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四一

我觉得我写得大纲都没有用,我真是太擅长临场发挥了_(:зゝ∠)_




41




事实证明,方锐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美好了。走出小饭店,叶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水平平移30厘米——离方锐远点。


方锐也不是没有察觉,只是之前吴羽策给他科普得好啊,他坚定不移地相信叶修就是有点尴尬、难为情、不好意思。所有人都愿意把事情往更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去想,更何况是刚被爱情撞晕了头的方锐。


于是方锐毫不犹豫地跟着叶修一起水平平移。


从小饭馆到兴欣网吧直线距离最多两百米,愣是被他们走出了一条折线,顶着大太阳两个人从马路这边走到马路那边,又从马路那边走回马路这边,简直走成了Z字抖动。


出去吃了个饭的魏琛从后面看到了,乐坏了。


“你们俩搞什么呢!”魏琛走上去一拍叶修的肩膀。


叶修跟得救了似的,瞬间一个跨步走到魏琛另一边,把这闲杂人等夹在了中间。


魏琛立马觉得这件事很不对劲,很是严肃地看了看左边的方锐。方锐正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


于是他又很严肃地看了看右边的叶修。叶修正十分认真地点一根烟,打火机半天都没搓燃。


魏琛若有所思,沉默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方锐,你这是要管老叶借钱啊?”


方锐特无语地看着魏琛。


魏琛还以为自己是说中了,继续摆班导的谱,“说吧,你到底要跟老叶借多少,他要是不同意我就替他做主了!”


这回连叶修都特无语地看着魏琛了。


“不用了魏导!”方锐接话,“刚才叶修已经说了,他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已经打算拿人抵债了。”


“我去!”魏琛不可思议地看着叶修,“方锐这是多狮子大开口啊,你要直接把自己抵给他!”


“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叶修故作沉痛状。


“讲简略点!”


“从前有个人想跟朋友借一千块钱,又怕朋友不借给他,于是就开口跟朋友先借一万,被他朋友拒绝之后,他再开口要借一千,朋友没准碍于情面,就同意了。”叶修说,“你听懂了吗?”


魏琛想了想,“方锐就问你借一千块钱,你这都没有啊?”


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没救了呢。”方锐嘀咕了起来。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随口跟你讲个故事!”


“卧槽!大家都忙忙的,你别浪费老夫时间好吗!”魏琛怒骂,“赶紧回去,义斩的一会儿要来了。”


说完他就迈着大步走了,一点都不想在方锐和叶修两个人中间多留——他总觉得气氛诡异,哪里都不对劲。




看着魏琛走了,方锐转过头来,很是真诚地说:“你刚才举的那个例子不对。你在我这里,比什么都值钱。”


叶修的嘴角抖了抖,从外表也看不出是高兴了还是怒了。就是心底里还是觉得有点腻歪的甜,没想到方锐这家伙有的时候还挺会说话的。




两个就继续走着Z字形回了兴欣,一进门,文客北就迎了上来。


“叶哥,EP的样碟出来了,你要不要看看?”


“卧槽!我就说你怎么神秘兮兮的,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先告诉我!”魏琛不太乐意。


乔一帆正好给文客北倒水去了,一听样碟出来了,扭着脖子就往文客北里的包里瞅,水都差点洒出来。这个时候包荣兴倒是最实际的,一挽袖子,“老大我给你搬音响去!”


文客北赶紧给按住了,“这就是一样碟,还没要发售呢。”


“又不是什么超级巨星,怕什么提前泄歌!没准到时候你们还怕歌没人听到呢!”魏琛根本不以为然,“包子,跟老夫一起搬音响去。”


文客北心想这都什么人啊!


叶修刚吃完水煮鱼,一手油腻,倒是记得先去洗了把手,还借方锐的T恤下摆擦了擦,这才过去拿碟。样碟做得很素,金属色的盘面上是字体颇为硬朗的“兴欣”两字,以及一个那个红黑搭配,看上去有点不太像乐队符号,倒依稀像是个战队符号的新LOGO。


“这什么玩意儿。”叶修指着LOGO。


“楼总专门请人设计的,据说吉利。”文客北也挺客套,“以前那个LOGO就写着字,有点单调,这个看上去比较带感……吧?”


连方锐都觉得这LOGO设计得有点跨界了。


叶修端起碟片来看来看去,金光闪闪的盘面反射着正午时分白花花的阳光,晃得每个人都睁不开眼。最后叶修点了点头,“倒是不错。”


“哪里不错?”方锐好奇。


“以后不用买镜子了。”


文客北顿时又生出一种感觉:这兴欣乐队就没个正常人吗?!




过了没多久,魏琛和包荣兴回来了,还带了个拖车回来,拖车上摆着一个特巨大的音响。方锐依稀记得,那音响是隔壁小商品摊位的,一到傍晚就循环播放:“本店商品一样两块。两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两块钱你买不了上当!”


方锐和叶修对视一眼,汗都快下来了。


那边包荣兴还喊上安文逸,两个人手脚麻利地把线给连上了,魏琛还特洒脱地把音量旋到最大,碟一放进去,没多久就开始播。


吉他声顿时被劣质音响转成了刺耳尖叫,嗷地一声,在场的所有人脸色都变得极为痛苦。


“我觉得我有点耳鸣了。”叶修皱着眉头看方锐。


“哈?你说什么?”方锐听都听不清,把手放到耳边凑过去问。


结果试听会变成了一场闹剧,叶修一脚一个把魏琛和包荣兴给踹了出去。


“见笑了。”叶修知道自家乐队在公司人面前丢了个人,倒是把谱给端起来了,“样碟我们过会儿会好好听,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再跟你们联系、”


“好说好说。”文客北正觉得身心俱疲呢,巴不得赶紧办完事儿回去。


“还有什么事情吗?”叶修继续装客套。


“哦对了,公司还让我通知各位,明天下午试装。”


叶修似乎对试装这两个字不太明白,“试桩?盖楼啊?”


“就是拍微电影的准备工作,先给大家收拾收拾,弄点适合上镜的造型什么的。”文客北又想了想,“还有,微电影会有一些关于叶哥年轻时候的造型,可能试装的时间会比较长。”


“行吧行吧。”叶修挥了挥手,一脸的不情愿。方锐心里也不痛快了,这是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年轻时候,他的叶修现在都年轻得能装大学生好吗!


“就是这两件事了,叶哥那我就先走了啊。”文客北说完还想过来和叶修再握两下手。


“走吧走吧。”方锐一步走到叶修面前,抢先握住,“走晚了四环路不得堵死你!”说着他就半是推搡着,把文客北给送出了门去。



评论(6)
热度(121)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