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四七

47


九月,天气依旧燥热,只有夜晚才显出一丁点秋天的气息。方锐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兴欣的人告别,钻进了宿舍门口的静园。

与放假期间空荡少人的静园不同。刚一开学,这个并不算大的小花园,各个角落里就藏着不知道多少久别重逢的小情侣。方锐孤身一个人在里面溜达,多少有些格格不入,只是满怀心事的方锐并未察觉。

这一天里发生的事情太多,方锐的心情差不多都能从月球到地球往返好几次了——最让他心神不宁的却是最后老魏的那几句话。

他对叶修……到底是从何开始的呢?

方锐一直认为他对叶修的怦然心动是那日音乐节,叶修坐在灯光下随性而唱,那么自由、那么自信。他只是随口把自己的故事说给大家听。

方锐一直以为自己是从那一刻起,才想变成叶修故事里的人。

但今天他知道,他对叶修的情感,一定远早于那一天。到底有多早呢?他想不出,也不敢多想。

而那件事,魏琛也看出问题了,叶修他……真的察觉不出来吗?

 方锐仔细回忆叶修借宿那个晚上,也是在这个花园。遥远的路灯和浅淡的月光下,叶修的眼神里到底是不是暗示,对他又有多少意思?

他又在想,前几天他的表白,叶修的回答到底是同意还是拒绝?还只是……把他遥遥地搁置在了一边?等着他自生自灭,或是知难而退?

方锐都快被满心的问题烦死了,他也从不知道谈恋爱这件事有这么麻烦,会把他们俩都变成另外一个人。

 
方锐在外面吹着冷风,一直呆到了熄灯时间。楼管大爷正准备锁门,方锐一跻身钻了进去。

还没进宿舍门,方锐就在走廊遇到了吴羽策。发现方锐回来了,吴羽策立马神秘兮兮地看向他。走廊的灯晚上不会熄,只是昏暗,吴羽策脸上的诡异表情越发像是闹鬼表情,看得方锐直发寒。

拜吴羽策的表情所赐,方锐一晚上做的全是噩梦,不是见鬼就是变鬼,这多事的一天终于以噩梦为终点结束了。

 

第二天一大早,方锐拿到了新学期的课表。看着那满满当当的课表,方锐顿时觉得……他的噩梦一定还没醒。

 学校正好以他们年级做为教学改革的实验年级,在大二上学期这半年,方锐他们的周课时达到了丧心病狂的52学时,其中周四将会是地狱模式,从早上8点一直上到晚上9点。

“我觉得我回到了高三。”连学霸肖时钦都觉得心情低落了,要知道上学期肖时钦的成绩可考到了年级前10。

方锐看着课表,想的最多的却是——妈的!这样我还有什么时间去见叶修?!

 

很快,不幸的现实就应证了他的想法,一轮一轮的必修课夹杂着选修课,迅速占满了方锐的所有时间,每天回了宿舍,在熄灯后他门还得打着应急灯赶作业,

不过课业繁忙的好处,就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多想其他了,他唯一能想的,就是想赶紧见到叶修。

只不过是三两天而已,他就迅速叶修不足了,身心都难受,上课也没有精神,抄肖时钦作业的效率也变得格外低,还经常抄串行。

偶尔中午回宿舍的时候,会看见兴欣乐队在校园一角拍他们的微电影,周围多少也会有些围观群众,因而特别显眼。

也许是实在太累了,或许还有点其他的心理原因,方锐却好几次没有上前去凑热闹。他隐约觉得自己在逃避点什么,可是他正在逃避的那件事,却连想都不敢多想。

 

繁忙的第一周就这么过去了。

方锐一直没有见到叶修,叶修似乎也没有想起来找找方锐。

周五的下午,最后一节物理课结束,方锐累瘫在桌面上,心情却一点喜悦都没有。那件他正在逃避的事情,似乎越来越被具现了。

似乎没有人记得他是剧情里,那个同学的同学的室友。如果他没有使劲往里面凑的话,似乎也不会有人发现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是啊,原本他们的生活就应该是两条平行线,只是方锐每次都伸长了腿,恨不得劈叉,往另一条平行线上踩。可是另一条平行线若是不愿意拐弯,他们还是永远不会相交的。 

于是他好像又兜兜转转回到了原处,他和叶修,到底又算什么呢?

吴羽策走到他面前,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走了啊方老三,老大和老二都去食堂占座了。”

方锐没精打采地抬起脸来。

“怎么跟鬼似的!老子周末补考都没你这么郁闷!打起精神来!不就是追不到叶修吗!”吴羽策一拍桌子狠狠地说。

方锐浑身一震,被吓得立马精神抖擞了起来。

“你……看出来了?”方锐声音发抖。 

“傻子才看不出来!”吴羽策鄙视了方锐一眼。

方锐心中默想:老魏啊老魏,你前学生骂你傻子。

“不过你说得不对!我还没有失败!”方锐还是嘴硬。

“别扯了!”吴羽策继续鄙视他,“忘掉当时我跟你说的话吧!当时我是假设你追的是个妹子。现在你追的是个男的,而且对象还是那个兴欣的吉他手。你先告诉我,他是同性恋吗?”

方锐努力回想,虽然叶修全程没有女朋友,但是他也没有特别亲密的男朋友啊,应该不是同性恋吧?

于是方锐摇头。

“所以就凭你,吉他到现在都没弹好三首曲子,一起唱歌五音能唱跑三个音。要比帅帅不过娱乐圈明星吧?要有钱比不过人家唱片公司的老板吧?他们都没掰弯他,怎么可能轮到你呢?!”吴羽策叹气着,拍了拍方锐的肩膀。

方锐竟是无言以对,却依旧不甘心,于是他选择性地无视了吴羽策说的话。

“靠!居然还不信哥说的话!”吴羽策无语。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以为你是莱布尼茨还是洛必达啊!”

“你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你不也一样!”方锐没好气,“还走不走了?再不走食堂没饭了。”

 

 
 

=====小虐一段,很快就能进完结部分了!====

评论(10)
热度(110)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