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五七

57


时间过得缓慢而绵长,这座城市向来嫌短的秋天都变得漫长,气温一天天维持在15度左右,迟迟不肯进入冬季。

这期间,方锐经历了大学时期第三次期中考试,考得一如往常——跟屎一样。考试是一件奇怪的事,大脑因为紧张而活跃起来,同时也会让人记起一些常常会忽略的东西,比如某一首歌的歌词,比如某个人说的一个笑话。方锐在模拟电路的期中考试,看着电路图,脑子里冒出的是一段旋律。

这段旋律在他心底里转啊转啊,迟迟不肯绕走,困扰得他写数字123就如同写乐符哆来咪。等考试结束,全寝室的人一边对答案,一边迎着校园广播回宿舍,方锐这才意识到自己脑中盘旋不去的旋律是什么。

那是一次下雨天,方锐走半路被淋了雨,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宿舍,或者是钻进任何一间路边小店,而是舍近求远跑去了兴欣网吧后面的平房。叶修当时正在写一首歌,还没成形的歌,旋律都只能简单的被哼成“嗯嗯嗯”。方锐趴在床边看叶修坐在地上,抱着把吉他弹来弹去,总觉得这画面暖心爆了,明明身上被淋得透湿,却只觉得心里温暖如春。

大概是察觉到了方锐的目光,叶修侧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淡淡的在方锐还在滴水的头发丝上一扫,手上旋律没停,哼唱着的“嗯嗯嗯”变成了轻声的唱,只是歌词却是“毛巾在门后,擦擦吧,别把我床单弄湿了。”

如今,那一句“毛巾在门后”已经被重新填好了词,在他们的校园广播里响起,倒不知道是兴欣乐队哪个混蛋最近悲春伤秋,填的词倒是挺符合他心境。

他只听见叶修的声音懒洋洋的唱着,“记忆这玩意儿,只有在,想忘记时才最好。”


11月底,方锐很早以前参加的天文社搞活动了。

之所以会参加天文社这种和方锐画风不太一样的社团,纯粹是被吴羽策给忽悠进去的。想那时他还没有一头栽进那场恋爱,和还不算太熟的吴羽策转着看招新社团简介,看到天文社时,两个人对视一眼,都神秘兮兮地笑了起来。

天文社的宣传噱头是——和我们一起来看流星雨。

女生大概都喜欢这种浪漫透顶的天文现象,因此天文社周围也就围了一大堆女生。吴羽策和方锐之所以会加入天文社,纯属是在那一刻,两个人一起想入非非了。

后来证明,天文社的活动还真是“和我们一起来看流星雨”。考虑到流星雨并不是常常都有,就算有,也未必能赶上最佳观测点,因此交完会费后,天文社也迟迟没有搞活动,一度让方锐和吴羽策觉得这社团纯粹是来骗钱的。

可是在这个月,天文社的活动通知出了,说是今年正好赶上狮子座流星雨的高峰期,天文社打算后天来一次远足,去郊区观看这一壮观天文现象。

方锐原本是不打算去的,可是吴羽策非怂恿他参加,田森还帮他们出谋划策,说野外露宿应该准备些什么,就连一般反对课外活动耽误学习的肖时钦都建议方锐过去看看。

这些人的反常行为让方锐一下就清明了——他们实在是受够了方锐这段时间的半死不活。

虽说多见几个妹子未必就能让方锐开始下一段恋情,但是,整体宅宿舍或是趴自习室不见外人,是肯定开始不了新感情的。

临走的时候,田森还郑重地对方锐说:“别担心,明天就算点名,我也会帮你答到的。”

方锐很是感动,也嘱托他:“答到的时候记得往下缩缩脖子,我没你那么高,而且记得我没东北口音!”


晚上7点半,天文社20多号人跟要远征似的,背着厚厚的行囊裹着羽绒服出发了。方锐和吴羽策在人群中那么一张望,心都要凉了。这所男女生比例7比1的学校,哪怕是到了女生比例较高的天文社,也已经能保证至少一对情侣一对基的比例。显然,方锐和吴羽策不算一对情侣的范畴,于是两个人对望一眼,都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

他们先坐了地铁,到了终点站转公交车,坐到终点站又步行了将近1个小时,愣生生从国际大都市转移到了市郊的城乡结合部。周围不再见高楼,他们抬头,确实看见了漫天的繁星。

也不知道是哪个女生激动地喊了一声“哇”,掀起了一群大学生的“哇”声一片。

方锐看着这样的场景也有点兴奋,搓着被冻红的手,心想哪怕没看上流星雨,光看这开阔高远繁星点点的夜色,也已足够了。

“不过,这么小一栋房子能有10个房间住人嘛?”社员很奇怪的看着面前的3层小楼房,很是不解的看着会长。

会长一挥手,招呼所有社员跟他来。于是他们并没有在任何一间屋停留,而是直接上了顶层。11月底的晚风早就寒冷极了,吹得大家集体哆嗦了一下。而后,会长又跟变戏法一样跟老乡借来了军大衣和铺盖。

“我们今晚就在屋顶睡。”

20多个年轻人都傻眼了。


那是多么噩梦般的一夜,所有人瑟缩在城郊小楼的屋顶上,寒风吹得每个人手脚冰凉,借来的军大衣和铺盖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他们只能使劲裹着羽绒服来保暖。这种时候,没有人会在意旁边靠着的是不是个妹子了,只能担心一件事——卧槽!他们都做到这份上了,要是流星雨还看不到那不是亏大发了?!

他们躺在屋顶上看着一沉不变的星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间所有人都快睡过去了,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夜色。


是流星,闪耀的尾巴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线,没过多久,又是一颗。

大自然的神奇现象让所有人在那一刻都醒透了,自诩一点都不文艺的方锐在那一刻也不淡定起来,也觉得心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

看见流星是不是该许愿啊,他这么想。

流星越来越多,如果这时候许的愿望,是不是真的能马上实现呢?

那么,他心中的愿望到底是什么呢?


评论(11)
热度(125)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