今天刚刚接手。”

  叶修想也没想,回了句:“知道了。”

  “兄弟干什么呢?”那边海无量还喋喋不休。

  “随便转转。”叶修也没想多搭理海无量。

  “之前没玩过气功师,还不太熟,哥们要不带我走走?”海无量说。

  叶修想着,反正野图BOSS还没谱,不如去刷个小副本之类的,于是就发过去了一个组队邀请。

  经过一个晚上的副本,叶修了解到了这个刚接手海无量的人以前玩的是个贼,猥琐流,之前在5区,据说是玩不下去了,所以换到了这个区。叶修琢磨着这货必然是猥琐到哪位工会会长头上了,被满区追杀,才会不得不换号了吧?只是这货玩气功师也一副盗贼的猥琐样,各种在地上打滚,似乎是想着往地上装陷阱的模样,看着也真是怪奇特的。

  ——不过技术倒真过硬。为了这一点,叶修和海无量互留了个QQ号,说是以后刷野图BOSS方便联系。

  看着新加上的QQ好友,叶修盯着那个名字看了半天。

  “爱上我你方了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叶修嘀咕着。

  

  

  1.

  

  一个学期之后,热爱学习的方锐同学成功进入叶修导师的课题组实习。

  实验室座位紧张,本科生是没有办公桌可坐的,叶修本着既然是自己挖来的萝卜,就勉强让出半个坑的心态,让方锐可以坐在他的位置上查文献资料。

  通过一个学期的认识,叶修本以为方锐是那种特别善于思考的学霸类型,可偏偏这家伙最后的期末考试分数也不怎么高,这让拍着胸口给导师打了包票的叶修颇有点被打了脸。

  怎么正经时间这么不靠谱呢?叶修也有点发愁。

  叶修决定多盯着他一些。

  于是叶修上实验的时候,方锐在旁边坐着;叶修看文献的时候,方锐在旁边坐着;叶修写论文的时候,方锐还是在旁边坐着。日子久了,叶修倒觉得不是他盯着方锐,而是方锐盯上了他。

  “咳咳。”叶修总于有点忍无可忍:“要不明天你来操作一下材料生长那个步骤?”

  “不用了!”方锐把小板凳又往叶修的桌边挪了挪,一脸真诚地看着他:“师兄,我觉得我还需要更多地向你学习。”

  怪人一个!叶修心想,现在得小孩都越来越有个性了啊,就跟他在游戏里认识的那个海无量一样,都不太按照常理出牌啊。

  

  说到那个海无量,叶修想感慨的就太多了。这货愣是借鉴了之前玩盗贼的经验,把气功师玩得那叫个猥琐,各种气功施得那叫个神不知鬼不觉。有了海无量的帮助,叶修不光是在PVE有了大帮手,在PVP时也顺心多了。比如抢完了BOSS之后让这个海无量殿后的话,总能把追踪的人再给坑上一遍。

  叶修很是欣赏海无量,现在玩游戏的,太容易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所影响,追求什么形象、什么帅、什么招式花哨之类的,哪儿还有人关注游戏本身啊!这个海无量,倒还真是个纯粹玩游戏的人啊!

  

  有了欣赏的态度,在游戏外的交流也变得多了一点。偶尔通过QQ,他们也会聊点荣耀里的新战术打法之类。叶修玩的也是冷门中的冷门职业——散人。据说全区就他一个能把散人玩出息的。于是在QQ里,他们就开始反复考证如何让散人的技能和猥琐流气功师的技能契合起来,越聊越让叶修生出几分知己之感。

  

  

  当然,若是一直没有发现海无量到底是谁,叶修真会他当做自己在虚拟世界里的知己。

  

  

  有一天叶修登录自己的电脑,发现QQ登录用户的历史记录里多了一个陌生的QQ号。以往叶修不关心这种事,可偏偏这个账号数字怎么看怎么眼熟,鼠标挪过去,叶修一看那头像,愣住了。

  那个叫做“爱我你方了吗”的QQ账号,头像正是他所熟悉的一个“方”字。他的电脑,也就是方锐会用上一用,那么这位“爱我你方了吗”必然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方锐同学。

  靠!技术那么熟练,还敢声称自己从没玩过荣耀,居然连教辅都敢蒙是吗?!

  以上却是叶修的第一反应。

  

  

  2.

  

  从此之后,叶修看待方锐,再不仅仅把他看成是个用功认真的小师弟了——要知道,在荣耀游戏里,海无量同学为了装资深,也是讲过荤段子的。

  叶修问过方锐,为什么要买个号来找他。方锐当时嘿嘿傻笑,似乎想要搪塞什么。

  叶修就知道了,方锐之前讲的那个被满区追杀的故事,必然是假的。

  而那个原因,就成为了埋在叶修心底里的那颗小种子。

  

  大三那年,方锐开始跟着叶修做点简单是数据处理,也跟着组里开始加个班,再一起撸串当宵夜什么的。组里所有人都知道,方锐是叶修手下的良将,看他一有时间就和叶修嘀嘀咕咕的样子,果然是用功得很。

  ——只是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嘀嘀咕咕,也包含着交流游戏心得。

  

  叶修发表论文的时候,方锐成了文章里的第二作者。方锐似乎很激动这篇论文的发表,打印出来,把封面页贴在了办公桌的隔断上,每每抬起头来,都能看见叶修和方锐的名字并着肩,很是亲热的样子。

  叶修当时不太理解方锐的小心思,还当他是立志要尽快发表论文,还和方锐讨论了几个他能研究的创新点。

  

  

  3.

  

  和方锐认识的第5年,叶修总算意识到他们的这关系里,有点什么不对劲了。

  

  那一年,方锐上了研,自然也进了他们的课题组。一个办公室混了好几年,也没有人再把方锐当生人看。有点八卦的师姐楚云秀打听到方锐还没有交过女朋友,就张罗着安排给方锐相亲。

  “我说云秀,”叶修听到这话,心里还有点微妙:“哥这么大一单身活人还在这儿呢,你怎么就给方锐介绍,不给哥介绍介绍啊!”

  楚云秀一脸纳闷的看着叶修:“方锐那家伙说你早就有未婚妻了啊!”

  

  方锐把叶修未婚妻的那件事编得特别有鼻子有眼,说是和叶修青梅竹马,目前在国外留学,等留学回来就要结婚的。方锐还拍着胸口说,唉,你们别说,一开始我也不信,叶师兄那么宅,怎么可能有女生喜欢他?!可是有一天,那家伙突然不跟我一起撸串了,我长了个心眼,偷偷跟踪他来着,正好看见他那女朋友,长得特漂亮,两个人搂着往小花园走了,你说……嘿嘿嘿……是不是?

  师门的大师兄魏琛把这段学得惟妙惟肖,也许透过他的小眼睛,都能想象方锐说这些时候的狡猾模样。 

  

  这货搞什么?!叶修纳闷。

  

  方锐依旧是叶修最靠谱的小师弟,最亲密的战友。5年关系,早让他们俩飞个眼神都知道彼此在想什么。叶修知道,方锐虽然经常嘴上不靠谱,但也绝对不会开这种对叶修有影响的玩笑,必然是有目的的。

  目的是……让他交不到女朋友?!

  图什么啊?!

  

  可能是以此为契机,叶修开始重新审视他们的关系。

  

  他发现方锐依旧黏着他,哪怕现在他本可以用自己的座位,却还是想要和叶修公用同一个隔间。上实验的时间、吃饭的时间、起床的时间、睡觉的时间,一切都很同步。所以当方锐前阵子说要租房子,缺个人和他分摊房租的时候,叶修居然没多想就答应了——毕竟难得有人和自己这么合拍。

  然后他们干脆住进了同一间屋檐下,叶修琢磨着周末有什么电影看的时候,方锐会突然抱怨多买了一张票。方锐想要出去踏个青兜个风,想方设法排除万难也要把叶修拽出门,偏偏每次出门还就只有他们两个。

  以往这些,叶修都当是他们俩太投缘了。

  现在细想起来,怎么就有点不对劲了呢?!

  

  4.

  

  后来叶修知道了方锐的知乎账号。

  

  

  和师兄/师姐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他的回答:“今年是我和师兄在一起的第5年了。”附了一张图,是有次叶修趴在实验室的桌上补眠,方锐装模作样贴着脸的自拍——当然,都打了马赛克。

  

  考研该怎样准备?

  他的回答:“先找个学霸师兄当你男朋友。对了,我也是男的。“

  

  游戏里的感情能当真吗?

  他的回答:“游戏里的好兄弟是我的师兄。后来我们在一起了。”

  

  如何写好第一篇论文?

  他的回答:“第一篇论文是我和男朋友合写的,我觉得比起经验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有爱吧?”


       喜欢一个人,到底是才华重要,还是脸重要?

  他的回答:“我第一眼看见我男朋友的时候,只是觉得他好看。后来发现他哪怕是玩游戏都比我强……可还是觉得他最好看了。”


       怎么接近暗恋的人?

  他的回答:“先人肉他啊!”


  ……

  

  叶修关闭网页,内心甚是惆怅,觉得自己的三观似乎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这个时候他也很想提个问题问问方锐。

  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在一起了,我特么怎么不知道?!

  

  

  5.

  

  然而方锐始终没有和叶修说过暗恋这件事。

  

  他依旧是那个叶修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小师弟,眨着明亮的眼睛,一脸机灵又诚恳。

  生活的变化并不大,比如叶修依旧单身,师门里依旧传说着他那位在国外的未婚妻;方锐也一样,每次说好的相亲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被他推走。游戏里他们依旧是好搭档,有人甚至做了个视频分析他们这对奇葩搭配的和谐之处……当然那个分析视频的UP主昵称叫做“无猥琐不成方圆”,很让叶修怀疑。

  可能除了他们内心知道的事情变了,其他外在的一切都没有改变。

  

  转眼就是第7年,搁在别的关系里,都该七年之痒了。

  叶修想着,方锐估计得表白了吧?再不表白,他都要毕业了。导师觉得叶修颇为得力,想要留他在学校当青年教师,首先就是要混个留学经历,于是写了封推荐信,推荐他出国读个博士后。

  那意味着什么,叶修觉得方锐肯定明白。

  

  另外,叶修用两年时间想明白了一件事。

  ——他觉得性别好像不是什么问题。

  

  6.

  

  叶修的博士论文写完了。

  方锐抱着个笔记本帮叶修校对,叶修抱着本单词书,背着单词打算考个托福。

  办公室里空空荡荡的,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连叶修自己都觉得这简直是一个表白的最佳时机。

  多亏他使劲宣传了好几天,XX公园的樱花这几天都开花了,再不去看就看不到了,要不然一办公室的人怎么能走得如此干净?!

  

  叶修抄写单词的落笔声和方锐翻动word文档的键盘声混合着,格外有一种离愁别绪的感觉。

  “你……博士后的申请,那边同意了吗?”方锐突然问。

  其实这压根是白问,多年合作研究,他们俩的邮箱早就互通使用了,那封来自于某国外牛校教授的回信前几天就送进了叶修的邮箱,他相信方锐肯定读过。

  “这个自然。”叶修笑了笑。

  “哦!”方锐的声音闷闷的,像是没有什么精神。

  “怎么,心情这么差?!是羡慕哥要出国镀金了吗!别灰心,等我出国了之后,再推荐推荐你呗!”叶修戳了戳耷拉着的脑袋说。

  “好啊。”方锐挤出了个笑容。

  

  结果在这么一个时间大好、机会大好的下午,方锐却再没有跟叶修多提别的什么。

  叶修瞥见方锐一页页地看着他的论文,心中也有点着急——明明他在博士论文的致谢里专门提到了方锐,写得还挺有点肉麻,连他自己都酸得牙疼,方锐是眼瞎没看见吗?!

  

  7.

  

  对于表白这件事,每个人的理解可能都是不一样的,但所谓的表白仪式,无非都是想要尽可能做到一点——就是让彼此记住那一刻。

  

  叶修和方锐在突如其来的大雨中奔跑着回到了租住的房子,刚一进屋,叶修却被方锐一手按在了门上。湿透的衣服贴在冰凉的铁门上,那一刻,叶修明白,他一定会把这一幕记得特别清楚,因为特别特别冷。

  方锐突然不知道是怎么开了窍,突然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

  

  “老叶,假如,假如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办?”

  

  研究搞多了,这种事还需要设什么假说?!叶修努力克制自己打喷嚏的欲望,却在内心笑开了一朵花。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

  

  对面却突然安静了,没一会儿,按住他的手松开了。叶修似乎听见方锐退后了一点,有点不明所以,睁开一只眼睛,不解地看着他。

  “我知道了,你是不想再看见我了。”方锐耷拉着脑袋,很是郁闷地说。

  靠!这货平时不是挺会猜我所想的吗,怎么现在蠢成这样?!完全不能忍!

  

  

  叶修咬着牙,又把眼睛重新闭上。

  嘴里嘀咕了一句。

  

  

  “亲我啊,傻子!“

    

  -完-




评论(24)
热度(281)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