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六二

62


“什么流星?”叶修一抬眉毛。估计是最近商演比较多,叶修的眉毛修整过,正好是最好看的那种形状,眉峰挑起来的时候就生出一种直愣愣的挑逗感。方锐看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口干舌燥,一个劲的舔嘴唇。

方锐这充满性暗示的小动作也让叶修心生不安,于是他对着全程对他傻笑的方锐说道:“喂!你有没有觉得这里太亮了?”

方锐狂点头:“不光太亮了,人也太多了。”

于是叶修一拉方锐的胳膊,引着他往外走去。他们走出了篮球场的范围,昏暗的走廊并没有开灯,只有脚边幽绿的安全出口指示牌。方锐被叶修拉着胳膊,走得僵硬无比,却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雄心豹子胆,手腕一转又一扣,就从拉胳膊变成了手牵着手。

方锐一开始牵得胆战心惊,走觉得叶修下一秒就该甩开他,再嘲讽他两句。但是他牵着的那个人只是稍微僵硬了一下。再然后,叶修微微动了动手,调整了一下姿势,虎口碰虎口的,牵得更紧密也更舒服。

如同青涩小情侣般的牵手行走,都让方锐心中怦然,脸红脑热,强忍着没有偷笑出声,只是嘴角一直勾得老高,就差没有咧到天上去。

叶修全程没有说话,黑夜里他似乎也能分得清楚方向,只是脚步稍显轻快。彼此的脚步声在空荡的体育馆里构成了奇妙的混响,方锐和着自己的心跳声一起听,总觉得异常美妙,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他们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间运动员休息室,体育馆许久没有举行大型赛事,这间运动员休息室也闲置了不少时候,摸上去都落灰了。他们俩进去的时候,也没有把手松开,方锐反手关门,叶修确认了一下房间里并无他人,两个人就跟有什么默契似的,顺手又把刚打开的灯给关了。

黑暗是一种很好的伪装,却又能给涌动的情愫,披上一层暧昧的纱。

彼此的呼吸声显得异常清晰。

呼,吸,呼,吸。

也不知道谁先变得急促起来,两个人微妙的平衡节奏迅速被打乱,呼吸变得又深又急促,光是从胸腔吐出的气流都能听出难耐的色情意味。

是方锐首先伸出了手抱住叶修。双手在叶修身后扣住,牢牢一锁,似是不容他再跑似的。叶修的身体也僵硬了一下,过了片刻才稍微柔软一点,有些僵硬地反手回抱他,却不满地说:“靠!方……方锐……你特么的想勒死我!”

方锐哼唧着笑了,张口就来:“我特么不想勒死你,我特么想爱死你。”

表白来得太突兀,连方锐自己也愣神了。重逢时的表白他怎么也想来得帅气一点,怎么也应该加点特效,然而现在,唯一的特效就是他们的体温、呼吸以及心跳——好吧,至少显得比较诚恳。

叶修也笑了:“那你来试试啊。”

“试试就试试!”

扣在后背的手又松开了些,方锐拉着叶修,一转身就把他按在了休息室的换衣柜上,身体撞在铁质门板上的声音有点响,叶修似乎是被撞得有点疼,“嘶”的一声。他刚准备骂方锐搞什么,却又迅速张不开口。

他的嘴被方锐占用了。

方锐甚至连嘴唇贴嘴唇这个试探步骤都略过了,潮湿的舌头直接舔上了叶修的嘴唇,似乎是在品尝味道。异常的潮湿让叶修顿时汗毛树立,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又不知道这颤栗来自于何处。他不自觉张开双唇,让方锐试图品尝他的舌头得以长驱直入。他们以前并没有亲吻过太多次,于是久别重逢后的这一次接吻,依旧如初吻那般让他们惊慌又无措,却又迅速沉迷上瘾,唇舌纠缠不清。

他们就这样亲到双双缺氧。方锐扶着墙喘了半天,哑着嗓子骂:“卧槽!我肺活量居然没你好!”

叶修胸口起伏着,也是想努力平息缺氧带来的晕眩。两个人都给亲晕了算是怎么回事?!

“回头你多练练……就好了。”叶修安慰着。

他的言下之意本是让方锐多练练肺活量,可是说出来就意识到坏事,刚准备摆脱方锐往边上躲,但是扶墙喘的那家伙如同打鸡血复活,手一摸叶修的脸侧,又再次亲了上去,一边乱亲一边含混地说:“你这么说,那我一定多练练。”

最后,忍无可忍地叶修一推方锐的脑袋。

“别闹!我明天还要上台!你特么想让我上台演东成西就?!”

方锐脑中试想了叶修香肠嘴的画面,有点接受不了,扶着叶修的肩膀又是好一阵笑,不过多少忍住了亲吻的欲望。


在黑暗中呆得久了,眼睛也有点适应了黑暗,方锐似乎看见了叶修晶晶亮的眼睛,看得方锐心里波澜荡漾,沉浮不定,脑子一热,一句话脱口而出。

“叶修,为什么是我?”

叶修似乎从方锐的语气里听出了他的纠结,低低地笑了,笑声好像是有种嘲讽或者无奈的意味。

“这对于你真这么重要?”叶修反问了。

“呃……”方锐也觉得自己问这个问题有点傻缺,人家老叶都主动伸出手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再得寸进尺,没准就该失去了。可是这个问题在几个月前就困扰着方锐,困扰到他无法忍受,才会脑子一热决定分开。那么几个月后的这一次重逢,这个问题也依旧会是他的一个心结,必须得解开才能度过这个坎。而且他也的确是好奇,在叶修心中,他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我就是好奇啊!”方锐豁出去了,决定开诚布公:“吴雪峰那家伙怎么看都比我强好多……不!也就强一点点吧!为什么是我,不是他?”

“我去!”叶修气笑了:“你的想象力也太特么辽阔了吧?!雪峰就是我一哥们,顶多是当年住我下铺,他和我当然什么都没有!还是你这废物点心变牛角面包了之后,就觉得这世上没有纯洁的男男关系了吗?!”

方锐心想,这你都看不出来,你的恋爱神经也够粗长的了,而且他突然有点同情吴雪峰了。

“既然你这么好奇,那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叶修清了清喉咙。



=========

争取出国前完结!加油!

评论(11)
热度(135)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