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我也想不出标题了难道要叫你真好闻吗?

 @方叶深夜60分 

最近手比较生,粗制滥造赶工作品,下次一定好好写一篇_(:зゝ∠)_




事实上方锐迷恋上叶修身上的味道,不是一两天了。

也有可能是某个有阳光的午后擦肩而过,也有可能是雨天两个人分喝一杯热茶时偶然嗅到,方锐的内心深处,突然有一阵不安分。

 

方锐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叶修了,真要算起相识的时间,从网游期开始算得有7年之痒,从头次见面开始算都经过了两届奥运会,从同队朝夕相处算,连七七都该过了。方锐自己也没想明白,为什么突然就迷上那味道了呢?

理论上来说,叶修抽烟,大烟枪一名,能让他离开训练室的两个理由,一个是断网了,一个是烟瘾犯了。方锐闻到的味道,应该是他身上残留的烟味吧?

但显然不止这么简单,要知道魏琛和叶修住同一间屋,共用一间浴室,抽同一种烟,方锐忍着凑去闻过魏琛,压根不是叶修身上那股好闻的味道。

方锐也不明白原委,想不明白干脆不想,只是花越来越多的时间和叶修呆在一起,恨不得凑得更近一些,哪怕是接个电话也要挂在叶修肩膀上接。

兴欣队员看着好奇,都忍不住问叶修身上怎么长了个方锐。叶修也郁闷啊,方锐挂在身上多沉啊,抖也抖不掉,被他挂来挂去的,后来只能习惯了,就当冬天保暖用吧。

 

后来方锐也暗搓搓问过兴欣的队员,有没有觉得叶修身上的味道特别好闻。

周围人都一脸疑惑,完全不能理解方锐的说法。

倒是苏沐橙噗嗤一笑,眼神里都是狡黠的笑意,似乎是知道了点什么。

第二天一早,苏沐橙塞给方锐一个网页链接,点开一看,是一个学术的词汇叫做费洛蒙。

方锐不太理解,他今天出门比叶修早,正有点叶修不足。忍着翻看一遍,方锐抬起头来看了看天,哦,是训练室的天花板。

几个意思?叶修对于他是有性吸引吗?!

回想了一下,确实来兴欣战队之后,他撸的次数是多了一点,但也远达不到强撸灰飞烟灭的地步,说是欲望使然,还不如说是自己解压玩儿的。

但如果不是性吸引的话,他这样老赖着叶修,一天不见他八九十面的,都觉得不舒坦,那难道是……恋爱吸引了吗?

好吧,无论是哪种解释都让方锐有点难以接受。于是这天他看见叶修的时候,都忍住了没有往上面挂。

叶修被挂得习惯了,好久没有肩膀这么轻松了,这感觉倒有点陌生。于是晚饭的时候他还特地和方锐一桌吃饭,盯着发呆的方锐看了好久。

 

方锐发呆也是有原因的。

一天忍着没有接近叶修,有点叶修不足是其一。其二则是晚饭的时候,叶修明明端着的是一份孜然羊肉,但方锐嗅嗅,还是能闻到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叶修的味道。

据说嗅觉记忆最长久也最深刻,那这种若有似无的味道,方锐没准会记一辈子。

这天晚上他洗完澡还在琢磨味道这件事,但也只花了30分钟就琢磨完了——倒不是他想通了,是他睡着了。

那天方锐做了一个梦,春梦。

他抱着叶修做着这样那样的事情。梦中的画面有点清晰,他甚至能看见叶修忍耐欲望时那皱起的眉头。

卧槽,叶修那样子真的有点带感啊,方锐到了训练室还有点恍惚,像是着了魔。

最后他拿脑袋使劲砸了砸键盘,想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

不!我才没有弯!

方锐想让自己的立场稍微坚定一点。对!稍微坚定一点。

砸键盘的动静可能有点大,叶修走过来拍了拍方锐的肩膀:“我知道你转型期压力比较大,但也不要这么砸键盘,键盘很贵的。”

 

那股若有似无的味道又冒了出来,方锐内心一阵狂跳。

他所谓的立场如雪崩,轰轰然分崩离析。

 

完了,方锐想。

没准他就是弯了。

 

 

-完-


评论(17)
热度(258)
  1. 懶懶貓兒看萌點一只裳裳 转载了此文字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