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随心所欲(好虾生日文)

阅读说明:


给好虾的生日文-先行版 @F叶


因为准备给好虾写的性转梗似乎要很长……还是等暖光关窗再写吧,当做好虾的农历生日贺文wwww


苏黎世国际赛设定-一切为了肉




随心所欲




出了国,所有人最先感受到的是一句老话,好山好水、好无聊。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代表队租下的别墅里,更是一片的唉声叹气。


一群选手窝在这样一个人生地不熟的鬼地方。临出国前集体突击,好不容易学会了几句英语,可一出门,发现大家说的都是德语。夜一深街上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周末想出去逛个街,发现所有商店全歇业。就算是每天训练辛苦得很,但是没过几天,中国队的队员就闲出了鸟来。


大家第一个要求就是:领队,我们要吃宵夜!


叶修自己也想吃烤串麻辣烫凉皮,听到大家这么要求,自己也觉得嘴馋,立即把大家的训练量增大了一倍。


第二天,一个崭新的烧烤架被搬进了后院,宵夜成了深夜BBQ,一到晚上十点,支架子的支架子,切肉的切肉,准备调料的准备调料,所有人为了一时的食欲而劳作,倒是成了促进队内团结的好活动。美中不足的就是……这样的另类宵夜,还是缺少点夜市的热闹场面。


“空虚啊。”黄少天吃了一块烤土豆片。


“寂寞啊。”他旁边的肖时钦配合着说,顺便顺走了黄少天盘子里的烤大虾。


“……”坐在肖时钦旁边的是周泽楷,他瞪大了眼睛,流露出的神情全写满了省略号。


“冷啊。”唐昊默认跳过周泽楷,大咬一口冰淇淋,叹息道。


“边吃烧烤边吃冰的,这对肠胃不好。”张新杰推了推眼镜。


可是很快,一个烧烤架就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了,他们这么多天来见到的人,还没有平时一个小时见到的人多呢。这不行,他们想见见人,想多感受一下瑞士人民水深火热的生活。


于是很快,就有人提出了第二个要求:领队,我们要去夜店。


夜店是方锐率先发现的,有一个周末他闲着无聊出去溜达,正好看见有一个地方外面有人排队,他很是激动,跑去一看,正好看见门口闪闪发亮的霓虹灯。于是方锐特别高兴地邀请叶修同去,却在打报告的时候,被正好埋伏在门口的黄少天听见了。黄少天知道了,于是全队很快全都知道了。


方锐那叫一个郁闷,和叶修的双人夜店之旅,变成了全队的夜店之旅,他郁闷的头毛都快耷拉了下来。




当然,方锐会这么郁闷,还有一个别人所不知道的原因。


——早在几个月之前,在兴欣战队一个普通又特别的夜晚,前荣耀全明星选手·猥琐大师·方对兴欣战队队长·教科书·叶说:老叶啊,你看我都进入晚婚年龄了,还没有对象。你都快进入被催婚年龄了,还是单身一个。要不咱俩处处呗?


于是,在经历了数个月的暧昧挣扎后,从哪一天起,方锐和叶修就正式的搞在了一起。


说是相见恨晚也罢,说是臭味相投也罢,总之他们生命里注定的那个人,好像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相遇了。


再之后的几个月里,很多事情发生了。方锐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座荣耀冠军的奖杯,叶修经历了人生中第二次的退役。方锐再一次成为了战队的副队长,而叶修进入了事业编制的序列。还有一点很重要,叶修买手机了,手机里第一个存入的,是方锐的电话号码。


本来这次能一起出战苏黎世,方锐还是挺激动的,又能光明正大的和叶修在一起住了不是?同在一个屋檐下,能做多少事情啊!方锐想着都兴奋,之前没尝试过的XXX和XXX和XXXX,这次都可以好好尝试下了!


可是方锐千算万算,没算到一点——他们租的房子隔音太差。第一天入住,住在三楼的唐昊打了个喷嚏,住在一楼的叶修和方锐都听得一清二楚。两个人刚抱在一起准备打啵呢,一看这动静,当即不敢乱动了。


而后好几天过去了,叶修和方锐的情侣相处模式,已然越来越像普通朋友了,方锐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而这次,两个人夜店搞点什么的大好机会,难道也要这么白白浪费吗?!




方锐就这样满怀心事的跟着大家来到了夜店,排着队一进场,里面那种燃烧荷尔蒙的热度就把他们给感染了。几个爱热闹的人里面钻到人群里凑热闹去了,剩下的人百般艰难,在一大堆人群中找了个空座,点了杯饮料,真成了看热闹的人。


叶修早就注意到了方锐的没精打采。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偷溜到方锐身边。


“喂!这可是你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夜店,不跳个舞吗?”叶修笑眯眯的看他。


方锐很是没劲的摇头——我想来夜店又不是为了来蹦跶跳舞的。


叶修的笑容稍显诡异,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走进人群里。


方锐的目光跟着他,看见他在人群中动了起来。说那是跳舞实在是有点夸奖他了,只能说他是随着节奏乱动,身体扭得还有点没有协调性。只是偶尔一道刺眼的灯光照在他身上,叶修眉眼弯弯嘴角上翘,还真笑得有那么一点挑逗。


而方锐,是最经不起叶修挑逗的人了。




他二话不说站起来,挤过人群,站到叶修面前。


“你也来?”叶修一挑眉。


来什么来!方锐这才反应过来,宿舍的人都来夜店了,那个大房子不是就剩下他们两个吗?!这不也能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了吗!


于是方锐拉着叶修的手,也不多说话,拽着他就往外走。


两个大男人手拉手走路,怎么都有点暧昧。而这里对同性恋还越发宽容,因此他们十指紧扣还没走多远呢,夜店外围的两个男人就对叶修吹了一记挑逗的口哨,眼神里还满是性暗示。


卧槽!方锐彻底恼了,回身对着那俩男的就比了个中指。出国前学的英语终于有用武之地了,方锐一边比还一边喊了声,“FUCK YOU!”


叶修一听方锐这带中式口音的英语,立马乐不可支,心中却还另有一分欣喜:方锐这货,莫非是醋了。


“喂!注意素质。”叶修就是不表露自己还挺高兴地心情,故意摆领队的谱。


“素质什么素质!”方锐看了他一眼,“别忘了,我可是最没素质的猥琐流。”


游戏里猥琐流是被骂的最多的一种风格之一,挨骂程度大概仅次于莫凡的拾荒者。


“而且。”方锐凑到叶修耳边,“如果这不是大马路上,我真想在这里就……”


方锐还按着叶修的手,让他碰了碰自己的裆部——那里的器官早就硬成了一根棒子。


“卧槽,哪儿戳中你的点了,在外面都能硬,你是不是人啊、”


“如果对象是你,我不当人也行啊。”方锐诡异一笑。


“操!”叶修佯装踢了他一脚。




后面点我




=完=





评论(11)
热度(89)
  1. 懶懶貓兒看萌點一只裳裳 转载了此文字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