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套套的正确用法-中

说起来,这还是方锐第一次跟叶修单独出任务。任务很简单,给一队需要穿越树林的商队当向导。要不是任务这么简单,叶修也没那个大意,只和方锐两个人就上路。更何况穿过这片森林后,就靠近一片湖,很多年之前跟着呼啸团队出任务,方锐曾经到过那边,实在是风景如画,远处的山谷映在平静的湖水里,连风都是宁静的,要把人多挽留一会儿似的。湖水也是那醉人的碧蓝色,深得要把人直接吸进去似的。

方锐那时候就想,啊,以后要是结婚肯定得在这里,站在湖水前,听心爱的妹子对他说一句“我愿意”,这辈子也就值了。

只是方锐万万没想到,他这辈子心爱的却不是个妹子。而那天,心怀鬼胎的方锐把叶修带到湖边,听到的却不是“我愿意”,而是叶修支着耳朵对他大喊:“啊?你说什么?大声点!听不清!”

故意的,必须是故意的。方锐后来琢磨着叶修那天必须是害羞,他的听力那可是隔着几百米能听出远处的枪响具体在哪个位置,区区一句“你晚上愿意不愿意和我睡”都听不清,骗鬼吧!

当然,那天晚上他们俩还是滚到了一起,在湖边找了个平静的土坡,幕天席地地这样做了。方锐记得月光照在叶修的嘴唇上,诱惑的吓人,他把手指放在上面,像是亵渎某种圣洁的风景。叶修一双眼睛极为明亮的看着他,似是有火在烧。

然后方锐就亲了上去,也不顾有没有人会看见他们,在空旷的野外亲到蛙鸣声都停了。

方锐满脑子都被兴奋和喜悦所填满,热恋期的短路症一次又一次地发作,他都不知道自己那晚上对叶修说了多少次“喜欢”。性事是宣泄爱意的突破口,偏偏那爱意进得多,出得少,喜欢到灵魂都快承受不住,用力抱着叶修的身体才能分担 。

后来方锐想,这可如何是好,热恋期怎么能这么漫长呢?像是望不到头那样漫长!这样下去叶修肯定再不愿意和他两个人出任务了。为了抓紧一切机会,方锐给他们回去的路上……备上了好多好多保险套。

……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第二天一早,方锐就看着叶修从保险套里把露水收集起来——这行为实在太具有性暗示了,只见叶修拿着被露水撑成了一个小球的保险套,往水壶里挤啊挤啊,当时方锐的脑空间就不太好,一瞬间就觉得胯下有点紧。

收集起来的露水被加热之后,被端到了方锐面前,方锐内心还真有点复杂——这可是叶修从套套里收集来的水。

这一天的任务依旧是四处寻路。叶修就纳闷了,这森林他们上次是怎么穿过去的,这次怎么就穿不回来了呢?!简直就像是某种诅咒!

这天他又用几个套套网走了湖里捞出来的几条鱼,晚餐倒是越来越丰富了,再这样下去他们蹲在森林里当野人都能过得挺好了。叶修侧头看着专心烤鱼的方锐,突然又觉得找不到路也不是什么问题,两个人的空间……似乎也还不坏。

只是,方锐能别把鱼烤糊了吗?!这个废物点心!抓条鱼容易吗!

当天晚上叶修主动提议他来守夜,理由是今天早上方锐眼睛里都是血丝,肯定是自己偷偷守夜了。

方锐百口莫辩,总不能直说他是意淫叶修一晚上才没睡着觉吧?

方锐缩在帐篷里,看叶修坐在外面的身影,火光一闪一闪的,把他的背影照得有点瘦削,很需要人保护似的。

当然方锐也知道那是错觉。打方锐从呼啸团转来兴欣团的时候,他就从来没有打过叶修。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练出来的,拔枪速度怎么能那么快,方锐简直觉得自己眼睛花了,下一刻就是枪口对着他的额头。在佣兵的世界里,兴欣叶修是太多人憧憬的对象,而这个对象现在是方锐他对象,想到这里方锐就恨不得偷乐。

乐着乐着他觉得自己又睡不着了,干脆把帐篷拉开一条缝,脑袋从缝里急出来,悄无声息地抵在了叶修背上。

“搞什么呢,你不睡我睡了啊!”叶修嘀咕着。

“我不睡你睡什么?!”方锐倒是理直气壮,只是悄悄地换了下断句。

叶修低声一笑:“想睡我啊?!”

方锐立马把自己的黄金右手也从帐篷的缝里挤了出来,一把捞住叶修的胸口,把他拉到了自己身边。

“你说呢?!”方锐反问。

“谁来守夜?”

“边做边守夜!”方锐说完,已经拉开帐篷,把叶修给拽了进来。

叶修仰躺着看着方锐,嘴角带笑,眼睛似乎也弯了起来,却是嘲讽的笑意。

“这么快就憋不住了?我看你再过几年就别想要自己的肾了,绝对虚了。”

“对着你,虚不了!信不信我还能把你搞怀孕?!”方锐倒是硬气了起来。

叶修一笑:“怀孕哥没那功能,先搞爽再说。”

说完他倒是一翻身。把方锐压在了身下。迎着他的目光,叶修捏着自己的衣角,慢慢地掀上来。他的皮肤一直是很白的,甚至有点苍白,还很不容易晒黑。没拉好的帐篷留下的缝,正好把月光引到叶修身上,方锐就像是被神灵指引一样,顺着这浅淡月光就摸了过去,他摸一点,叶修就往上掀一点,最后干脆掀到胸口,却也没脱,叶修却是用嘴叼住卷起来的上衣下摆。胸口的朱点露出来了,方锐只是摸了两下,就感觉那处慢慢立了起来,随着他的拨弄,叶修的身体慢慢地颤抖。可是方锐想直起身体去亲,却被叶修推了回去。

“别急。”叶修含混不清地说。却是伸手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

电脑坏了,临时找来的这台用起来太不顺手了,基本是写三个字错一个字,重写重写重写这样的。艰难!

在写更新的时候抽了个卡,然后……我也是有酒吞的人啦!!!哈哈哈哈!!!!要码字才有ssr啊!!!

评论(6)
热度(162)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