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韩叶]老对手

今天為韩叶提供的腦洞關鍵字是①不要岔開話題②背後突襲③那時候還太年輕;周日0點前轉發+點贊+評論總數達到32就畫(寫)起來回饋基友ヾ(:3ノシヾ)ノシ

 

阅读说明:

OOC警告。私设警告,很多很多私设……真的!

 

 

老对手

 

韩文清从很早以前就发现了,只要自己的生活和叶修有了关联,就统统没好事。

 

想当年荣耀刚开区,哪里有什么所谓的三大公会,中草堂还是相亲相爱的小团体,蓝溪阁建立的钱魏琛都还没凑出来呢,霸气雄图的土豪老板就把手一挥,荣耀第一区的第一个公会成立,名字和土豪老板的游戏ID一样:霸气雄图。

早在上一个游戏,韩文清就已经是十分有名的玩家。这次霸图老板有心玩个大的,建立公会第一件事,就是拉来了韩文清。

在那个时候,霸气雄图是多么腥风血雨的存在,为了体现第一大公会的霸气与实力,副本记录要是我们的,野图BOSS要是我们的,活动榜单要是我们的,总之都要是我们的。在那个时代谁知道自制装备怎么做?野图BOSS的稀有材料只是用来好看,那时候为了体现霸气程度,霸气雄图和一个敌对的公会吵架,霸气雄图会长把稀有材料往地上一扔,冷笑一声问,见过吗?!第二天霸气雄图公会就被喊成了霸气土豪公会。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会有反抗,因此为了反抗霸气雄图公会的压迫,许多小公会应运而生,不过霸气雄图外有韩文清的大漠孤烟,内有土豪老板花不完的钱,那些试图反抗霸气雄图的小公会就没有一个好下场的。

直到有一天,有个高手出现了,叫做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最早成名是在论坛上,名字前面放着各种各样的攻略。

当时他的攻略主要集中在副本和副本BOSS上,另外也涵盖一部分的PK技巧和银装制作方法,总之是很有多样性的。

韩文清也不是没有看到过这些帖子的,当时看完只有一个感觉,每天写这么多这么长的攻略,特别还有一些是关于一个BOSS打哪个部位多少下可以百分百掉装备的,这个一叶之秋是不是闲的蛋疼?!

韩文清是一个实干派的人,有什么事情,试过再说,打不打得过,动了手再谈,BOSS打得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总而言之,一如既往。对于一叶之秋这种理论派的家伙,他就是三个字,看不上。理由?不实用!

直到有一天,他带着霸气雄图的野图BOSS精英队,却被两个玩家硬生生拉走了BOSS。韩文清的目光在其中一个人的头顶上扫过,皱起眉头眯起眼睛,把手指关节捏得咔咔作响。

一叶之秋!!!

后来一叶之秋真的不停出现在霸气雄图抢野图BOSS的道路上,一次两次三次,每次成不成功不谈,总之先恶心人一把,想当年毫无压力的野图BOSS小分队频频受挫,连着韩文清也恼火,甚至还把那些叫一叶知秋的啦,一秋之叶的啦,都要一叶之秋的小号给端了。

再后来韩文清知道了真正的原因:因为一叶之秋最近换攻略方向了,主攻野图BOSS了。

那时候甚至有一种传说,说一叶之秋是游戏公司的内部人士,因为霸气雄图的一方独霸严重阻碍了荣耀游戏的发展,必须要打破这种垄断。说得还有鼻子有眼的,以至于有段时间一叶之秋出现的时候,周围跪了一片,纷纷求透露内部消息。

 

忍无可忍的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相约竞技场。

霸气雄图:输了就不要碰我们的BOSS。

一叶之秋:呵呵,瞧你说的,许BOSS刷新不许我们抢,荣耀游戏你们家开的啊?

霸气雄图:有本事你先打败大漠孤烟。

一叶之秋:呵呵,一对十我都没怕过,就一个大漠孤烟,开玩笑呢?先想想输了怎么办吧!

韩文清在屏幕前面把键盘扣出了声。

那时候还太年轻啊,韩文清后来想。记得那一次PK一叶之秋把大漠孤烟撂倒十数次,连霸气雄图都不忍心看了,韩文清还锲而不舍地往他那边塞挑战申请。当时叶修的要求是输了就拿材料赔,输到后面连材料都要被掏空了,一叶之秋在他面前把战矛舞出了一个枪花,一个年轻的笑呵呵的带一点嘲讽的声音说,哎呀暂时没什么想要的材料了,干脆就当你欠我个承诺吧。

大漠孤烟冷笑一声:行!

承诺一直没有兑现,但是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那命运的对手关系却一直没有变,哪怕是后来叶修用了君莫笑,大漠孤烟带着霸图踏上战场,两个人在赛场上握了手,萧山体育场响起的是整齐划一的声音。

“干死他!”

 

其实韩文清早就不恨叶修了,又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记特么十几年,蛋疼不蛋疼?

每次和嘉世打比赛,比赛前那家伙还会溜达着过来转一转,带着懒洋洋的笑意,无所谓似的走过来,要不折腾一下他们的空调,要么给韩文清的赛前温水换成滚开水,总之总得折腾点什么出来。

有的时候韩文清听着叶修的笑声,也难免会想到当年,在竞技场收到不知道多少次挑战申请的叶修,是不是也一样的笑着呢?

后来……叶修退役了。

看到新闻的时候韩文清冷笑一声,扔下三个字,没出息。

晚上训练结束,却从桌上摸到了一盒烟,也不知道是哪一天叶修过来“看看”他的时候留下的。

韩文清试着抽了一根,还挺呛。

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烟草味,韩文清想,真他妈没出息。

 

 

 

韩文清看着面前的叶修,他坐在电脑桌上,一条腿踩在他的座位上。

“下来!”韩文清皱眉。

 

也不知道这家伙过来干什么了,兴欣通过挑战赛之后,他居然还专程过来看看他。按照他的话来说是,看看老对手气死了没有。

韩文清当然没有气死,比赛他看了,很伟大,他心服口服——不过下次在赛场上遇到,必须打得叶修心服口服。

一进屋,叶修溜达了一圈,坐上了他的电脑桌,仰着头笑得懒洋洋。

“喂,我说老韩。”叶修突然说,“以后你家的读卡器只刷我的账号卡,怎么样?”

韩文清皱起了眉头,“恩?”

“行,当我没说。”叶修从电脑桌上跳下来,挥了挥手,“下赛季再见啊,老韩。”

“回来。”韩文清从后面一把按住他的肩膀,不许他再走半步,“什么意思?说清楚!”

“啧,这都没听懂?”叶修回头一笑。

“听懂了。”韩文清点头。

他一把拉过这个纠缠了十数年的敌人。

 

 

 

妈的这家伙得戒烟了,韩文清想。

——不然接吻的味道太苦了。

 

 

-完-

 

想看老♂对♂手吗?

这个真没有!


标签:韩叶
评论(10)
热度(74)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