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五九

待修!待修!待修!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59


方锐的病一直持续了一两周才彻底好透,圣诞节的气氛已经笼罩于校园。无论是商家还是想要看热闹的年轻人,或者是学校边上一丁点能和浪漫擦边的小吃店,都眼巴巴地盼望着某个西方传统节日的到来。

方锐没精打采地从欢乐的人群中穿过,胳膊地下加着本习题集,一副颓废宅男的样子。

他之所以困得抬不起头来,并不是因为八食堂装修,他的固定早点没了着落,也不是因为最近作业题目变多,他有点跟不上进度。

却是因为他在挣扎着要不要买一张演唱会的门票。


这几个月以来,方锐再不用花钱于小吃摊、网吧或者买叶修随意提起的某张打口碟,前几天去查看银行卡剩下的生活费,甚至还被那剩余的金额吓了一跳。打听了一下某场演唱会摇滚区的票价,方锐突然觉得剩下的一个月如果少吃少喝还是买得起的。可当他咬着牙跑到售票网站一刷,在最贵的门票后面,看到的却是两个字:完售。

显然义斩砸下重金的宣传还是有效果的,更何况楼冠宁那家伙还颇有深意的邀请了几个海外的乐队过来,号称是所谓的“请进来走出去”计划,直接导致摇滚区的门票脱销了,看台区也只剩下几个不太好的区域。

就算如此,方锐还是咬了咬牙,买下了一张。

到底是他的演唱会,多少还是要去看看,要是这样也逃避过去,方锐觉得自己得要后悔一辈子。

12月24日,天气晴。上午方锐专程去拿了门票,路过校门口的体育馆,看着各种展板和海报都贴了出来,那张苏沐橙和叶修“光与暗”哪怕放在一大堆成名乐队里,也是格外扎眼的。显然,义斩这一次是铁了心的要把兴欣往知名摇滚乐队里塞。

方锐站在海报前看了许久,趁着没人注意,跟做贼一样用手摸了摸叶修的那半边侧脸。当然,他所摸到的只有光滑的纸面。


24日并不是周末,下午也当然有课。班上那些巴不得赶紧出去热闹的学生早都坐不住了,上面老师讲着电路图,下面学生们已经在看夜晚出去玩的路线图了。

方锐脑子里想着的却是……明天穿什么去听他演唱会。

穿太特别了吧,会被围观,穿太朴素了吧,又觉得不甘心——万一见到怎么办?!然而他手上那张门票,比起上一次的绿茶赠票也没好到哪里去,指望着这样都能见到,估计兴欣在场上得表演魔术,还得是人体大炮之类的魔术。

可就算这样,方锐还是跟慌了神一样熬过了一整个下午。好不容易等到了下课,他跟饿急眼了一样往宿舍跑。

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着急,明明回去之后也只是吃饭洗澡上自习,但冥冥中就像有一种魔力,催着他往回赶似的。


最后一节课下课是5点40分,回到宿舍门口已是5点50。天色早就黑了个透,路灯却还没有来得及亮起。在这个时候,宿舍门口那条路总是最昏暗的,还挤满了一大堆等着去过节的小情侣,方锐走着走着就被挤到了路边,艰难的拨开停在宿舍门口的自行车,想往门口挤。

妈的,去年好像也没这么夸张啊!方锐边拨开人群边心中暗骂。到底大二不同于大一,去年买春心萌动的男生女生,到了今年就成双成对了,也难怪他们宿舍楼下成了情侣重灾区,也严重刺激到了方锐。

唉,要是叶修在……

他脑中刚一蹦出这念头,还没多想呢,就把自己鄙视了一下。就算叶修在又怎样,难道还能卿卿我我搂搂抱抱甜言蜜语相许终生?!八成又是被推头被嫌弃被吐槽,偶尔对方锐笑一笑都能让方锐春心萌动,恨不得抱着电线杆跳舞了吧?!


“喂!猥琐方!”

什么猥琐方啊!叫谁呢!谁学叶修这么叫的!方锐刚脑补到自己抱着电线杆跳草裙舞呢,从左边传来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震,全身上下每一丝每一毫都彻底清醒。就跟某种条件反射一样,明明大脑还没意识到这声音来自于谁,身体却率先有所反应。

“就是叫你呢,猥琐方!”那个声音又喊了他一次。

那一刻,他转头的动作特别像某机器人比赛中的失败作品,僵硬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算是这样,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叶修。

他站在宿舍大门外的阴影里,似乎怕方锐没看见他,故意往灯下走了一点。可他到底还是怕被粉丝认出来,用羽绒服的大帽子盖住了半张脸,还围了条厚围巾挡住了下巴,整个人看上去毛茸茸的——只是这身打扮怎么看上去不太像他的风格?!

发现方锐看过来了,叶修似乎也很高兴,一双明亮的眼睛从羽绒服帽边的狐狸毛中露出来,笑得微微出现了弧度。

这大概是要他过去吧,方锐这样想着,又跟失败的机器人作品一样,同手同脚地走了过去,还被路边的自行车给绊了一下,连带着往前扑了好几步,再抬头,他已经站在了叶修面前。

“靠!热死了!”叶修的声音藏在大围巾的后面,听上去有点含混:“苏沐橙跟我说这样就不会被发现,可是这套行头穿起来也忒特么难受了!”

再一看,那围巾都是粉黄色的,八成还是苏沐橙借给他的。

发现方锐在盯着他看,叶修又笑了笑:“看什么看,哥现在是有10个粉丝群的人了!”

方锐心想,10个粉丝群你数少了吧,上个月我看了一眼,光论坛都有10个了好吗?!只是现在方锐什么都说不出来,也舍不得说话,光眼巴巴地看着叶修都让他顾不得其他了。

叶修为什么来这里?是来找他的吗?又为什么来找他?是……?还是……?

再往后,方锐连想都不敢多想,生怕想多了就悲剧了,于是更加专注地眼巴巴地看着他。

他这样一直盯着叶修看,倒是把叶修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叶修下意识摸了摸耳朵,却摸到羽绒服帽子上的狐狸毛。

叶修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说道:“喂!猥琐方!明天,你没安排吧?”

方锐迟疑了一下,心想我明天有安排啊,安排就是去看你的演唱会啊。

看出了方锐表情里的迟疑,叶修似乎不太满意,微微皱了皱眉头:“我这儿有张门票,要是你明天的安排没那么重要的话,可以去听听。位置……还不错。”

说完这话,他也没管方锐并没有伸出手来,把一个信封往方锐的大衣口袋里一塞。冰凉的手指尖擦到了方锐的手背,那一瞬间方锐一哆嗦,又一次条件反射地想把那只手握住,结果动作一大,叶修的手没握上,那个信封被带了出来,险些掉在了地上。

可是叶修的反应远比方锐快,方锐还在手忙脚乱地按住信封的时候,他已经跟散步一样穿过两排自行车,绕过人群,信步远去。


6点整,校园广播准时响起,开场的歌曲又熟悉又应景。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评论(21)
热度(135)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