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三十八

相信我,现在的小虐只是为了以后好好的吃回来……我是说把糖吃回来!


  38

  

  现在小房间里没其他人了,叶修看方锐的眼神又复杂了起来。他首先抽了两口烟,然后往地上一扔踩灭了。

  “你写了首歌?”叶修问。

  “对对对!”方锐厚着脸皮往上蹭,“你觉得怎么样?”

  叶修把刚才夹烟的手指放到眼前看,那根修长手指的指腹上似乎有个鼓起来的茧,小小的,挺可爱的样子。以前没注意到,今天方锐看什么都特别清晰——不过也可能是叶修这动作维持了好一会儿的缘故。

  只见叶修顺手接过了方锐的吉他,侧着脸很是认真地调了调弦,像是认真思考了一下什么之后,又递回给了方锐。

  “刚才你弦没调对,再弹次试试!”

  叶修的表情实在认真,认真到方锐几乎吐血三升。等等我写歌不是真让你来评判的啊!我可是来表白的啊!你感觉到了吗?!我是来表白的!

  “眼巴巴看我也没用,弦没调对你这歌没法听!再来!”叶修甚至还把旁边的椅子拉开,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坐下,甚至悠哉到翘了个二郎腿。

  好吧,好吧……方锐心想,莫非是我刚才的暗示还不够明确吗?!那我这次来个直接版的可以了吧!

  于是他一拨弦,再次唱了起来。刚才弹太紧张,旋律早就记不清了,不过对于方锐来说,歌词才是重点。方锐生怕叶修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后面那些各种各样语言的“我爱你”足足唱了有10分钟,差点没把他自己给唱断气,这才恋恋不舍放下吉他。

  他抬着头看叶修。

  “现在怎么样?”方锐几乎用上了这辈子最真诚的眼神看叶修,求老师划重点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真诚过。

  “恩……”叶修却埋头在一张纸上写写画画,“你前后两次的旋律怎么不一样啊!”

  “别管旋律,重点是歌词!”方锐恨不得摇着叶修的肩膀把他摇清醒一点。

  “歌词也不怎么样啊!”叶修似乎是嫌弃极了,“而且你后面的咚不啦咚咚是什么玩意儿!”

  “呃……大概是……埃塞俄比亚语吧……”方锐被追问得也尴尬了起来。

  叶修似乎很是嫌弃地“啧”了一声,停下了手中的笔,拿起那张纸来看了看,像是满意得略略点头,而后把纸递给了方锐,方锐一看,别说吐血了,只差没七窍流血——那张纸上分明是他这首歌的曲谱。

  他那个后悔啊!他还真以为自己这场表白浪漫得能到教科书级别呢,怎么到叶修这里就全变味了啊!

  “曲子我给你稍微改了一点,你拿着这个去参加吉他社的招新晚会绝对能大出风头的!”叶修一脸得意,只差没说“不用感激我”了。

  “谁说我要参加招新晚会了?”方锐连答话都快没力气了。

  “你不参加招新晚会写这首破歌干嘛?”叶修脸上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这不是耽误我时间吗,赶紧的,快让让,哥吃早饭去!”

  

  说完他起身就要走。

  方锐盯着叶修这吃惊脸,也不知道是哪里开窍了,突然乐了起来。叶修这个人是个除了音乐其他都很懒散的人,懒散到什么地步呢——就是连表情也往往很懒得变。

  方锐曾经亲眼见到叶修踩了个玻璃渣,连眉头都懒得皱,说了句“操”就走远。那次把方锐给心疼的啊,又送鞋垫又送创可贴的。被玻璃渣弄伤都懒得做表情,可是今天早上他又是嫌弃又是皱眉深思又是吃惊的,这表情可略多了吧。

  事有反常必为妖。叶修今天早上的反常,莫非是……想要掩盖什么?

  

  “老叶。”方锐凑过去,差不多要把嘴贴到叶修耳边了,“你今天演技略浮夸啊!”

  “演技再差,好过你的歌艺吧。”叶修也不怕自己被方锐看出来了,继续装傻。

  “咳咳,你能不能正经点!”方锐咬着牙。

  “我很正经!”叶修表情严肃起来,“没见我还给你改谱子了吗!”

  “不是那个正经!”

  “那你要哪个正经!”

  “你再闹我对你不正经了啊!”

  说完方锐干脆一转身,双手撑着桌边,把坐在椅子上的叶修死死地锁在他的双臂范围内。这姿势颇为微妙,叶修还肆无忌惮抬着头看他,从没拉好的窗帘边角刚好溜出一束光,就这么照在他脸上,让叶修那张略显苍白的脸上像是自带柔光效果。这一幕看得方锐心痒痒的,他所有对叶修动心的理由都在这一刻爆发了,脑子里就那么一个念头:我特么怎么这么爱这个家伙。

  于是下一刻,他俯身下去。

  方锐自己也没想到他的亲吻能成功,嘴唇上所感知到的异样柔软、彼此稍微局促但并不见激烈的呼吸,叶修长长眼睫毛微微扫到他脸上的感觉,还有他手腕那块手表哒哒秒针行走的声音。

  他也不知道叶修是配合了他还是没配合他,他也不知道这个亲吻持续了多久。

  两个人分开后,方锐再次特别认真地问叶修,“答应了吗?”

  叶修却不答话。他再次从口袋里摸出了烟来,又点上了一根,一连吸了好几口,最后叹了一大口气,“我再想想吧!”

  

  回去的时候方锐有如梦游,上午发生的一切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脑中过场,从屋外到屋里发生的事都被他细细思考过,实在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他十分确信昨天晚上叶修真的暗示了他,他也能确信今天上午的叶修真的反常。他再回忆一下,甚至可以回想起刚才那个浅淡但是真实存在过的亲吻,那个时候,叶修没有推开他,方锐甚至可以听见他的心跳声,很急促,他很紧张。

  但是为什么会是拒绝呢?!方锐想不透啊!死活想不透啊!

  过马路的时候他连看路的心情都没有,只听见耳边一串刺耳的自行车铃声,最后有一个很沉的物体狠狠地撞在了他身上。

  方锐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眨了眨眼睛看着明晃晃的太阳,迟钝到甚至感觉不到疼来。

  “同学你没事吧!”自行车的车主很是着急地跑了过来,“哎!这不是老三吗!”

  方锐发现明晃晃的太阳旁边,陡然出现了老大田森的那张糙脸来。

  

  


评论(7)
热度(139)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