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六十四

来晚了,如果昨天晚上/今天一大早看到了另外一个版本的64章,请清空内存,忘掉它~~~

总算干掉了方叶合志,会好好拼完暖光的!为了【】和【】!!!



64


听到方锐的问话,叶修先是一愣,然后故意绷住脸掩盖住脸上的笑意:“要不你先把爪子从我身上拿开,我们再来讨论这个问题?”

方锐这才发现,自己这是一手拦着叶修的腰,一手拉着他的胳膊,差不多就是一使劲就能把叶修整个人拽怀里的节奏啊!

听到叶修这样说,方锐嘿嘿一笑,干脆手再一使劲,真的把叶修拉进了他怀里。叶修的身体热度刚好,就是演出的皮衣有点隔人,方锐摸着不太舒服,干脆把手从皮衣下摆里伸了进去。叶修的皮衣里面就是一件薄薄的黑色T恤,所幸房间里有暖气,不然真得把他给冻病了。方锐半是心疼半是别有用心地摸了摸叶修的后背,越发觉得手感好。

叶修起先僵硬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的,又放松下来,任由方锐抱着。

黑暗中他们俩沉默了片刻,似乎是过了宇宙诞生那么长的时间,方锐听见叶修极缓极缓地叹了口气。

“啧,真没办法。”


这个答案其实就是默许了,可方锐脑子当机又听不明白,傻乎乎的反问:“没办法是什么意思?”

叶修沉默了片刻,似乎是极深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就是这样……”

叶修说完,脸侧了过去,嘴唇碰上了方锐的脸。方锐登时觉得自己被一个柔软的东西蹭了,仿佛是一块香甜的棉花糖,又像是一场绵软的梦境。身体先于意识反应了过来,全身一哆嗦,就武林高手又被传了20多年功力似的,那叫一个感受美妙。

方锐觉得自己好像是懂了,应该是懂了,没准是懂了。但不管懂不懂,大脑在那一刻都已被无限的喜悦填满,方锐觉得自己从此拥有了整个宇宙,不知不觉在黑暗中笑成了一朵花。

“是怎么没办法吗?”方锐问着,毫不犹豫地凑上去亲叶修。这个动作颇为生疏,第一口没亲对地方,亲上了叶修的鼻梁,下巴还在叶修的牙上磕了一下,两个人都呲牙咧嘴的。

“连没办法都不会,还要我教你吗?!”叶修抱怨。

这句式以前叶修挺常用的,之前总是说“这么简单的和弦都弹不对,还要我教你吗?”每次方锐都会舔着脸说,老叶我手不灵光,要不你把着我的手练练?

这次方锐更来劲了,还往后缩了缩,坐得笔直端正一派正气,语气特真诚地说:“那你教教我呗!”

叶修这才意识到自己刚说了句什么,心中感慨着,恋爱还真能让人智商降低吗?想他叶修一世英名,也有挖坑给自己的一天。


不过,也就是个亲嘛!

叶修豁出去了。

抱得这么近,其实亲对地方也不难,只要别像方锐那么猴急。

叶修十分谨慎小心地凑过脸去,嘴唇虚虚地蹭着方锐的皮肤移动,炽热的气息全都喷在了方锐的脸上,让方锐激动得血液都快燃烧起来,却又不敢动,一只眼睛忍不住闭上,一只眼睛又按捺不住地睁开,如同黑夜里一只猫头鹰。

叶修的嘴唇总算挪到了方锐的嘴唇上方,眼看就要被亲,方锐激动得都飘起来了,这个时候,他听见叶修嗤地一笑。

“就这样,听懂了吗?”

方锐早被勾得不行,一听叶修居然想临阵脱逃,连回答一句的心思都没有,手在叶修后背上一按,脸往上一凑,两个人总算狠狠地啃在了一起。

刚才的小把戏顶多算是小情趣,真亲起来的时候他们俩都忍不住笑了,就像有一种微妙的默契一般。

方锐起先一直以为,嘴唇碰嘴唇能有什么滋味啊,但是真亲上去又不一样。他像是品尝了一颗香甜的棉花糖,又像是堕入了无边美妙绵软无法离开的梦,可心又跳得极快,似是要锤破胸口撞出来,和叶修来一个心贴心。极端的激动与紧张下,方锐的意识很快就变得有点模糊,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应该多尝试点“小技巧”,对,就是几个月前他意淫过的攻略那些。

可就算是这样一个过分纯情的嘴对嘴,也把他给折腾晕了,亲完两个人抱在一起几分钟都说不出话来,黑暗里只有他们极深即重又悠长的呼吸。

过了好一会儿,回味过来的方锐又说:“老叶,我还想没办法一下。”

“唔。”

这也就不管叶修答应不答应了,方锐再次贴过去。

一回生,二回就熟,刚才方锐好好回忆了一下自己从X乎、X瓣、X度知道上看来的技巧,觉得自己一定要突破防线给叶修来个终身难忘的。他紧张得都高低眉了,还好叶修看不见。

他的舌头先舔了一下叶修的嘴唇。他记得叶修的嘴唇形状极好,看上去也可口,舔上去果然更可口,似有一种浅浅的柠檬水的味道。舔了一会儿,叶修大概知道意思了,微微张开了点口,大概又是某种默许了。接着,方锐特勇敢地用舌头顶了进去,而后长驱直入,如入无人之地。

到底是情动了,此前完全没想过啃另外一个人会有什么特别的感受,然而现在又不同。深吻如同某一种象征互相接纳的小仪式,但又不止是如此,似是赤裸裸把彼此的爱意、情欲都用味蕾尝过了,那滋味又是何等让人着迷。生理快感随着这么简单而生疏的亲吻涌动而出,方锐觉得每过一会儿自己的身体就麻一些,背脊麻了,后背麻了,肩膀麻了,最后大脑也要酥麻了。更何况他再用依稀的理智记起他在亲的这个人是叶修,真是受不了,他觉得这辈子光是这一个记忆片段他都死而无憾了。

他们俩足足亲了好几分钟,这才缺氧分开,一个扶墙一个扶人,都是头晕脑胀。


像是做了一个很长很好的梦,在午夜时分迷迷糊糊醒来,又知道自己可以继续睡下去,于是安安稳稳地翻个身,感觉长夜永远不会结束。

两个人倚靠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还不是蹭一蹭嘴,碰一碰脸,别提多亲昵。

在这小黑屋里,谁也没有提要走,像是莫名就被画地为牢了似的。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接话的频率变得越来越缓慢,最后叶修趴在方锐身上,睡着了。


评论(14)
热度(139)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