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呜呜

提前说件事,因为我码长篇一般没有大纲,所以……在出本前我肯定要大修一下,为了保证情节没有冲突,而且更顺畅。马上就要进入完结倒计时了,这段时间会有点小虐,请容忍。


55


方锐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运动鞋在粗糙的水泥地上跑动的声音,他听不见;篮球在地上拍打的声音,他听不见;还有那些围观者发出的欢呼声,他也听不见。余光扫见之处,他看见叶修指着他们笑,笑得轻松而随意,并没有意识到场上这两个人在打赌,而他正是那个赌注。

比分差了多少,方锐也不知道了,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燥热,心就越来越冰冷。

那边吴雪峰一个漂亮的三分球,他侧头一看,叶修还高高兴兴拍了拍手,似乎还吹了记口哨。

输了,彻底输了。

方锐从小到大虽然也经历过失败,但是他真正想要的,基本都能成为他的。

也许,只除了这一次吧?

方锐拼了命地抢到了球,哪怕只有一次也想要投进。可是他刚高高跳起,吴雪峰从他面前一个大跨步迈了过来,飞身一跃,就像一堵墙一样拦在他面前。

真是拼了,两个人的手同时按住了同一颗篮球,在空中的使蛮劲又让两个人一起失去了平衡。

砰!

方锐眼中,世界突然转了90度,他愣了一会儿神才意识到,视线里那灰灰的东西是水泥地面。疼痛感终于把他拉到了现实,心跳声,喘息声,耳朵里似乎还在回响血液快速流淌的声音,以及……叶修的脚步声。

叶修赶过来的速度,相较平日的散漫溜达,都快能赶上跑步了。方锐觉得手掌剧痛,拿到面前一看,掌心都已经变成了红色。

“卧槽!”方锐还没骂呢,先骂的却是叶修:“你这是彻底没救了!你这个废物点心!打个篮球又不是让你去拯救太阳系,你至于拼成这样嘛?”

说着叶修手指还戳了戳方锐那个发懵的脑袋。

“雪峰,你也没事吧?”叶修还顺便问了一下同样倒地的吴雪峰。


可是在方锐听来,叶修问他的语气,和问吴雪峰的语气截然不同。对他,叶修的语气恨不得嫌弃死,对吴雪峰,叶修还挺亲昵地喊“雪峰”呢。

是了,是他太笨了,非要决一死战。明知道没戏了,还非要临死前这么一搏,彻底把自己送上绝路。

他知道吴雪峰在看他,目光复杂。还看什么看?想看看这一场豪赌里,失败者有多惨吗?!


“还傻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起来跟我去校医院?”叶修看着方锐还傻坐在地上,手掌上的血液从指缝往下滴,他就来气。他不是那种情绪化的人,可一旦和方锐扯上关系,情绪好像就来得特别快了。

“不用你陪我了。”方锐听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我去!你自己能行?!”叶修还想跟。

“我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方锐觉得自己眼睛很热:“就到此为止吧。”


转身离开的时候,方锐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留下一个帅气的背影,能让叶修一直记得。

他想,应该是没有。因为此时,他除了狼狈,也只有颓废了吧?

身后叶修他们还在问吴雪峰怎么样,他似乎是伤了脚,叶修指挥其他人给他做简单处理。

方锐又释然了,他努力挺直腰杆想要留下的背影,怕是叶修并没有看见。

那么,就到此为止吧。以此作为一段不太像样爱情的不太像样的结束吧。


在校医院,他的右手手掌差点被包成了粽子。医生看着他包扎完还傻愣愣的样子,就问他是不是还是疼,需不需要再多洒点云南白药。方锐淡淡地摇了摇头。

手哪里会疼呢?说句俗的,现在他最疼的肯定就是心了。

离开篮球场快1个小时了,激烈的情绪也该冷静下来了,方锐脑子里一遍遍回放着,认识叶修这快一年的时间里,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叶修对他,到底会有怎样的感情。

他又琢磨,那一场表白,没准叶修的意思就是拖上一拖,等着方锐有自知之明的离开呢?所以他才讨厌方锐的过分亲近,不喜欢方锐在公众场合下对他动手动脚,跟吴雪峰一比较,叶修对他说过的话得是心里多嫌弃才能说出来啊!

算了。

都输得这么惨了,再死缠烂打又有什么意思?没准退出才是他的最佳选择,多少还能留下点风度。唉!要是他再早一点清醒过来,早一点退出,没准也不至于像现在,都不能回头做朋友。但是,真的回头做了朋友又有什么意思呢?他已经见过巫山了,又怎会留恋普通平凡的一朵云?!

方锐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亲吻,激烈的炽烈的,带着烟的味道,带着叶修的气息。烟在肺部走过一遭那灼烧感 ,叶修的牙齿磕到他的舌头那种酸疼感,他也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回应他,可却郑重地回忆了一下当时的唇舌纠缠。

——就像是永远也不想忘记一样。


“卧槽!你这是去见义勇为了吗!你这手掌怎么变熊掌了?!”吴羽策不敢相信地看着。

“发生了点事,受了点伤。”方锐也不好意思说原因。

肖时钦目光深沉地看了方锐一眼,推了推眼镜,转头对身后打了热水回来的田森说:”老田,去给老三打饭回来,记得,去八食堂打点清淡的。”

“好!好!这就去!”田森一放下热水壶,转身就往外跑,跑步的声音从走廊远远地传到方锐耳朵里。

“下午我帮你请假。”肖时钦在他面前坐下,“你就别到处乱跑乱动了,什么时候换药?”

“明天……”

“吴羽策陪你去!”

“卧槽为什么是我!”

“那我陪你去。”

“卧槽那还是我去吧!”

真是奇妙,放弃了叶修之后,方锐突然发现自己的世界真实了起来。

室友关切的脸是真实的,肖时钦帮他倒的热水传来的温度是真实的,他手上的疼痛也是真实的。

方锐自嘲地想:看来是真的梦醒了,那么,欢迎回到现实世界。


评论(19)
热度(132)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