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四四

又在临场发挥了_(:зゝ∠)_


44


看着叶修被魏琛连拽带拖地离开,方锐继续维持着弓腰而坐的姿势,为了不让这个姿势显得那么扎眼,他还专门握了个拳头支着下巴,依稀是个思考者的状态。

魏琛有点奇怪地看着他。

“你们先走,”方锐一脸认真地说,“我还有点事。”

“什么事?”魏琛更奇怪了。

卧槽,平时也没见魏琛这么有好奇心啊!方锐正好还在大脑短路的状态里,一张口直接胡诌成了:“我们明天有高数课,可我还有道例题没想明白,等我先想清楚再去!”

魏琛看方锐的表情犹如看一个疯子。

“那你慢慢思考,我们就在五食堂门口拍!”魏琛冲方锐挥了挥手,一副我要离你远点的样子,拽着还没睡醒的老叶的衣领,连拐带拽地拉走了。

方锐慢慢地直起腰来,裤裆处正支着一个十分显眼的帐篷,像是要以昂扬的斗志去迎接未知的挑战。可是眼下,他要面对的挑战却不是如何正确地攻略叶修,而是如何不被人发现地,穿过人群从花园走到五食堂门口。今天可是报到的日子,校园里面人山人海,除了来来往往的学生,还充斥着他们的家长亲友,本来就不算宽敞的校园越发拥挤得要命,让方锐连抄个小路偷偷回宿舍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他又真想去看看拍戏状态下的叶修,内心的那一点好奇心早就被膨胀到了极致,折腾得他满心满腹都是痒的。

好吧,好吧。

方锐心一横,不就是一点“小事情”吗?

于是他伸手往下使劲一按。

“嗷!”静园里响起一声惨叫,周围一圈人纷纷张望,想看看到底是哪里发生了惨案。方锐连忙做捂头状,装得就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砸中了似的。

他这辈子都没有感受到这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好一会儿都没缓过劲来,足足坐了快5分钟才走得动。


他怀着这么痛的领悟,缓缓走到了五食堂门口。五食堂位于几个宿舍楼的中间,门口正好有一片不大不小的广场。因为离宿舍楼近,这片广场每到特殊场合总能派上用场——老生离校前会在这里摆摊卖旧物,协会招新的时候会在这里架桌子发传单,就算是学雷锋日也会在这里布置场地。

于是在新生报到这样特殊的一天里,这个广场则是拉出一张张横幅,做为新生到校的问询处。

而义斩的人就在这人群中挤出了一个角落,架起了摄像机,似乎就是要拍这种新生入学的热闹场面的。没多久,画出年轻模样的魏琛和郭明宇艰难地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每个人特别假地拖了个小得不像话的箱子,却又各自背着个大吉他,一看就不是正常的新生。

“好了,叶哥,你上!”摄像机边上大概是导演的人喊道。

话音已落,却没有人出来。

方锐往旁边一看,差点没笑出来,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找了个栏杆,靠坐在上面,头一点一点的,不知道何时又睡着了。

“卧槽!”魏琛火了。他这么大年纪了,画成这模样还得背着吉他装青春,而且这校园里遍地都是能认出他的人,别人倒是不怕丢人,可他倒还真有点不安来着,恨不得早点拍完早点回去。

“咔!咔!”导演赶紧停机。

“你特么就不能回去再睡!”魏琛咬着牙走到叶修面前,对他狂吼。

叶修眼皮挣扎了一番,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哦,那我就走了。”

“我去!老叶你别逼我出大招!”魏琛这样说着,嘴角突然冒出诡异一笑,伸出手对着叶修的腰侧就是一捏。

只见刚才还困得东倒西歪的叶修,像是触电了一样,整个人的身体往边上一折,险些跌坐在地上。这一捏,叶修倒真是清醒了,捂着腰十分痛苦与失措。

看着叶修这反应,方锐顿悟:原来他的弱点就是腰!

“看什么看,你以为我愿意啊!赶紧地过来把这几幕拍了,我们就要换场地了。”魏琛嘚瑟地对周围人一笑,心满意足地走到导演面前。

“邹导,这货我给你捏醒了,赶紧拍吧!”

导演感动得只差没握着魏琛的手喊哥。


后面的拍摄似乎要顺利一些,导演如愿拍到了他们三个在人群中的擦肩而过。方锐顿时觉得电影里某些动人画面,其实放在生活中一定特别好笑,就比如现在,背着三个大吉他的人,居然要艰难地挤出人群,找到彼此,再装出“偶然擦肩”的样子。这三个人从没拍过戏,演技差到令人发指,哪里有什么陌生人的擦肩而过,走在路上眼神乱飘,为了找到对方恨不得横着走路。而且那擦肩那叫擦肩吗?差不多都得叫碰肩礼了吧?!

导演刚准备拉近镜头拍点特写,一看见这三人这般演技,吓得也不敢拉镜头了,干脆连脸都不拍了,就拍了几个被大吉他挡住的背影。

方锐在旁边看得都快笑出声了,又生怕打搅拍摄,只能躲到后面去捂着嘴肩膀狂抖。可他还没笑多久,突然一个小石子狠狠砸到了他头顶上。

“靠!谁丢我!”他怒吼。

只见那边叶修抄着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方锐赶紧收敛笑容,对叶修做出十分真诚的表情,然后举起了手比了个赞。

叶修扯了扯嘴角露出个嘲讽的笑容,一副你别再装了的表情


导演似乎已经自暴自弃,不再给这一幕多补镜头了,转去给他们每个人拍走路的特写。

显然导演低估了这三个人演技的下限,一有摄像机对着他们,他们连走路都不利索了。魏琛是一边走一边眼神乱瞥,左看右看跟做贼似的。郭明宇则一直嘴角抽搐,一副皮笑肉不笑的可怕模样,分明像是要来收保护费。

三个人里演技比较好的也许是叶修,可是他没走两步就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

“咔!”导演喊停,“把烟掐了。”

“你不是要求我自然吗?!我走路就是得抽烟的!”

“你现在是积极向上热爱音乐的未成年人,不能抽烟!”导演的心很累。

可是这次叶修再走两步,那边导演又喊咔了。

“你就不能稍微有点精神?”

“不能!”回答他的却是魏琛,“我们都能作证,他走路就是这副死样子!”

叶修瞪了他一眼。

无可奈何的导演只好再次不拍他们的脸,顶多容许他们露出个下巴。

方锐突然担心了起来。万一这电影从头到尾都没人露脸可怎么办!


评论(7)
热度(112)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