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五二

52


方锐心目中的叶修,是某个痴迷于音乐的学长,有一张平时总是懒洋洋没精打采的脸,但是一抱着吉他拨着弦,他整个人却变成了某种光源,那道光会一直照进人的心里。

叶修喜欢早饭胜过晚饭,喜欢宵夜胜过一切,在西门烧烤摊吃烤肉串的时候,会有一种肉串在手,天下我有的霸气。叶修的工作时间是早上11点到晚上3点半,偶尔早睡,但依旧能保持11点准时起床。

如果他们遇到的时候,正好碰上叶修在琢磨什么曲子,全程这家伙都会答非所问,问他吃了没,会回答一会儿看看,问他去哪儿,他会回答一个嗯——大概是一专注起来世界里就没有其他东西了吧?

不弄曲子的时候,他就会懒懒散散的,泡杯咖啡懒得去拿勺子搅拌,干脆直接拿速溶咖啡的长条包装纸搅了搅。

哦对了,叶修还有个奇怪的习惯。只要是能叼着的东西,他就不喜欢占着手,从见面开始,他见过叶修叼鸡蛋灌饼叼油条叼吉他拨片叼根烟。看多了方锐也不免会遐想一下,什么时候自己的嘴唇也让叶修叼两下?

方锐在这一个夜里默默回想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没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了解他,又或者,那些兴欣乐队的死忠粉丝都能说出比他多得多的叶修的小习惯。

时间这种东西,总是会对人格外残忍啊。


第二天,方锐趁着休息的时间又溜去上网,努力找了找关于兴欣乐队有没有什么新的视频。拜义斩唱片的大手笔宣传和包装所赐,这支乐队也渐渐有了点知名度,在微博搜索一下也能出现几条关于他们的新闻了。

方锐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在一个某视频网站犄角旮旯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录像的质量很差,音乐都被录成了模糊的电子噪音,还在不断的抖动。可是就算如此,方锐也能从模糊不清的画面里看出叶修的表情来。

他好像是在笑,表情轻松,还一扭身对谁比划了一下琴。摄影这哥们在此时正好一抖手机,方锐刚好看见,是吴雪峰站在那个角落里,对叶修比了个拇指。


哦。

方锐想。

原来如此。

有的时候郁闷并不会让人生气难过,反而会让人冷静,再具体来说,大概是心灰与意冷。

对于叶修,他并不知道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动心,却知道自己在何时开始意冷,大概就是在这个不到一分钟的视频里。

他突然觉得心累,之前纠结了那么久,似乎也努力过一把,到头来好像一点用场都没有。他再努力地往叶修身边凑,都没用。人家不喜新,人家恋旧。

于是方锐再没有留恋于网络,果断刷了下机,又默默地回了自习室。帮他占了座的肖时钦还一脸奇怪,想着这家伙今天怎么这么早就来学习了,不可思议!

而后方锐把自己埋葬于大学物理和数据结构的题海里,一边是电磁学方程,一边是二叉树遍历和搜索,一晚上做梦都成了他抱着棵二叉树想象自己是那电流圈。

可那一夜他都没睡安稳。

他生怕自己会梦到叶修。


又一个周末,兴欣乐队回来了。

方锐纠结了一个上午,还是很没出息地跑去凑热闹了。

方锐没精打采的样子似乎也让兴欣乐队的几个人都楞了一下,魏琛到底是方锐的前任班导,觉得自己多少应该关心一下自己学弟的学习与生活,就跑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才7天不见你精神萎靡成这样?少撸点啊!”

方锐看了前任班导一眼,脚一摆,狠狠踢了魏琛小腿肚一下。

叶修却像压根没发现方锐不对劲似的,从吉他箱子里摸来摸去,摸出来一个棒棒糖,塞到方锐手上。

“带给你的!”叶修一脸坏笑:“你快尝尝!我们一起演出的有个墨西哥乐队,这是人家墨西哥乐队主唱分给我们的当地特产!”

方锐心里依然一抖,一股暖洋洋的热气就往里冒。意冷了快72个小时了,他终于开始回温了。

于是他就这样傻乎乎地扯开糖纸,然后把棒棒糖往嘴里一搁。

“卧槽!”下一秒方锐就把糖从嘴里扯出来了:“这什么玩意儿!”

“墨西哥特产,辣椒棒棒糖,哈哈哈哈,惊喜吧?”叶修笑得更欢畅了。

方锐吃辣椒本就一般情况,而这墨西哥的辣椒的见效还挺出众。只见方锐连口头还击的机会都没有,被辣得一阵狂咳,脸都给咳红了。

”不至于吧?”叶修也有点惊呆,这种糖他们所有人都着了道,哪怕是杭州出身的吴雪峰,也没咳成这样啊。想着他赶紧把自己喝剩下的半瓶水递了过去。

这一个细微的举动,让站在一边的吴雪峰眉角一抖。可是当事人方锐偏偏咳嗽咳得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喝的是什么水。

好不容易缓过来,方锐满脸通红地坐在原地,呆呆地看着叶修。

叶修也一脸同情地看着他,表情里颇有一种感同身受的理解。

站在一边的吴雪峰眉角又是一抖。

三个人站在一个角落诡异地静默了近半分钟,才被另一边包荣兴的嚎叫打断了。

“哈哈哈哈!老大!你看看咱们MV的评论!有人说我帅爆了!”包子举着平板就来了。

平板里正在播着那个点击率挺高的微电影MV,义斩乐队的宣传正是面向他们这些年轻人,主题是什么永不放弃的梦想啦,永不分离的兄弟啦。

“不是吧?你这都好意思说?”魏琛鄙视了他:“前天就有人说老夫帅了!”

“那是他说错人了!他说的肯定是雪峰!”

“卧槽!肯定是老夫!”


正在兴欣乐队热闹着的时候,方锐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卧槽!什么时候这个穷逼乐队连平板都有了?!

方锐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们几个。

似乎看出了方锐表情里的疑惑,叶修主动解释:“最近雪峰帮我们拉了个赞助商,有了点小钱……”

吴雪峰很温和地笑着:“以前一起做课题,指导过一个硕士生是做电子商务的,最近正好在推一款产品,就找了他们。”

方锐内心狂抖。

他好像这才注意到周围变化都挺大。叶修那个破旧的吉他箱也鸟枪换炮成了高档款,安文逸摆弄的似乎是一台最高端的手机,正说着乔一帆抱着水过来了,卧槽!连水都从娃X哈进化成了百X山。

可是,这件事他依旧不知道。

兴欣乐队每次离开再回来,都会让他觉得陌生,打从心底里觉得陌生。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哪怕再努力追着时间跑,也肯定跑不过了。

他们的人生轨迹怕是两条直线,之前相交过了,也该渐行渐远了吧?



评论(15)
热度(121)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