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六六

66


方锐闹了个大红脸,在食堂里坐着犹如一盏斗亮的红灯。叶修拍了拍他的脑袋,跟着魏琛一起吐槽他:“中午吃点韭菜、腰子什么的,唉,年纪轻轻就肾亏。”

魏琛看了叶修一眼,特坏的笑,一脸人渣模样,压根看不出半年前这货还人模狗样的在这学校里当辅导老师,说起人生鸡汤一套一套的。

临近演唱会,事情一大堆,方锐想跟过去当小弟跑腿,却被叶修一脚踹到一边去,似乎是在卖关子。方锐其实满心都是好奇,恨不得抱着叶修大腿,任由他拖着进场,但在叶修的坚持下,还是没有得逞。


12月25日,圣诞节。

传说中的宗教节日,在中国却变成了异常有特色的情侣约会节。方锐走在路上看见成双成对的男女或搂或抱的秀恩爱,却一点都不觉得嫉妒,心里叶修比你们知道的任何人都要好,而且我现在是他的男朋友!男!朋!友!想到这里,方锐难免窃喜,举着个手机看刚才偷拍的照片,边走边笑,最后扶着跟电线杆笑成了一朵花。

回到宿舍,方锐突然想到一件事——别的死忠粉去听演唱会,举海报的举海报,举LED的举LED,而他连个荧光棒都没有,这怎么可以?!

方锐也不管自己的腰酸背痛了,马上就上路前往学校周围的那个服装城。服装城的二楼什么都有,之前不还在那儿遇到叶修卖打口碟来着吗?方锐想着自己至少去买张兴欣他们的海报吧,对,老叶占特别大比例的那种。

可当方锐来到服装城二楼,却有点傻眼。所有跟音像店有关的店面,关于兴欣乐队的周边都销售一空了,方锐蹲在地上捂着被老板钉墙上的海报,死皮赖脸地要求老板给他这一张,都被老板拒绝了。最后老板被缠得实在心烦,一指海报的角落,”老子这是签名海报!”

“老板你送我这一张!回头我还你十张!”方锐心想,签名海报还不简单,现在他和老叶,谁跟谁啊!

“边儿上玩去!”老板一边嘟囔着:“上次郭明宇拿走我的CD机没还,就把这海报压这儿了,海报给你,我跟谁要CD机去啊。”

好……好吧……方锐真想扶额。


最后,方锐是在一家颇为偏僻的小店找到了合适的东西。那是一根“Y”字型的荧光棒,而且还是绿色的,方锐觉得Y就是叶,绿色就是叶子的颜色啊,多适合叶修,果断买下。

付钱的时候,年轻的小店店主很是高兴,一脸见到同好的兴奋:“我这儿还有MIKU的限量手办……”

方锐顿时无语,心想我就说怎么看着眼熟呢。

兴欣网吧倒是在搞活动,免费发兴欣乐队的头带,戴在头上跟黑社会似的。

方锐也去领了一条。发头带的小哥正好是兴欣网吧的前台,看着方锐眼熟,最后一指他:“你不就是老缠着兴欣的那个死忠粉吗!”

同时在领头带的还有几个中学生,听到这说法都转过来看方锐。方锐得意了起来,一脸嘚瑟:“那是,哥跟兴欣乐队熟啊!你看看,哥这票!叶修大大送我的!”

说着他把A区第一排最后的票拿出来在空中晃晃,几个中学生都兴奋了起来,又羡慕又惊讶的,围着方锐问这问那,一会儿又打听叶修抽什么牌子的烟,一会儿又问叶修喜欢吃什么。到底是红了啊,连带着方锐都觉得自己受到了追捧,高兴得都快飘起来。

“好了,我该走了。回头让老叶跟你们签个名啊!”

几个中学生高兴极了,网吧小哥倒是不稀罕:“回头你让叶哥把我们网吧的欠款还一下呗。”

方锐装没听见。


带着那根初音未来的荧光棒,头戴兴欣乐队的发带就去了体育馆。这次演唱会有义斩公司出资,和去年的演唱会已经本质性区别。去年整个场地冷冷清清的,这次则人流涌动,从各地来的粉丝抱团而站,或举长横幅,或用LED摆成特殊图案。粉丝团的气势非凡,最后几个团还比着喊起了口号。

在兴欣粉丝团的中间,方锐发现了月中眠他们几个。夏天那次音乐节一别,月中眠看上去更狂热了,大冷天的也没穿外套,身着兴欣长袖T恤,头戴兴欣发带,披着面兴欣的大旗,脸上还写着两个大字,一边写兴,一边写欣。

月中眠也看见了方锐,拨开人群走过来,上下打量了方锐一下:“你怎么回事儿啊!”

“啊?”方锐不太明白。

“我们乐队的应援色是红色,你举着个绿的是怎么回事儿啊!田七,快给他那件我们的T恤,什么,没有了?!算了算了,给你我这件!”

说完月中眠就开始脱T恤。方锐还想说那你怎么办,再一看,晕了——敢情月中眠里面还穿着另外一件兴欣T恤。我去,有这么死忠吗,听演唱会还要穿两件T恤?!

方锐虽然心中抱怨几句,还是很果断地套上了这件,毫无压力地融入了兴欣粉丝团体,还一起拍了几张合照。临进场的时候,月中眠还问:“你票什么位置的啊,我们能占了好位置,要不你跟我们走呗!”

方锐神秘兮兮地把票拿出来给月中眠看了一眼。

“卧槽!”月中眠看傻了。显然他们那个位置比起方锐这个差太远了,这就是粉丝和内部人员的差距吧。

“妈的你把T恤还给我!”月中眠说着想扯。

“不给!不给!”方锐哈哈大笑,走位极为风骚地绕过人群,逃了。


离演唱会开始还有几个小时,方锐就在门口排好了队,跟着第一波观众进的场。A区的人还没来,想想也是,这个区对号入座,没必要早早进场占位置。方锐把自己那根葱形荧光棒藏好,就趴在围栏往里面探头探脑的。不知道为什么,才分开了几个小时,方锐恨不得马上看见叶修。

啊!他想老叶了!想他男朋友了!

于是方锐头抵围栏,又是笑又是嘀咕的,搞得旁边的保安特别警惕地看着他,拿出对讲机紧张地说着什么。


评论(13)
热度(115)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