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五三

53


周日的夜晚,兴欣乐队在荣耀酒吧有一场演出。叶修他们也没有邀请方锐过去,反正他们知道,哪怕不邀请方锐也会死皮赖脸地跟过去。

相比上次过来,兴欣乐队的人员里只是多了一个吴雪峰,可是就连精神面貌都有了极大的改善。同场演出有一支北欧的乐队,吴雪峰只花了几分钟的工夫,就和这支乐队的成员聊得火热,偶尔蹦出来几个单词,方锐要动脑筋想一想才能想起含义。等待暖场的乐队下台,这边吴雪峰已经笑眯眯地跟兴欣乐队转达,下次去北欧他们愿意请客了。方锐一想,上次墨西哥乐队的辣椒棒棒糖怕也是这么来的吧?

又过了一会儿,溜到后门外面抽烟的叶修回来了,吴雪峰帮他简单介绍了一下,那边北欧乐队就开始大呼小叫,似乎他们也是知道叶修的。很快,叶修就加入了英语角,方锐惊悚地发现,虽然叶修说起英语不像吴雪峰那么顺溜,但是和北欧乐队交流地却很顺畅。他这才想起来,好像苏沐橙说过,当年叶修也是学霸来着。

叶修就一脸轻松地站在吴雪峰身边,一手插兜一手摸着烟盒,似乎是想随时再抖一根出来。吴雪峰像是知道叶修的心思,一把按住了,还顺手把胳臂搭在了叶修肩膀上。

叶修并不是那种喜欢和人肢体接触的人,方锐有的时候上去蹭蹭叶修,他都会全身僵硬一下。

但是这次,吴雪峰搭他肩膀的样子无比自然,叶修的神色也丝毫未变。可恶,明明多年没见了,他俩的表现依旧像是多年故知。

或者……并不止故知?

方锐在心慌,特别慌。每一次叶修和吴雪峰所表现出来的亲密都让他骨子里发冷。这种寒意一方面让他心神不宁,另一方面却增加了他的欲望。此时他突然很想把叶修按在角落里,压着他的后脑勺,强迫他与自己深而热烈的亲吻,用舌头勾引彼此,吞下彼此的津液,把他们的占有欲展现给在场的所有人看。

这种感觉折磨着他,方锐不知该怎么好,只好默默给自己点了杯啤酒。

一晚上一共有4支乐队,兴欣排在倒数第二的压轴,最后那支是外来的北欧乐队。暖场的乐队下去之后,兴欣也该做准备了。包荣兴则在玩他的鼓棒,把一根鼓棒抛上去再接住,乔一帆在弄他的贝斯,似乎有几个音不是很满意,他一脸紧张地调着音,还请安文逸帮他弹了个C。安文逸倒是比较镇定,就是把眼镜摘下来擦了好几次。每个人都有点慌乱,明明最近经历了这么多场,真到上台前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可当方锐的目光转到叶修,这个慌乱而忙碌的世界像是一下子静止了。他抱着琴坐在那里,周遭连画风都变了,叶修像是某个油画里自带柔光的神祗。

哦对了,油画里的神祗一般不怎么穿衣服。于是方锐的思绪一个急转弯,向着一条岔路就偏离出去。


方锐终于又听到了兴欣的演出。不得不说,这段时间的密集演出让兴欣乐队本质上有了改变。

原本这支乐队,叶修的吉他弹得很厉害,又会作曲又会作词偶尔还能编个曲,十项全能。苏沐橙貌似有点科班出身,长得漂亮还能负责亲和力。于是最一开始,方锐觉得兴欣是一支叶修和苏沐橙组成的乐队。但是如今,乔一帆安文逸和包荣兴三个年轻队员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存在感薄弱,还是真正让人感觉他们是一个整体了。

这种感觉真好,如果以前的兴欣是那个让人耳目一新有点意识的乐队,那么现在这个兴欣就是有一种致命吸引力的乐队了。他们似乎在用音乐讲故事,而下面的听众们则都愿意听他们说故事。

在这些听众里,最激动兴奋不能自已的,只怕就是方锐了。

——因为今天的叶修,太特么帅了。


自从有了个经纪公司,有演出时,叶修多少都会被打扮一下,今天叶修就穿了一身黑,黑色T恤腰上破了个洞,露出点诱人的腰线,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皮裤,皮裤够修身,显得叶修的两条腿又直又长又性感。叶修从来都不是走颜值路线的,被这么一打扮,猛然成了弹吉他的荷尔蒙,性感到无可救药。

方锐都快燃疯了,在台下大呼小叫的,脑子一乱,“我爱你”就不知道喊了多少次,被周遭好几个人回头瞪了——他实在喊得太撕心裂肺了,影响别人听歌了。

演出一结束,方锐就赶紧往后台颠。他所有的感官与欲望都被这一场演出给勾了起来,堵在心里无从消散,必须找个人抒解一下。而那个人,必然也只有叶修。

方锐知道,叶修演出完之后必然会抽一根烟,荣耀酒吧后台不让抽烟,他就得去后门外面抽。

10月底,夜晚已经有了寒意。叶修抽这根烟抽得也有些瑟缩,吐一口烟圈哆嗦一下什么的,皱着眉头的样子像是思考着什么。

叶修这表情更有诱惑性了,方锐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再意识过来的时候,他尝到了烟味。确实是尝到的,叶修还没来得及吐出的烟圈就从他们紧密接触的双唇间传了过来,迅速在他的肺叶里走了一遭,火辣辣的。

但是肺里的火辣并不及心里的火辣。

方锐是那么急切,恨不得就这样把叶修吃进去。他真如他的臆想一样,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一手揉着他的后背,舌头在叶修的口腔里无措地乱搞,下半身还在他的紧身皮裤上顶来顶去。

不够,这些都不够。

亲吻不足够,身体最直接的接触也不够。

他怎么才能让这家伙永远只属于他一个呢?

办不到,对,他永远办不到。

所以他也永远不会感到满足。


最后,方锐是被叶修狠狠推开的。唇齿间残留着浅浅的铁锈味道,他刚才的一通乱顶,下半身甚至都半硬了,亲吻时的激烈与缺氧状态让他的双目通红,像是被情欲刺激成了某种野兽。

可叶修瞪着他,目光中能看出不耐烦与不悦。

“方锐,你闹够了没有?”


评论(18)
热度(114)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