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四三

为了能在老叶生日前发售而奋斗!


43


“你特么还不如直接给我安排个角色叫路人呢!”方锐抱怨。

“那不能!怎么说也是老叶亲口给我交代的事,怎么都要办妥不是?”

同学的同学的室友,括号,游泳协会的会长,这特么叫做办妥了?方锐要不是看着魏琛顶着一脸粉,都想呼他熊脸了。

很快,郭明宇就上了化妆台。让魏琛很受伤的是,他的老同学脱下了那一身社会人士的行头,穿上朴素学生装,瞬间年轻十岁,最终还是魏琛最显老。

“读书多毁人啊。”郭明宇被分配了一个墨镜,戴上还差不多是个潮男,勾搭着重返16岁的叶修,一起鄙视魏琛。

“滚滚滚!”魏琛不爽。

方锐看着旁边叶魏郭三个人斗嘴,再看着远一点苏沐橙带着乔一帆安文逸和包荣兴打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落寞感。

——他并不属于这个团体。

最后他帮大家看着行李,坐在房间的角落看他们拍照。镁光灯下,叶修哪怕是不耐烦的表情都是鲜亮有趣的,这对于方锐来说简直是助瘾,他怎么看都看不够。但又在内心最深处,生出几分淡淡的疏远感。

方锐隐隐有些不安。


一回宿舍,他脸上的没精打采一下就被室友名侦探·肖时钦给发现了。

他是最后一个返校的,回来之后听说的第一件事就是方锐恋爱了,第二件事就是方锐喜欢的那个人未必喜欢他,第三件事就是方锐喜欢的那个人并不是妹子。

不是妹子这个说法其实挺含混的,吴羽策一说这句话,老大哥田森立马觉得方锐是喜欢上人妻了,肖时钦则是很严谨地认为方锐只是喜欢上了比他年龄大的。这让吴羽策生生感觉到了什么叫代沟,又或者什么叫学沟——学霸和学渣之沟。十分无语之中,吴羽策竟是没有告诉他们两个,关于那句话的理解他们有多大的偏差。

于是,坚定地认为方锐喜欢上了本校学姐的肖时钦,也决定助方锐一臂之力。

而相比吴羽策这个理想主义者,肖时钦绝对是理论科学家。昨天晚上他差点陪方锐,用概率论的方法判断他喜欢的那个人也同时喜欢他的可能性,简直丧心病狂。方锐当时正沉浸在偷亲成功的喜悦中,压根对概率这件事嗤之以鼻,在那种时候,他理所当然的认为叶修喜欢他这件事不属于概率范畴,而属于逻辑范畴, 是前面假设一一成立后顺理成章的一件事。

而今天方锐回来的表情却和昨天不大一样,肖时钦一下就嗅到了不对劲。

“老三怎么了?今天又见到那谁了吗?”肖时钦好奇地上去问。

方锐点了点头,依旧没什么表情,那份不安在和叶修告别后越滚越大了,撑得他心里难受极了。

“昨天跟你出的招没用吗?”肖时钦继续关心。

昨天寝室学霸给他出了个老掉牙的招,让方锐今天一见到那谁就上去送花,还打算手写一张小卡片助兴,卡片上再抄一段西方的诗文,绝对能在学姐面前凸显他的底蕴。方锐当时就被肖时钦口口声声的浪漫给酸倒了牙,摸上床去赶紧装睡了。

“肯定没用啊!”吴羽策从蚊帐中伸出脑袋来,“他喜欢的不是妹子嘛!”

方锐立马赏了吴羽策一个纸团子。


那一夜方锐做了好几个梦,一会儿梦见他抱着叶修又啃又亲,一会儿梦见叶修对他爱答不理,一会儿又是演唱会或者小酒吧演出,叶修站在灯光下对他微微一笑。

方锐因为这些梦弄得一夜不得安睡,时梦时醒,最后还闹了个梦遗。看着潮湿的内裤他心情复杂,暗恋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催生出了某种生理上的需求,无从发泄,越发折磨人。


第二天就是新生报到日了,也就是兴欣微电影开拍的日子,有几个关于梦想开始的重要镜头要在今天拍摄。

叶修八成一大早就被拎出来梳化,一脸的困乏,背着吉他坐在花坛边,连眼皮都懒得多眨两下。匆忙赶来报到,对什么都新鲜无比的新生左看右看的,发现了他们的镜头也觉得稀罕,只当是学校对新生特别的欢迎仪式,纷纷冲着镜头打起了招呼。

也不知道是谁首先发现了坐在静园花坛里躲着休息的兴欣几个人,好几个女生围着叶修转了好几圈了,一脸怦然心动的花痴模样。

方锐不动声色地从这些女生中间穿过,一屁股坐在叶修身边,也不顾叶修有没有反对,一拍他脑袋,让他枕着自己的肩膀继续睡。这动作已经相当亲密了,方锐甚至还挑衅地仰着头,意思是“看什么看,不是你们的,你们走开。”

结果那几个女生压根没有知难而退,倒是眼睛更亮了。

叶修是完全困迷糊了,甚至不知道方锐是在宣誓主权呢,还以为方锐好心让他好好休息,于是挪了挪头,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枕方锐的肩膀。

这一挪头真是要了命了,被好好修剪过的头毛直接扎在了方锐裸露皮肤上,并不疼,就是痒,好痒,痒到骨子里去。

可是周围那么多人,方锐也真不敢再亲密些了,只好直愣愣地坐着,任由那股痒在他身体里催发更多情欲的热流。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魏琛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了。

“我靠!这家伙居然藏到这里来了!”魏琛依旧顶着那张能掉粉的脸。这种时候,连方锐都要赞叹他的脸皮之厚了。

要知道魏琛毕竟刚从学校辞职,熟人必然很多,他能顶着这张脸在校园里穿梭而不怕遇到熟人,这种心理素质,真是不当明星都亏了。

“方锐!正好你也在这里!”魏琛快步走过来,“快跟我来,需要你拍几个镜头。”

方锐竖起手指嘘了一声,示意别把叶修吵醒了。

魏琛却鄙视地看了方锐一眼,“嘘什么嘘,早轮到这货拍了。喂!叶修!老叶!你还不赶紧起来!”

魏琛推了叶修的肩膀几把。

睡得正香的叶修靠着方锐的肩膀缓缓大了个哈欠,眼皮努力抬了抬,半睁着眼迷迷糊糊地看了看靠他最近的方锐。

方锐立马往后一缩,险些栽进了花坛里。

“至于吗!不就是上了个妆,你没见过男明星啊!”叶修还以为是自己吓到他了。

方锐不敢接话,只是偷偷得拱起了身体——说什么也要挡住啊!光天化日之下,某个器官要是偷偷显了形,肯定是会被当做变态的吧!


评论(10)
热度(127)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