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四二

向着完结,跑步前进!


42


一送走文客北,方锐的眼神就往叶修手里翻来覆去看的样碟上瞥。

“想听啊?”叶修举了举。

方锐使劲点头。

叶修变戏法似的从床头翻出个CD机来,把碟片装了进去,顺便分给了方锐一个耳机。

方锐知道,其实叶修也有点激动,因为在放碟之前他故作镇定地点了根烟。


碟片启动的声音,一阵空白之后,有了声音。是口哨声,一听就是叶修吹出来的,声音散漫又慵懒,像是走在夏日阳光下的随性一吹。方锐只因这一段口哨声就不太好,热度顺着耳机往心里流,火辣滚烫,烫得他满腔的热血沸腾,明明是一随意有趣的Intro曲,在方锐这边依稀成了一首战歌。

而后出现的是吉他声,弹法也有点随意,方锐都能听出来,这段曲子没准是叶修随便拨出来的旋律。然后是脚步声,一点点轻微的笑声,好像是有人走过来了。慢慢鼓声出来了,贝斯声也出来了,钢琴声也出来了,一个清澈的女声哼唱慢慢凸显。旋律在这个时候变得更像是一首完整的歌了,却在这时嘎然而止,Intro曲目到此结束了。

一阵空白过去,接下来的三首歌都是方锐曾经听过的,一首是叶修主唱的《兴欣》,两首则是来自苏沐橙。说是双主唱,乍一听上去倒像是苏沐橙成了叶修的配角。叶修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碟片播放完了一直眉头深锁,过了好一会儿,才问方锐,“你觉得怎么样。”

方锐使劲点头,觉得哪里都好。反正他是不介意乐队以叶修为中心的,哪怕是全世界都以叶修为中心了,他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看着方锐这真诚又虔诚的表情,叶修倒是有点乐了。

“Intro怎么样?”

方锐使劲点头,他现在还脑内自动播放叶修的口哨呢。

“我那首呢?”

方锐还是点头,虽然这首歌和现场版的感觉截然不同,录制版本更像是民谣版的娓娓道来,似乎就是在把兴欣乐队介绍给这个世界。很特别的感受,现场版更燃,录制版走心,两者他都爱得不行。

叶修又眨了眨眼。

“那我呢?”

方锐猛然一愣,看着面前的叶修眼神里的狡黠,突然内心像是升起了一面旗帜,这面旗帜正在迎风招展。

本来被一副耳机拴住的两人距离就挺近,而方锐趁机凑得更近了些,把热腾腾的气息都喷到叶修脸上了。

“你,最好。”方锐无比认真地说。

叶修脸上的表情僵了一下,下意识往后退了退,想要离方锐稍远一点。是了,这个距离这么近,是多么暧昧的危险距离,方锐觉得自己多往前凑一点都能啃叶修一口。

妈的!我怎么没先啃一口再说话!方锐突然又后悔。

“那当然,我的吉他当然最好。”叶修硬生生转走了话题。

“不是……”方锐想解释。

“对了,明天我们的试装,你来不来?”叶修又把他的坏打断了。

“那我有角色吗?”方锐好奇地问。

“我跟老魏提过,他说给你安排个重要角色。”

“有多重要?”

“那我怎么知道!”叶修对于这种事情向来都是撒手不管的,要不然怎么会险些被魏琛安排了个小弟角色。


说实话,对于曾经的班导魏琛,方锐是没有报多大希望的。可是想着能和叶修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光是这种想法,就足以让方锐满怀期待地度过了这一天——当然,临走时趁叶修不备,还偷亲了他一下。

第二天,方锐转了两趟车来到义斩唱片,兴欣的试装已经到了尾声。乔一帆把方锐带到化妆间,眼神里似乎还有几分神秘兮兮。

门一开,叶修穿着白T恤牛仔裤帆布鞋走了出来,这身打扮一看就是回归了大学时代。但更让方锐惊讶的却是叶修的那张脸。

平时乱糟糟有点不修边幅的发型被换成了有型小青年的帅气发型,零星的胡渣也被彻底刮了个干净,好像被盖了层粉,整个人嫩到发光。要说眼前这个叶修只有15、6岁,方锐都敢相信。

“一帆,有烟吗?”叶修看见乔一帆,马上伸出手来。

“前辈你现在不能抽烟。”乔一帆一本正经。

“啧,麻烦死了。”叶修说着还伸长脖子往里喊,“喂!老魏!你到底要化到什么时候去,赶紧弄完拍个照,我们好走人!”

里面也有了动静,“妈的!你当老夫不想啊!化妆师她不放过我啊!”

“闭嘴!坐正!头低一点!”化妆师的声音听上去比魏琛还有震慑力。

“请了圈内知名化妆师的下场。”叶修如此总结。这一层年轻妆容打上去,叶修总觉得浑身都不对劲,手都不敢往脸上摸。

方锐从始至终都在盯着叶修看,只觉得这样嫩的叶修他看也看不够,未曾相遇前那些错过的时光好像都在这里被补偿了。要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他也真想好好抱一抱叶修。

在叶修的带领下,他们几个往里面走去。只见被打扮得好像高中女生的苏沐橙正扶墙笑得不能自已,而里面端坐的魏琛,那工作量显然要比叶修大多了。尽管他也被改了发型收拾了脸,可是那个很御姐的化妆师扶着魏琛的脸左看右看都不满意。

“没化妆前像黑社会大哥,化完倒像黑社会太子爷了。”化妆师楚云秀对苏沐橙唉声叹气。

“秀秀你已经尽力了!”苏沐橙很郑重。

“对,这家伙没救!”叶修总结,“迟早要被抓进去。”

“滚你妈的!”魏琛扯着嗓子大骂。

只是角落里穿着皮裤破黑衬衫,一副社会人士的郭明宇脸色就更凝重了。

“你们聊,我先走了。”

“回来!”魏琛大叫,“楚大化妆师,你一定要把这家伙收拾好了。”

楚云秀回头看了郭明宇一眼,顿时一脸的生无可恋。


这下连魏琛心情都好了起来,反正他只要能有个垫背的就满足了。心情一轻松,魏琛也终于从人群里看见了方锐。

“哎呦,这不是方锐吗,你怎么过来了。”魏琛乐滋滋地说,“看看,老夫年轻的时候也挺帅的吧,像不像神一样的少年。”

“像神经一样的少年吧!”叶修吐槽。

“老叶你赶紧闪边上去!”魏琛嚎。

“魏导,我不是也有个角色吗?”方锐趁机打听,“怎么试装没我的份啊。”

“你……”魏琛陷入了沉思,“哦,你的角色啊!好像是我们同学的同学的室友来着。”

同学的同学的室友?这角色得多遥远啊!方锐立马颓了。

“哎,不是说要给他安排个重要角色吗?”叶修也有点惊讶。

“是啊,挺重要的吧?”魏琛说,“你不记得了啊,我们同学的同学的室友好像是我们当时游泳协会的会长呢!名字叫什么来着……”

敢情是这个重要啊!方锐真快吐血了。


评论(9)
热度(116)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