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六一(儿童节)

其实这段是早就想好要写的情节,然而怎么写都不满意……果然只能期待最后的大修了吧_(:зゝ∠)_


61


学校的体育馆分好几个区域,其中场地最大的是一个室内篮球馆,这次的演唱会也就选在篮球馆举行。方锐趁着夜色偷溜去一看,篮球馆已经被改了模样,墙面都被贴满了黑色金属质感的海报。舞台早已搭好,义斩下的血本光从舞台设计都能看出来。在主舞台旁边,还一左一右搭出来两个圆形的小舞台,彼此高低不一,倒是错落有致。

灯光师正在测试灯光效果,舞台上灯光时金时白的,照得人有点眼花。舞台的另一侧,好几个人正凑在一起不知道商量着什么。过了片刻,许久没响起的音乐声又出现了,那个人随手拨弄了两下吉他,就迅速进入了副歌,旁边围着的几个人跟着哼唱起来,大概是在做和声测试之类。

隔了这么老远,方锐根本看不见那个人有几个鼻子几个眼睛,那首歌他之前也并没有听过。

可就算如此,从吉他的第一个音冒出来,他就知道那个人是叶修。

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几个月以前,他从某栋旧楼下经过,听见某一段旋律都忍不住驻足一样,方锐好像天生就对叶修弹出来的旋律有共鸣,仿佛叶修手上拨的并非琴弦,还是方锐的心弦一般。

于是方锐根本忘记自己是偷溜进来的,跟丢魂一样一步一步往叶修那边走去。

越来越近了,叶修的背影从周围几个人之间的缝隙里透出来,头发怕是又该修了,乱糟糟的,头顶还咋呼着两搓,像是顶着两片叶子,刚才要不是被羽绒服的大帽子捂着,光着发型都能让他这个摇滚新星毫无形象可言。

不符合形象的大羽绒服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了,叶修身上又是那件眼熟的皮衣,从皮衣的下摆能看见他穿惯的黑色毛衣和黑色牛仔裤。对于外人来说,他这身装扮可能是酷得有如绝对零度,但是方锐知道内情,他之所以这样穿,只是因为耐脏,可以少洗两次。

方锐就奇怪了,想着楼冠宁这么大手笔砸在舞台上了,怎么也不给他们热捧的乐队第二主唱换身华丽点的衣服?!让他换上一身三件套西服多好,叶修这身材穿西服,得有多少女粉丝尖叫着喊“娶我”啊!

不过她们喊再多也没有用,方锐没来由地嘚瑟起来,反正他现在只能归我了!

一想到这里,方锐就忍不住偷乐,还没偷乐5秒钟,又立马变成了明乐,直接“哈哈”两声,傻笑出了声。


周围的环境因为最后一次彩排而显得异常紧张,因此方锐这两声傻笑显得格外突出,让好几个人都回头想去寻找来源。

——其中也包括叶修。

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弹奏,这让周围那几个还在调整和声的伴唱都愣了,努力回想他们到底是哪里唱错了音。

“吉他你们先帮我收一下。”叶修把宝贝吉他递给其中一个人,说道:“我先去处理点个人问题。”


然后叶修转身,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目光就锁定了方锐。舞台的灯光幽暗,两个人又隔了一小段距离,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彼此对视时目光中的温度。

对着方锐惊喜傻笑的脸,叶修有点无奈地笑了笑。

接着,他们像是有某种默契一般,向着对方走过去。几米的距离,没两步就走近了,方锐站在舞台下面用力仰着脖子看叶修,傻笑的脸印在叶修的眼中,显得格外滑稽。

叶修慢慢蹲下来,隔着快一人高的舞台,他只能用手指戳一戳方锐的脑门。

“虽然给了你门票,门票上也写着要提早入场,但是你这也来得太早了吧,方锐同学。”叶修一边戳一边说,话语里都是笑意。

方锐被叶修戳得好不荡漾,好不容易回归正轨的脑子又跑偏了,他故意装作惊讶的模样,瞪着叶修说:“什么!还没有到25号吗?你刚走一会儿,我都以为过了一年多了!”

“这么老套的话,亏你说出来脸也不红。”叶修看着他。

“脸得充血才能红啊,现在可轮不到我的脸充血。”方锐一荡漾就浪,浪得不着四六,满嘴跑火车。

叶修被方锐的无耻给噎住了,表情复杂了片刻,沉声说道:“你让一让、”

“我不让!”方锐自从拿到了那张票,现在心里正好特有底,恨不得撒泼打滚抱大腿,拖着叶修不让他走。

叶修表情更复杂了,十分郑重地看了方锐一眼,默默地把身体往旁边移动了些,接着活动了一下筋骨,似乎是想直接跳下来。

这下方锐可慌神了,一人高的舞台啊,他这么直接跳,万一受伤怎么办,于是他赶紧张开双臂,做出要接住的动作。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找准叶修跳下来的位置,那边叶修却已经一跃而下,特别潇洒地落在了地上,堪比当年翻南门外铁栏杆的英姿。

调整的灯光在这一刻正巧落在叶修的身上,是那种金黄色的暖暖的光,灯光下他看见叶修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似乎有点嘲讽又有点散漫的笑。


那一刻,方锐的脑内像是被什么人按下了播放键。

冬天冷得每说一句话都冒出来的白汽,春天有个人为了抽烟不想戴的口罩在手指尖打转,夏天某快餐店的薯条堆出来一座小金字塔。

脑内刻意去遗忘的记忆变成了过分高清的影像,有鲜活色彩、逼真温度、环绕立体声、甚至艺术晃动。这些信息一下全都冒了出来,让方锐的大脑一时间无法反应,简而言之——他看呆了。

最后,他的脑内影响变成了秋天的某一场盛大的流星雨,每一颗飞快划过天际的流星与夜空中那些蠢蠢欲动的繁星,周围的欢呼尖叫与手机录音的声响,他心中的复杂失落,还有微小的孤独和一大堆的愿望。

是的,一大堆的愿望。

方锐突然在这时候想起来,自己那个晚上,其实许下了一大堆的愿望吧。

偷偷地、甚至不愿意承认地、却依旧发自真心地许下了一大堆愿望。

——他想和叶修在一起

——不管怎样他也想和叶修在一起。


“原来对着流星许愿真的灵验啊。”

那天,方锐站在舞台灯光下,对着拍开他张开双臂的叶修,没头没尾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评论(11)
热度(131)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