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五八

下一章开始进入尾声章节了,好虾我们终于要胜利了!



58


城市里很难看见这样浓郁的夜空,纯粹到要把人吸进去的深蓝。传说中百年难见的狮子座流星雨在这样的幕布上显得浩大而绚烂,每一颗星留下一道鲜艳的光影离去。

昏昏沉沉的年轻人全都醒了,他们在欢呼在许愿,寒冷的夜空也随着这一奇景变得热烈,欢天喜地的,像是一场狂欢节。这可是30多年一遇的高峰期,一辈子能赶上几次这么盛大的呢?自然应该狂欢一场。

然而,方锐显然并不属于热烈的那一部分。


据说判断一段感情该不该结束,最好的办法是抛出一枚硬币,看到结果时那一分后悔的心情足以说明一切。或许在此时此刻,方锐面对漫天的流星,那种无可奈何的挣扎也有同一个理由。

方锐自以为是用欣赏天文奇观的角度看完了整夜流星雨,直到天边微微泛白,流星坠落的频率也从一小时数十变成了一会儿一两颗。他没有过多的一惊一乍,只是心情却迟迟不肯平复,起伏跌宕,如一种思念的潮水。偏偏他还要故装正经,像是生怕涨潮时的水浸湿堤岸。

只是终究防不可防,在他还没有发现的时候,潜意识里,其实他已经偷偷许下了某个愿望。

那才是他最本心,最无法欺骗自己的愿望。


——还想再见见他。


从市郊回宿舍后,方锐就陷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感冒中。

换季时一般最容易生病,但是病成方锐这样也挺不容易的。吴羽策给他带饭的时候嫌弃得不行了,你说明明是两个人一起去看,为什么就你这货病成这样?!

方锐虚弱的傻笑。

懒得去附近的大医院看病,就吃一吃校医院开的退热泡腾片。也不知道到底真是病得厉害,还是药效不够,方锐这一病倒就是好几天,连续的发烧让他的脑子都不太好使了。

这个下半年真是悲剧透了!方锐思考着,病好之后是不是该去什么庙里烧柱香,就算是流年不利,他也忒特么不利了吧?!

正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从窗外传来了校园广播。自从这所学校的音乐社知道他们学长组的乐队要开演唱会之后,校园广播就成了兴欣乐队的专场,他们恨不得给全校同学洗脑,让大家都去看他们演唱会,贡献票房。

病得昏昏沉沉,方锐连自己应有的立场都忘记了,沙哑着嗓子问:“演唱会,什么时候?”

“你又煞笔了?”吴羽策无语地看着他:“不是12月22日吗?”

对了,这个日期,当时一群人还嘲笑来着,要222,这加起来得多2。

“地点定在我们体育馆了。”吴羽策又说。

“卧槽!不是吧!又是我们这儿?”方锐瞪大了眼睛:“义斩不是不差钱吗?”

去年演唱会就租用了他们的体育馆,作为一个买5瓶绿茶都能送门票的演唱会,选择在他们这儿办,估计也就只有一个理由——因为便宜。便宜,也就意味着硬件设施不咋地。当然,就去年那些乐队水平,再好的硬件都得显得廉价。

“那谁知道呢!”吴羽策耸了耸肩。


义斩大概是想要把那个很不靠谱的校园摇滚演唱会变成B市学院路上一年一度的盛会,在宣传上也真是尽心了。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贴海报了,兴欣作为义斩捧红的重点,自然在那张海报上占了相当重要的地位。

苏沐橙和叶修背对背站着,苏沐橙更正面些,光线罩在她那张放在演艺圈都能出类拔萃的脸上,照出了几分神圣美感,叶修则只路个小半个侧脸,还微微低着头,那种漫不经心都能从他微微露出的眼角流露。两个人这样站着,颇有点光与暗的味道。看到海报的时候,方锐自认为那段感情已经结束,这才忍住了没有从超市拿一张回寝室贴的冲动。只是每次看见叶修那小半张侧脸,脚步还是忍不住会顿上一顿,似乎是走得太快就会看不清了似的,还要自我欺骗他是在偷看苏沐橙。

——这说出来他自己都不相信。

方锐懒懒躺在床上,从寝室破旧的铁窗户能看到外面惨白的天空。从那场流星雨之后,这座城市就彻底进了冬天,天空就跟褪了色似的,再难见到蓝色。

很突然的一瞬间,方锐觉得自己应该去搞张票,就当做是粉丝去看偶像演唱会,这样总可以了吧?

但是很快,他又把自己这种想法给否决了。


唉!心烦!

方锐在心底叹了口气,于是他决定倒头接着睡,反正他也还没正式起床。


他又做梦了,说来也奇怪,这么好几天,他一直梦见那场流星雨,他站在漫天落星下。那个晚上并没有给他多少刻骨铭心的震撼,那么一直想在梦里回到那时,又是为何呢?

莫非是想回到那时,好好许一个愿望吗?

方锐在梦境中苦笑。并非现实世界,他似乎能直面心情了。

依稀间,他觉得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站在夜幕中,辐射点迸发出的灿烂光线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看见。他惴惴不安地侧头去看,月色明亮,叶修点了根烟坐在旁边,夜晚的风撩动他额间微长的发丝,像是注意到了方锐的目光,叶修有点苦恼地笑笑:“头发又得剪了。”

画面太真实,让他连呼吸都梗住了。

大概是在梦里吧,方锐没有太多迟疑就走了过去。

就跟以往很多次一样,他只要靠过去。先是手臂碰到他的手臂,如果没有被拒绝的话,可以试着把手臂搭他肩膀,如果这样也过关了的话,可以把下巴撑在他另一侧的肩膀上,这样一来,整个后背都能贴上去,如果静下心来可以闻出叶修的洗发水是某种薄荷柠檬香味的,或者可以听见叶修的心跳比他慢好多,似乎异常令人安宁。如果胆子大一点,可以偷偷拿嘴唇碰他的发丝,那种感觉痒痒的,很有意思,而且碰来碰去最终会碰到叶修的耳朵。哦,叶修的耳朵那可敏感了,碰两下就会被发现,然后前面的所有试探都会前功尽弃,叶修大概会往边上挪挪,然后把他还想死皮赖脸往上蹭的脑袋推开。

太真实了,真实到方锐心悸,揪起来,还疼。

那一刻方锐特别清楚地意识到一点。

他根本没办法离开叶修了,哪怕隔多久,用什么方法想把记忆磨掉,都是毫无用处的。

可是他明白这一点实在太晚,而且,还只能在梦中想明白。


评论(12)
热度(139)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