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Empty House-上

阅读说明:

  

1.2016年新年贺文。沉迷彩墨太花精力了,最近也是真的想出坑了,然后可能就跳进手帐坑了……

2.祝大家2016年快乐!!脑洞奇大系列……


Empty House


兴欣战队的二楼,最近打扫出一间空房间。

空房间原本是堆旧机器与杂物的,只是最近陈老板娘看队员辛苦,想整出个房间让队员放松休息,看个电影吃个爆米花之类的,这才下了这个决心。整理出空房间的那天,陈果拉着叶修和苏沐橙一起去看,指着一边角落说这里要放沙发这里要放投影仪之类,还说要不要搞点娱乐设施,从隔壁拖点游戏机来。叶修心中无语,心想,他们本身就天天打荣耀了,还需要玩什么游戏机。打游戏就是工作,打游戏也是放松嘛!

“你说得也对。”陈果突然接话:“那我看看,要不就建个吧台弄个音响吧!”

叶修又想,吧台有什么用,租了上林苑快半年了,也没见有人下厨,还吧台,喝酒影响操作稳定性,要戒,要戒。还不如搞个吸烟室比较实用,这都入冬了,再去外面抽烟可就冻手了!

陈果瞪了叶修一眼:“吸烟室?!回头我把阳台给封了,你去阳台抽去!”

叶修心想,老板娘好抠门啊,他再怎么说也算是荣耀界举足轻重的人物,抽烟还得挤阳台,说出去都要和粉丝抱头痛哭一场!

陈果继续瞪他:“你大神的形象早就在我心中破灭到渣都不剩了!”

夹在中间的苏沐橙看看陈果,又看了看叶修,突然笑了:“喂,你们俩,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叶修看着苏沐橙,不太明白。

“刚才你的心理活动,好像我和果果都能听得见呢!”


是了,兴欣战队的二楼,最近打扫出一间空房间,这是一个神奇的房间,站在房间里的人,无论心里想什么,都会被其他人听见。

着了道的叶修站在门外唉声叹气,心想他丰富的心理活动可算是暴露了,以后还是少进来。暴露给沐橙和陈果倒也没什么,暴露给了其他某些队员,他在兴欣的凝聚力和队长力就该变成蝴蝶飞走了吧?!

尽管他这么想,但陈果似乎对这个空房间更加有兴趣了。自从当上兴欣战队的老板,她一直就关心着战队每个人的心理状态,谁压力太大啦,谁心情不好啦,可算操碎了心。这下好了,新房间改成心理纾解室,绝对是物尽其用。

老板舍得出钱,这新房间还不好打理?第二天沙发叶搬进去了,装饰摆件也搬进去了,最后外面还挂了个牌子,老板娘亲手写的“放轻松小房间^ ^”。叶修离着房间老远的地方想:都多大的人了还卖萌。

房间安置好了,陈果也撸了袖子准备好好了解一下队员们的心理状况。正好包荣兴在空房间外面探头探脑的,陈果第一个就把他喊了进去。10分钟后,包荣兴倒是神清气爽地从放轻松小房间出来了,看着叶修一脸的欢天喜地:“老大,这房间真的有点神奇!我现在已经怒气值全满了!这就去再练100套连招!”

叶修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只见没一会儿,陈果脸色苍白的扶墙而出,一脸的惊魂不定。叶修赶忙扶她出来,叹气:“何苦呢,包子的心理你都敢去碰……”

第二天陈果就病了,据说发烧39度5,直接被苏沐橙拉去了医院。临走前老板娘还惦记着她新打理出来的小房间,说什么也让叶修尽一尽队长的职责,好好了解一下队员们目前的心态。

叶修寻思着他们的心态我还需要这种方式来了解,看操作就能说明一切了好吗,但是既然陈果说得这么真诚,叶修实在不好拒绝。

这天训练结束之后,叶修就把他们队里最值钱的那位召唤进了小房间。


叶修先喊方锐进屋,是有缘由的。

首先,队里就他最值钱,当然要格外重视一点。其次,相对于其他人来说,方锐还没有那么熟,或者说是没有像队友那么熟,万一他有什么问题,没准叶修还真猜不出来呢。最后,方锐最近还真是有点问题。

也就是这两三场比赛的时候,方锐不知道为什么格外容易走神,有的时候叶修站在他旁边,方锐就老盯着他看,看得直发愣,司仪喊他都得喊两遍才能招魂。叶修琢磨着,没准这位方大神,对他这位队长有了什么看法?!

方锐站在门口,看着小屋门口的挂牌,扭头对叶修说:“卧槽老叶,不是吧,这几天状态是不太好,你也不至于把我关小黑屋吧。”

“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小黑屋能黑得了你?!节约时间!还是你想和包子再练50回合?!“

方锐缩了缩脖子,怕了。

从那天在小屋被老板娘套出足足500个字的内心活动之后,叶修就再没进过这屋子,走进去一看,房间里被装成了某种温馨起居室的风格。和兴欣战队的艰苦朴素风格有着天壤之别。叶修什么都不敢多想,还是再内心漏出了个“卧槽”来。不过他内心刚卧槽完,就听见身边穿出来一个低声的“卧槽”,感情方锐和他有所同感。

只见方锐在房间里这边摸摸那边碰碰,叶修就听见方锐的各种心理活动。

“不是吧?!粉红色抱枕?!”

“沙发还真软,回头可以在这里午休。”

“唉这儿就缺个屏幕,不然以后在这里看电影正好。”

叶修第一次听到方锐这么多“心事”,倒觉得挺有趣,并没有打断他。想想这家伙从来不着四六,眼神要多真诚有多真诚,好像天底下最真诚的人就是他,可是心底事一概不让人多猜,装疯卖傻也要糊弄过去,一度让叶修觉得方锐这货没准是真傻。

反正叶修也不敢多想事儿,干脆找了张椅子坐下,自顾自地翘了个二郎腿,歪在座椅里极没坐相,最后干脆把腿都架到了桌子上。之间在房间里东摸西碰的方锐,突然停了下来,又是那样直愣愣犯傻似的盯着叶修看。

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响起一个声音。

“卧槽!老叶这家伙真好看,妈蛋我真喜欢他!”



-待续-

标签:方叶
评论(17)
热度(229)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