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晚来天欲雪(待续)

一、


“话说那嘉世门下的逆徒叶修,拿过旁边满满一壶酒,在同门师兄弟面前一举。这壶酒我先干为敬,从前我没和各位一起喝过酒,从今往后各走各路,怕是也没机会了。说罢,他仰头喝干满满一壶烈酒,只身飘然出了山门。酒壶被他反手一甩,刚好落在掌门陶轩面前。只见他三两个起落,身形已然消失,他与那嘉世的前缘,怕也如这酒壶般,恩断义绝。真可谓,十年前尘事,一朝酒一壶。恩怨转身尽,从此已殊途。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说书人惊堂木一拍,故事告一段落。


呼啸门下二弟子方锐一拉林敬言:“我看这叶修好像还挺有情有义的,倒不像什么邪魔外道啊!”

林敬言笑笑:“这些故事,谁知道呢?”

“你不是见过叶修吗?你觉得他像吗?”

林敬言摇摇头:“这我说不清。”

方锐很失望地看着他。

“你故事听够了没有?!我们是不是该启程了?!”林敬言身后,唐昊很是不爽地看着方锐。

“走了走了!”方锐慢条斯理地放下筷子,再不去戳面前已经快被他戳烂的半个大馒头。


呼啸此行,就是去嘉世派商讨如何讨伐魔教魔头叶修的。

嘉世前年刚把叶修逐出门派,没两年叶修就在嘉世对面的山头立了一面旗,上书两字:兴欣。

旁人看不透,从兴欣山头下走过,看见山脚下一间破酒肆,飘扬的酒旗上写着几个字:进来就别出去!门口坐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把菜刀剁得惊天响,看人进来了,两把刀咔咔一磨,抬起头来匪气冲天地问:“来干什么啊?”

再然后,别人就知道了,这叶修这兴欣,怕是上山当了土匪了吧。

但若只是土匪,那也就好了。

又没过两天,嘉世山下小镇的镖局被劫了一镖。劫镖的人神秘兮兮,挥着一把黑色大伞,没两下就把镖师一一放倒。最后他们看着那人扛着个箱子,足不沾地般飘然而去。

动作太快,他们也就记得那个人,一身白衣。

不过,既然是嘉世山下,旁人猜也猜得出那个人是谁。

想当年嘉世默默无闻一小门派,不就是出了个叶修,才把嘉世变成了如今的武林五大门派之首?!若不是叶修,谁有这么好的轻功,谁又有这么好的身手。

没过几日,江湖中就有了这么一种传闻。

叶修,来自魔教。


二、


江湖中也许没有最纯正的正道,却一定有一个公认的魔教。它存在于说书人的故事里,各门各派的记事里。那些魔教无恶不作,每个门派为了抵挡这些魔教损失惨重,先辈师爷付出了惨痛代价,于是各门各派的小弟子们才会多少有点学武的目标——弄死魔教。

早些年叶修背一长矛行走江湖,所过之地无一败仗,就有人猜测他的武功出自何处了。人们总是对过分强大的人心生恐惧,而叶修的武功,也确实和嘉世的套路格格不入。惧于嘉世的强大,其他人也就敢茶余饭后的猜测一下,也不敢真去质疑叶修,直到叶修莫名其妙被嘉世逐出了师门。没有人说明叶修离开嘉世的原因,更多人猜测是嘉世觉得说出来理由丢人,才替他隐瞒。

能让嘉世都觉得丢人的理由,怕真是……

又几个月,兴欣的大旗飘扬在嘉世的对面,大家才恍然大悟,哦,原来他们说了那么多年不见踪影的魔教,是叫兴欣啊。


方锐很无趣地坐在后面,听嘉世掌门陶轩在和其他几大门派的掌门商讨细事,几个老狐狸几句话之间,叶修这个人好像真成了罪大恶极的恶棍,必须除之而后快。只是这魔教兴欣就这么正大光明地存在于嘉世对面,其间必然有诈,为了保险,还是有人先去探探路。

“不知道在做各位英豪谁的轻功比较好,敢先去探一探路?”陶轩拱着手很是客气地说。

周围说话的声音一下子就安静了,谁都不敢做那个出头的人。

于是坐在最后面快无趣毙了的方锐站了起来:“那就我去吧。”

呼啸门下二弟子,姓方名锐,无字无号。确实轻功不错,不能说跑得快,却是踏雪无痕,站在别人房梁顶上大半宿都不会被发现。要是他去,也的确合适。

只是陶轩看方锐的眼神,又是赏识又是复杂。复杂的那一部分里,藏着更多的怕是嘲笑。


三、


方锐其实看出来了,陶轩这人胆小怕死,不敢让自己门派的弟子冒险,其他门派的人,能用就多用。

但是方锐并不觉得这一去会有多危险,而且有一件事,他也的确很像证明一下。


他差不多是哼着小调出的嘉世,下山没两步路,挑一条往东的小路,就能上了另外一个山头。兴欣的大旗在山头上飘,进去就别出来的小酒肆就在下面立着。

可是门口并没有见人磨刀,也没见一个危险的胡子大汉。

可别说,这小酒肆人还不少,只是人人都端坐着,气氛很是诡异。

方锐纳闷了,这都是做什么?!

他找了个空地方坐下,没等多久,店小二来了。

“要点什么?”小二笑眯眯地看他,似乎态度也挺正常,就是气质看上去确实像个黑店里的店小二。

方锐打量了他一下,认真地说:“我要见你们教主。”

话音刚落,周围气氛诡异吃饭的路人都停下了筷子,齐刷刷地盯着他看。

“教主?”小二疑惑了:“我们没有什么教主啊。”

“那就是你们掌柜的!”

“哦!你是说我们老大啊!”小二恍然一笑:“老大说了,下面有人要找他,就统统都带上了。所以,你就跟我来吧!”

周围那些人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个死人。

活得不耐烦了吗?居然去挑战当今武林的第一大魔头?叶修是谁?他一生以来还没打过一场败仗,如果江湖中有个榜,那他妥妥得是天下第一。

方锐也有点不安地跟着这小二上了山,一路上他都在想,叶修,到底是不是他?他会不会真的猜错了?!



待续

评论(5)
热度(96)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