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隔壁找我(难得的一发脱离,赶上了!)

阅读说明:

1. 方锐大大生日贺

2. 临时赶工之作_(:зゝ∠)_



各种程度上来说,方锐都不应该喜欢上他家隔壁。


他家隔壁住着一个男人。

不姓王,姓叶。

方锐帮他取包裹的时候看见过他的名字,他叫叶修,修身养性的修。偶尔在楼梯口遇到过几次,他是一个白净的男人,看模样大概在二十四五六七八九岁——脸长得嫩,确实有点看不出来具体的年岁。有几次遇见的时候,他正靠在楼梯间的窗边抽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细长的烟,他却一直沉思着却不凑嘴过去吸,灰白的烟灰很快就攒出很长一条,于是方锐就一直盯着看,看那条烟灰到底什么时候会掉,可偏偏每次都不掉,可愁死方锐了。

这样说来,他家修身养性的邻居确实有一双稳定的、好看的、注意打理的好手。

那时候方锐正在彻夜看古龙,顿时觉得他家隔壁应该是一杀手,职业的,甩一把飞刀贯穿咽喉的那种。方锐一直都是想象力丰富的类型,于是那个晚上他就一直揣测隔壁邻居的职业,花了40分钟脑补出一部武侠大片来,落难的侠客端着一盏酒坐于荒野茶馆内,一直在沉思,手中酒杯不动,温酒渐渐变了冷。对,就像叶修手中的烟。带着这个设定方锐下笔如有神,只一个通宵就写出了一个情节大纲来,发给总编剧一看,还被点了个赞,说是有点意思,下周有空他们讨论讨论。

方锐从业以来,难得被夸奖,多数都是被批评想法太过天马行空,不着四六,这还算是委婉的。


想当年大学入学,方锐本着能多见漂亮妹子的心态,非常勇敢的弃理从文读了中文相关的专业。结果入学一看,妹子确实是多了,可是这么多的妹子也没有看上他这个同班同学,而是转头和对面学校的理工科男生各种联谊。等到毕业的时候,方锐发现摆在他面前的工作机会,要么是饿死,要么是累死,转头一想都是泪。

现在他的职业是电视编剧,属于一年之中,有一半时间累死一半时间饿死的状态,但至少能租得起一套房子,勉强安了家。搬进来的第一件事,他就打开了手机搜了搜WiFi——倒不是他有意蹭网,实在是习惯成自然,到哪里都想看一眼。

再然后他就看见了一个WiFi名。

“隔壁找我”。

这是什么破名字啊!方锐捧着手机笑,笑来笑去又脑补了一段小故事,还特么是惊悚片。有个人一直听见有人敲他家墙壁,并低声对他说:“隔壁找我。”但是这个人的隔壁是建筑物的外墙,而且还住在18楼之类的。不行不行不行,建国以后不准成精,方锐赶紧从这个骇人的脑洞里跳出来。

很快方锐就确定了,隔壁找我这个WiFi正好就是他家隔壁邻居的。

旧居民区的邻居正好是门对门,正是这样,邻里关系也容易走得近些。

方锐第一次见他家邻居,其实是暗搓搓从猫眼里看的。毕竟被“隔壁找我”这个脑洞吓了一小跳,方锐觉得自己应该小心谨慎一点。

那是某个阴冷冬日的清晨,方锐上班早,刚打算去吃个早点然后挤地铁去上班,就在这个时候,隔壁的房门响了。方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没有自来熟地推门出去打招呼,而是以一种电影动作片的夸张方式贴在门上,凑到猫眼里往外一看。

那个男人穿着简单款式的毛衣牛仔裤,临走时又像想到了什么,从门里拽出条大围巾裹上。也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方锐的目光,他抬起头来,深深看了方锐那边一眼。他的眼睛很黑很亮,在这样昏暗的早晨,显得更黑更亮,一眼就像要看穿谁似的。方锐浑身一震,鸡皮疙瘩都要起来,在门的背后怔了半天,这才清醒过来。


不过很快,他们又有了一次真正的相遇。

那次方锐没带钥匙,哆嗦着身子在门外等开锁公司。傍晚7点,从楼上飘来的是青椒炒肉的香味,方锐内牛满面的想,他是怎么把外套锁进门去的啊!

就这个时候,他的邻居推门而出。

哪怕是再不合群的人,在雪中送炭的时候也多少会显得有些亲切。更何况那天叶修眯眼一笑:“呦呵,钥匙锁门里了吧?”

他笑起来的表情有点小贼,嘴角勾起来的样子有点嘲讽。但总得来说,是一个好看的笑容。

那天方锐跟着叶修进了他的屋,被分了一碗泡得香喷喷的红烧牛肉面,加肠。

小小的一室一厅,和隔壁方锐那间一样的结构,只是微微敞开的卧室门能看出里面有所改动。方锐好奇地往里面看了两眼,叶修当时正在点一根烟,打火机没油了,半天火花打不起来,一抬眼看见了方锐的表情,又是眯眼一笑。

“想参观吗?”

房门一推,方锐明白了,这叶修是个搞音乐的。说他是搞音乐的可能有点宽泛了,按照叶修自己的话来说,是搞点编曲调音这些技术性的活。

方锐对于音乐这件事一窍不通,大学时期跟同学出去K歌,主要是负责摇旗呐喊和切歌,以及最后的收尾曲。因为他唱完了,别人也都不想在包房呆了。

只是方锐傻乎乎地看着叶修如爱抚情人一般摸了摸那套看上去就很高大上的设备,多少还是有些触动的。


晚上回去,方锐就脑补了另外一个故事。

嗯,一个搞音乐的连环杀人犯的故事。


可能从这个时候开始,方锐就多少有点动心。开的脑洞多少都和音乐搭点边,偶尔在楼梯口遇到叶修,也都会打个招呼,聊点漫无边际的话题。

很快,方锐就发现叶修是个夜猫,早上他一般出去吃个早饭然后回家倒头睡,晚上7点出去吃个晚饭然后开始正常的工作。这样一来,方锐就常常能在小吃摊看见他,看见他缩着脖子,被面汤的热气熏得睁不开眼,揉了揉很苦恼的有趣表情。

一年过去,两个人的关系也说不得太熟,只是方锐有点过分在意叶修而已。


没错,直到这个阶段,从各种程度上来说,方锐都不应该喜欢上他家隔壁。

不过世事总有例外吧?

签了一年的房子,房东突然说明年儿子结婚要新房,只能赶他出门。

方锐觉得这个区域交通方便,生活方便,连快递小哥也格外负责,特别不愿意离开。可是在小区里找了一圈,却又找不到价格合适的房子,可愁死他了。最后他往邻居那边一看,有了一个想法。

那天方锐拎着果篮和一箱牛奶去隔壁找叶修,敲了老半天才有了动静。叶修脖子上架着一副大耳机,似乎有点不耐烦地过来开门。

方锐说,你看他朝九晚五,晚上10点半睡觉,早上7点半起床,去买早餐还能给叶修搭一份。出去上班的时候绝对不会打搅叶修的睡眠时间,晚上睡觉也觉得不打呼不磨牙,只要在客厅给他打个地铺他就可以睡得安稳,生活习惯良好,三餐在外解决,绝对不留生活垃圾在屋内,打扫卫生他也可以搭把手,两个人一起租一套房可不就省了好多钱了吗?

方锐对着叶修说得口干又舌燥,那边架着大耳机的男人看着方锐思忖了半分钟,说,那好吧。


当然叶修也不会真让方锐睡地板,倒是把自己的器材都搬到了客厅,反正两个大男人也不需要客厅用。床还是同一张床,只是方锐晚上睡,叶修白天睡,两个人倒也不在意共用同一套床上用品。

有的时候方锐洗干净躺在床上,会感受到叶修留下的淡淡余温,或者枕头间那一点浅淡的烟味。每到这种时候,方锐全身都要颤栗一下,然后用力在床上打两个滚。

有一天他上班的时候意识到,其实他正在和叶修同床共枕,想到这一点,他嘿嘿嘿一笑,猥琐的样子让周围同事都吓了一跳。

两个人分担房租,这让方锐迅速就从手头有点紧变成了手头没那么紧,半年后的一个夏天,他拎着个西瓜回了家,对半切开,他和叶修一人半个用勺挖着吃。

“我说老叶。”方锐刚查了银行卡余额,有点激动的样子:“哥的银行卡存下5位数了!”

叶修忙着吐西瓜籽:“都万元户了也舍不得买个无籽西瓜。”

“靠!你懂个屁!我这是沙漠瓜,甜!”方锐哼了一声。被叶修打了个茬,他差点忘记自己要说点什么:“老叶,我估计你也攒下钱了吧?世界这么大,要不我们俩出去玩玩?”

叶修抬起眼睛来盯着方锐看。这两天他忙着搞个什么大CASE,熬了两天通宵,熬得眼睛有点无神。方锐看着怪难受的,都有点想拖着叶修一起晚上补觉。

再怎么说,宅居多年的叶修都不应该答应他们俩出行这件事。但就跟同意方锐跟他同屋一样,沉默了半天的叶修,还是答应了这件事。


去的地方并不远,两个人就是去爬了个泰山。

站在山顶叶修脸色发白,那是爬山爬的。

方锐也脸色发白,那是恐高恐的。

最后两个人颤颤巍巍又下了山,坐缆车的时候方锐抱着头蹲在地上,叶修戳着他的脑袋说你至于吗?不是你说要爬山吗?!


出去玩他们依旧定的是同一间房,打开门的时候,看见里面是标间双床,方锐下意识地说:“不是和你同一张床还怪不习惯的。”

进来送水果的宾馆服务员特奇怪地看着他俩。

躺在宾馆的床上,方锐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倒腾今天拍的照片。翻来翻去,却翻出了好多张叶修,一路上他一直觉得自己在拍风景,没想到叶修比风景还多,一时之间他竟有些恍惚。

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的叶修探过头来看了一眼:“唔,拍得不错,回去拷我一份。”

离得这么近,叶修头发丝里的柠檬香怪戳人的,方锐满心满腹都躁了起来,颇有点不知所措。

晚上他听着叶修浅浅的呼吸声,抬头看着天花板又脑补起了剧本。

这次没有鬼片也没有杀人案,是清风徐来的17岁的夏夜,男生遇上了心爱的人。

方锐很少脑补爱情故事。实在是他没有丝毫恋爱经验,脑补出来的爱情故事都很无趣。但是今天他脑补的这个很有趣,具体极了,有色彩还有声音,甚至弥漫着酸酸甜甜的柠檬香气。

最后在一个有流星雨的夜晚,男生对着流星雨大喊了他喜欢的人的名字。

嗯,喜欢的人的名字。

靠!喊叶修干嘛!


方锐浑身一震,本是半梦半醒的他,彻底清醒了。

他扭头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叶修,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他……是不是喜欢上叶修了?


确认一段感情,其实并不难。

因为当他们旅行结束回去之后,叶修临时接到了一份工作,需要离开这座城市一段时间。

当时叶修的事业发展很好,名字开始能出现在一些知名节目的字幕上,或者是一些小有名气的歌手专辑上。具体的方锐也不明白,但是每次看见叶修把一些歪七扭八的线调过来挑过去之后,某些歌曲就会重新绽放魅力。

方锐甚至给叶修出过难题,自己录了段音频给了叶修。一天后叶修阴沉着脸把音频拿了回来,方锐一听,差点泪流满面——他这辈子第一次唱歌在调上。

以前方锐写剧本也常听些歌,认识叶修之后,就常听他录制的demo。有的时候能听到点他写的歌,随性的哼着某些调调,嗓音因为过分的散漫而显得有些飘忽。于是方锐就笑嘻嘻地下笔如有神。

有实力又有了名气上的积累,这次叶修就被某知名电视台邀请,去参加某音乐类综艺节目的后期制作去了。

一去几个月,送别的时候方锐那叫一个舍不得,拖着叶修的行李闷声不吭。

叶修看出了方锐的异常,在过安检前说:“别这么郁闷,这几个月的房租还是照旧,我还是会出一半的!”


方锐回去之后,只体验了7天的独立生活,就彻彻底底确信了一件事。

他想叶修了。

想得也没精神了,早餐也懒得买了,宵夜也不想吃了,敲着键盘心烦意乱,头一栽,在键盘上按下一连串的cccc。

于是第8天,他开始整理出去玩拍下的照片,把所有叶修的照片拿出来,修色之后,排成了一颗心,接着把这颗心设置成了自己的桌面背景。

这样还嫌不够,他还找出了一张他最满意的照片。叶修站在山巅眯着眼睛看远方,表情柔和却又舒缓,蓝天和白云在他身后有好看的形状,如同他背后的幕布。

方锐把这张照片放到他私人的微博里,顺便还写了一行字。

风景在你眼里,你在我心里。


这句话实在有点酸,酸得方锐这天饭都没吃好,到了夜晚和叶修通了个电话,这才多少有了点胃口。

叶修他们搞音乐的,据说基的几率很高。方锐在后面的几十天里反复思考,思考叶修接纳他感情的可能性。可是感情这件事,总是虚无缥缈,你想要考得近些,他总是离你远些,很难真正抓走手里。所以方锐想了很多天也没有想出一个结论,只能百爪挠心地拖着。

眼看着这段感情就要向着单恋这个路子奔去的时候,方锐收到了叶修发来的一个文件。

看格式,好像是个视频来着。

方锐点开来一看,愣了。视频里全是他和叶修出去玩拍下的照片,叶修全拷走了,没想到做成了这个视频。背景音乐怕是叶修写的曲子,没词,没哼唱,但挺抒情。

点开的时候他在办公室,正好没戴耳机,印象里放出这样的歌来,隔壁桌的大姐凑过来问:“看谁的结婚像集呢?”再一看,照片里的方锐和叶修笑得没心没肺,那是一张他们举着相机拍下来的自拍。

于是隔壁桌的大姐也很诡异的看了方锐好几眼。


可是方锐若有所思。


第二天,方锐下了一个决定。

这天他给领导打电话说要请假一天,然后穿着最好看的衣服准备出门。

他决定去找叶修,一天都等不下去了,他必须要马上见到叶修,然后和他问个明白!

怀揣着这样的冲动,他刚一打开门,就看见叶修大包小包一脸疲惫的站在门口。

“我回来了。”叶修说。

“啊……”方锐忘记自己应该让开门,让叶修进去了。

盘桓在心的那种冲动正随着他开门这个动作冲上顶峰,正好这个时候叶修也在,他也就脱口而出。

“叶修!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只听见旧居民楼的楼梯间里传来了回声。

在一起吧。

在一起吧。

在一起吧。

哦,声音好像有些大,这怎么还有回音了呢?!

方锐尴尬地笑笑,只见叶修夹烟的手一抖,烟灰全都落在了地上。


第二天,方锐更新QQ状态。

居然脱团了。


第二天,叶修更新QQ状态。

实在大意了。


-完-


评论(24)
热度(405)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