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粘

阅读说明:

1、3月好像特别不勤劳(其实是因为有一门考试),所以4月要奋斗了。

2、暖光就要开宣了,为了庆祝一宣以及犒劳MY虾,撸一发小甜甜

3、我觉得这应该也是一个小系列。《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系列,可都是没营养的小段子……


一年前,方锐还自诩情场高手,构想过未来的自己,哪怕陷入了爱情,也得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时候他在网游里建个小号,光在竞技场泡个八成胜率,都足够网游里的妹子或汉子喊着大神求结婚求搞基,让他好不春风得意。

当时,方锐虽然毫无恋爱经验,也敢教林敬言怎么追姑娘,靠的就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


哪知道一年之后。当他远离家乡来到H市,一步踏入这个泥沼,就再没能出来,别说片叶不沾身了,哪怕是一丁点叶,他也能捧在手心里宝贝老半天。

没错,方锐恋爱了,对象是叶修。

搞在一起的原因至今没想明白,搞在一起的时机也没想明白。有朝一日抱着啃上了,两个人回味一下过去,总觉得前一个阶段他们还是对手,把彼此写进战术分析里,见面连握手都觉得有点多余,说得最多的话是你好、谢谢、再见,以及快集火搞死他。怎么下一步就能拉手亲嘴上床,做一切情人该做的没羞没臊的事情了呢?

这一步,跨得也未免太远。

而这一切,也真是一个谜。

不过并非每一个谜都需要一个谜底。反正两个人目前正爱得深沉。哪怕方锐抱着叶修睡了大半宿,突然睁开眼睛看见旁边睡着的是他,也会迷迷糊糊凑过去吧唧一下。

再后来,方锐觉得自己好像得了皮肤饥渴症,大热天也想腻歪在叶修身边,皮肤贴皮肤地靠着,哪怕挨着的只是大腿或手背。叶修起先觉得有点别扭,方锐多贴个几次,他也就默许了,有的时候也会下意识把手借给方锐按摩,按摩到后来当然也只剩下了摸。


“你看看你们俩!像什么样子!”陈果看着35度阳光下贴成连体人一样的方锐和叶修,就满肚子是火。

“天太热了,热化了。”方锐握着叶修的手举了举,“所以贴在一起分不开了。”

方锐说这话的样子特认真,说得跟真的似的。想当年兴欣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只有叶修,后来又来了个魏琛,再后来又来了个方锐,陈果就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就做三人成虎与为虎作伥,陈果的心就从没有这么累过。

再后来,叶修和方锐搞到一起去了,魏琛还特么给这俩家伙打掩护,净出乱七八糟的馊主意,生怕其他人不知道似的,陈果的心就更累了,累到荒芜。

“我跟你们说正经事呢!”陈果一拍桌子,“你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怎么下去了?”方锐一副不解的样子,“都说了我们俩粘在一起分不开了嘛!”

说完他还装模作样地松开手指,与叶修手心贴手心地摆在陈果面前。方锐手往上移,叶修还真配合着往上移,还真像是贴在一起了的样子。

方锐眼神里满是嘚瑟,叶修眼睛里倒是不少嫌弃,可还真甘心陪方锐乱来。

陈果心想自己这是造得什么孽。

“你们俩幼稚不幼稚!”

“这是你不懂。”方锐嘚瑟得都快发光了,“恋爱中的人都这么幼稚。你说是吧,老叶?”

叶修比划了一下嘴边,方锐给他把烟摘了下来——只是贴在一起的那两只手还没分开。

“老板娘你就别管我们了,我们晒一会儿太阳就走。”

“对,这家伙属叶的,晒一会儿太阳就有精神打比赛了。”

叶修看了方锐一眼,似乎是想做个嫌弃的眼神,但是笑意太明显,也没见多少嫌弃,倒更像是了调情。

“烟。”

方锐又把烟给他塞嘴里了。

“老板娘你应该快点习惯这一切。”方锐故作深沉,“毕竟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你说对吧?”


够了!真TM是够了!还留在这里看这俩家伙秀恩爱有什么意思!陈果捂着心走了。

魏琛从门口路过,还对着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贴得很近的两个人吹了个口哨。

“老大,你们什么时候摆酒啊?”包荣兴从窗户里探出头来大声问。

“都给我闭嘴!”陈果怒吼。

“老板娘你不懂爱~雷峰塔会倒下来~”包子还在楼上唱起了神曲。


方锐继续把叶修的手握好,放在自己大腿上。

四月春风正好,阳光灿烂无法描述。他们就继续靠在一起晒太阳,谁也不多说话,真跟粘在一起了似的。


评论(7)
热度(201)
  1. 懶懶貓兒看萌點一只裳裳 转载了此文字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