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四五

最近是真的比较忙_(:зゝ∠)_

 


 

45

 


 

事实证明,方锐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导演脸都青了,拉着文客北就走到一边去了。方锐偷偷溜过去偷听,只听见那位叫邹云海的倒霉导演在跟文客北诉苦。

 

“小北,我不拍了还不行吗?钱退给你们,他们这情况我真拍不下去。”邹云海苦着脸。

 

“如果形势不是这么严峻,我们也不会劳烦你啊!估计只有你有这种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了!要不我回头跟楼总说说,你那酬劳再加个百分之十?”

 

方锐直接听乐了,捂着嘴回去了。他在导演的监视镜头里看得特别清楚,这一个上午,业界知名导演邹云海只拍到了背影、吉他、下巴以及腿。他这辈子所见过的演技下限,可能都在这一个上午见识全了。

 

一回去,魏琛还在和郭明宇吹牛。

 

“老夫的演技,绝对比你小子好多了!你小子一见镜头眼都睁不开,回头放出来歌迷还以为你是个瞎子。”

 

“哥那是闭眼吗!哥只是眼睛长得比较二维!要是导演拉近镜头,一定能抓住我这二维眼里炯炯的神采好吗!”

 

方锐直接忍不住了,趴在叶修的肩膀上就快笑晕过去了。叶修累了一上午,握着筷子几乎睡着了,被方锐这一趴一笑,惊得浑身一震,手一松,两根筷子直接落地。

 

叶修看着地上的筷子很犯愁,他现在实在懒得再去拿一双筷子,只好勉强拿着喝汤的塑料小勺,十分费劲地继续吃了起来。本来人一缺觉难免心情不好,还要在九月的大太阳下化着让人难受的妆,顶着一群新生的围观,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叶修整个人都觉得心累,心特别累。而现在,这个姓方名锐的家伙还怕在他肩膀上笑个没完了,热腾腾的气体全喷进他的脖子里,让他莫名其妙地焦躁起来。

 

“记得吃药,方锐大大。”叶修把身体往边上一移,冷冷地说。

 

方锐完全不明白自己为何在叶修这里遇了冷,还颇有几分乐极生悲的意味,狂笑声立马收住,整张脸僵硬在那里,表情诡异。

 

魏琛刚想指责太不够意思,居然不配合他,发现叶修一句话就能让方锐乖乖闭嘴,顿时也觉得这一幕很不可思议。他悄悄一推郭明宇,“我觉得这俩人有点不对劲。”

 

郭明宇眯着眼睛看了看对面,摇头,“别用你猥琐的双眼曲解人家的关系好吗!”

 

“不!我有预感!”魏琛倒是严肃了起来,“我觉得方锐肯定欠老叶很多很多钱。”

 


 

下午,邹云海只能勉强进入下一幕的拍摄。他们转移了阵地,去了宿舍。

 

叶修提到过,当年他们的宿舍就和方锐眼下住的是同一栋,因此为了高度还原当年的场景,邹云海也把宿舍内的戏份安排在这栋楼里。

 

上午他们几个人拍戏就已经在学校造成了小小的轰动,现在来宿舍楼里拍了,更是引来不少好奇的同学伸长脖子张望。

 

于是方锐终于被分配了一个艰巨的任务——当人墙。这个任务倒是很重大,但是方锐却一直挂心着宿舍里面叶修他们到底拍成什么样了,扭着头使劲往里面张望。没张望多久,方锐的耳边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看什么呢?”吴羽策好奇地问。

 

吴羽策吃完饭回来,听说寝室楼二层的一间空宿舍有热闹瞧,专门跑过来看看,没想到一看还看到了熟人。

 

这时候方锐正扒拉着门框,目光就跟涂了胶水似的,粘在叶修的身上。正在拍一幕叶修躺在上铺百无聊赖的样子,他把手伸出来,随意地搭出床边晃动,似乎还在打着什么牌子似的,眼角眉间都是散漫而随性的,可在方锐看来又是另外一种撩拨人。方锐正好就吃这一套,正看得心里发痒呢,连耳边吴羽策说了什么都没听清楚。

 

“啊……哦……”方锐胡乱回答。

 

吴羽策一看方锐,到底是当了一年室友了,他完全能看出方锐这表情,这几乎就是到了食堂发现还有座,到了饭摊发现还有鸡腿一样,是何等发自真心的兴奋啊,眼睛里冒的光都能照明了。于是他又顺着方锐的目光往里看进去……

 

而后他看见了叶修,兴欣乐队的主唱在导演的要求下稍微往外移了移,目光一瞥间似乎看向了方锐这边,然后摇头一笑。于是,方锐的眼睛更亮了。

 

那一刻吴羽策内心一凛——他好像知道了点什么。

 


 

方锐却一点没发现自己的小秘密就要这么暴露了,沉浸在浩荡爱意中的某人,记忆力就有这么的短,哪怕是中午小小的遇冷他也忘记了。他甚至觉得叶修刚才是在对他淡淡一笑,而压根没想到,叶修那只是郁闷往外躺一点不能装睡了,所以苦笑。

 

导演似乎发现叶修拍不需要走动的戏还是挺上镜的,顿时对着他各种角度狂拍,一上午的郁闷在这一刻都消除了,连脸上都稍微有了点笑意。

 

事实证明,邹云海导演是想得太天真了。

 

之后的一幕,该魏琛出场了。

 

“尽量自然一点。”导演特别指点魏琛,“就想象你回到了当年,当时该怎么来,就怎么来!”

 

“没问题!交给老夫了!”

 

于是魏琛迎着镜头,昂首阔步地走进去,拉着床铺的把手,手臂一用劲,似乎是想耍个帅,先引体向上再翻身上床。可是他连引体向上都没办到,手一滑,额头直接磕在了床边上。

 

“卧槽!”魏琛顿时一声惨叫,捂着额头就蹲地不起了。

 

镜头后面,邹云海脸都青了,

 

“哈哈哈哈哈!魏琛你是煞笔吗!”外面还在等待的郭明宇都快笑哭了,“当年你想学哥的花式上床就没有成功过,怎么就一点记性都没有呢!你看吧,丢人了吧!邹导,你这段别掐,直接放进去播!让全国人民都看看这货是能蠢成什么样吧!”

 

“靠!你别废话!你行你来啊!”魏琛也不顾镜头了,对着郭明宇喊。

 

“来就来,还怕你不成!”郭明宇大步走上来,握住上铺的床栏杆。

 

只听见“咚——”地一声,郭明宇也扶着额头蹲下了。

 

“卧槽,今时不如往昔了啊!”郭明宇捂着额头唉声叹气。

 

“能别守着镜头秀智商了吗?”目睹了全程了叶修从上面探出头来,一脸嘲讽的笑容。

 

“ 老魏啊,我突然有个主意。”

 

“老夫也正有此意!”魏琛一副很懂的样子。

 

然后他们俩一起走到叶修床边,拽着叶修的胳膊就把他往床外拖。三个老室友只用了5分钟就在宿舍里演出了一场闹剧,方锐回头一看,邹云海的脸色青得都可以冒充青瓜了。

 


评论(10)
热度(121)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