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六十

中间有分隔线也是迫不得已,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暖光60被屏蔽了三次,LOF菊苣求你看一眼啊,这一章是多么CJ的一章啊……LOF菊苣要不你吃块点心?



60


方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飘回宿舍的,拿钥匙试图开门,尝试了半天,钥匙孔都插不进去,再一抬头,他竟是走错了楼层。叶修塞给他的那个信封还在他大衣口袋里塞着,他不敢碰又不敢不碰,碰了怕坏,不碰又怕瞬间不见,就只好虚虚地用小拇指尖蹭着,每一分的坚-硬感觉都让他心花怒放。

千辛万苦坐回了自己的床,他连衣服都没脱,就把信封拿了出来。刚才接过来的时候有点用-力,纸面有点折痕,平时书掉水里都不会皱眉的方锐,这下可给心疼坏了,使劲用手摸平了一点。信封是那种特别普通、几毛钱一个的邮寄白信封,上面并没有写任何字,方锐并不敢拆,先对着光看了一眼,确定里面绝不是空的,这才把信封折叠压住的封口打开,翻过来,倒了一倒。

一张门票就这么掉了出来,方锐翻过来一看,吓愣了。

第2届YOUNG势力演唱会,摇滚A区,1排32座。

方锐昨天晚上研究过演唱会的座位图,摇滚A区旁边正好是大舞台的右侧位置,距离很近先不说,要知道叶修身为吉他手,一般都喜欢站在舞台靠右的位置,也就是说那里是离叶修最近的一个区域,因此也是方锐最想要的一个区域。

现在这张票就掉在了他的大-腿上,方锐傻乎乎地看了半天,真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太过惊喜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差不多就是病毒进了系统区的后果,后-台死机眼前蓝屏。


这时候,吴羽策他们已经吃完晚饭,哼着小曲回宿舍了。三个人一抬头,看见方锐坐在床头跟雕塑般一动不动,都有点奇怪。

“方老三,你搞什么呢?抽筋了还是抽风了?”吴羽策伸长胳膊一拍方锐大-腿。

“啊?”方锐稍微清-醒一点,转过脸去一脸痴-呆模样地看着室友兼好友,“老吴,你……掐我一把。”

“靠!真傻了?”吴羽策嘴上这么说着,手上一点没留情,对着方锐的腿就是使劲一掐,还生怕自己掐得不够劲,还把掐起来的肉使劲一拧。

绝对够劲了,方锐“嗷”地一声,捂着大-腿倒在床-上,疼得脑仁都发懵了。

“你是到底哪儿有病了?”吴羽策还不解呢,继续追问:“你快说出来,哪怕是脑残了我们也可以给你买脑残片去啊!”

“吴羽策……”方锐突然神秘兮兮地看着吴羽策说:“你相信许愿吗?”

“完了,真傻了、”吴羽策叹着气对肖时钦说:“估计这货在门口受得刺-激太大,要不我们画个对象给他烧过去吧。”

“对象还用画?”肖时钦一推眼镜:“等我把编程软件打开,想给方锐声明多少个对象,就声明多少个对象。”

方锐傻笑着摇头:“唉!你们都不懂。”

吴羽策盯着方锐看了半天,明白了点什么,顺着方锐的梯子爬上了他的床,一勾他脖子:“说实话吧,是不是……兴欣乐队那边?”

“嘿嘿!”方锐把门票递给吴羽策:“我对象给的!”

摇滚A区1排32座,这个座位号太有杀伤力了,吴羽策拿着门票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然后默默地想把门票揣进兜里。

“靠!拿回来!”方锐下手飞快地又给拽了回来,还生怕这一争夺把票弄皱了,又小心翼翼地爱-抚了半天。


吴羽策对着方锐,赤-裸裸地流露-出“你没救了”的表情,心底里难免还是替方锐开心。当然,在这种时候他也很想拿方锐寻开心。

“摇滚区啊。”吴羽策似乎认真思考了起来:“我听说摇滚区进去之后可能不按照座位坐,大家在摇滚区都是站着的,所以谁先进去谁就占前排。”

方锐鄙视地看了一眼吴羽策,心想如此毫无可信度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别的音乐会可能不是,但是咱这可是摇滚音乐会来着。不信我帮你百度一下。”

吴羽策说着,还真拿起了手-机,辛辛苦苦刷起了百度,在一个犄角旮旯的网站上还真找到了有人这么说。

“是……真的吗?”方锐有点心慌了。

“我怎么知道。”吴羽策耸肩:“我也是以前看杂-志这么说的。我又拿不到你这样的高级票,哪知道摇滚区是什么样啊!不过我要是你,为了保险其起见,肯定早点去占座。”

方锐想了一下,要是明天演唱会,他和叶修之前隔着几个别人的毛脑袋,光是想象都不能接受。

“卧-槽!”方锐一拍大-腿:“绝对不行!我现在就去体育馆占座去!”

说完他连梯子都来不及踩了,直接从床-上翻了下去,拽上件外套揣上-门票,就往体育馆那边跑去。


也是奇了,明明方锐没吃晚饭,还上了一整天的课,可他一点也不觉得饿或者是累。往体育馆奔去的路上,他甚至心情轻-松到都快飘起来,就像是每靠近一步就能和叶修共享一些空气似的。这段时间被-封存着的,又不敢碰又不敢想,哪怕心里一个闪念都不敢触及的甜-蜜爱意,在这一路慢慢回归了他的五-脏-六-腑,方锐这才知道,原来满血满状态原地复活这件事,在现实世界也是可以发生的,他就是铁证。

从宿舍到体育馆15分钟的路程,方锐10分钟就到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体育馆大门。大门口刚设好了一个检票区,看上去还很简陋,工作人员也不见人影。

方锐站在检票口,飘飘然地对着兴欣乐队的海报傻笑了三分钟,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操!他肯定是吴羽策给骗了!什么提前排队!这儿哪有什么提前排队的影子?!

体育馆里面依稀响起音乐声,八成还是在彩排。方锐心想,自己来都来了,这样回去未免太傻,干脆进去偷看一下。

没准,他还能看一眼叶修。

对,明天他们有演唱会,不能打搅他,方锐决定只远远看一眼叶修就走。

方锐这样想着,趁着夜色偷偷摸-摸溜到了体育馆的侧门。本校学-生对体育馆多少也是有点了解,更何况方锐最擅长的就是找门路,很早以前他找到了体育馆的一个小门,藏在楼梯下面的某个员工通道。工作人员大概也没有想到有人能从那儿溜进去,或者他们觉得这样的摇滚演唱会,怎么还会有人想溜进去看彩排?!

因此,没有任何防备,方锐偷偷摸-摸溜进了体育馆内部。



评论(14)
热度(122)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