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三十五

  35

  

  在叶修的提议下,他们决定出去走走——毕竟有些话,在私密的二人小房间里说,怎么都有点难为情。虽然还在放暑假,但学校周围的人依旧不少,莫名两个人就窜进了学校中心的静园溜达。

  静园的小路边上长着北方特色的高大树木,白天分外阴凉,晚上难免有点阴森。更何况路边的灯也走的是供电不足路线,导致这个小园子的夜晚有点阴凄凄的。

  于是这个园子也成了本校情侣幽会的圣地,借着这种异样的气氛,让多少心怀不安的小情侣们成功拉起了小手。

  方锐有一下没一下地偷偷往叶修身上蹭,赤裸的手臂碰手臂,皮肤紧贴的那一瞬间总会把他的心脏戳一下,酸麻酸麻的。虽然不敢和叶修拉小手,但是能有这些肉碰肉,方锐也挺满足。

  最后,他俩走到了静园中间的小水池边,叶修找了个大石头坐下,趁机给自己点了根烟。

  “大概没跟你说过吧,”叶修抬起眼来看着坐在他身边的方锐,“其实我是离家出走的。”

  “啊?”方锐傻眼,离家出走这么电视剧风格的字眼怎么会从叶修嘴里蹦出来。

  “大学的时候他们想让我学医继承家里的事业,我就偷偷把志愿改到这里,学计算机总方便打游戏吧,当时真是这么想的。后来大学组了乐队,连计算机也不学了,整天就忙着练琴写歌排练。老爷子听说之后气坏了,说要是继续玩这些,就不许进家门。然后我就干脆离家出走了,好几年了,也没进过家门。”

  方锐很是傻眼地看着叶修。

  “别这样看着我,我这样的周围多了去了,世界可比你想象得大得多啊,方锐大大!”叶修微微一笑,月光从水面上反射出来,于是这个微笑异常的清晰。

  “还有件事,其实我还有个双胞胎的弟弟,那家伙也一直想离家出走出来玩,但是我跑了,老爷子就逮着他不许他乱跑了,现在……也算事业有成吧!我和他长得特别像,再加上这个名字,只要抛头露面,他们基本都能知道我是叶家那个跑了的儿子吧!本来一直没回家就挺不孝的,再给他们抹黑招来话题,未免太过分了。”

  叶修这时的表情未免有些落寞,也不知怎么的,就戳中了方锐的那根心弦。

  他突然按住了叶修的双肩,也特别有电视剧效果地摇了摇,无比认真地说,“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觉得你特别厉害特别牛,靠一己之力走到今天!要是被你家人知道你现在的成绩,他们一定不会觉得丢人,会觉得骄傲才对!我觉得你应该让他们看看你经历过的事,让他们知道你的选择绝对不是光跑出来玩玩,而是正儿八经做出了东西的!所以你……所以你……”

  一直能说会道的方锐语塞了,只能瞪大眼睛特别真诚特别真诚地看着叶修,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方锐现在一定是把整颗心都掏给叶修看了。

  “哈哈哈哈哈哈!”结果叶修却笑了,笑得特别欢,前仰后合的,最后笑得都没声了,干脆趴在方锐的背上狂抖肩。

  “你笑什么?”方锐奇怪,“难道这不是你死活不愿意拍微电影的理由吗?”

  “当然不是。”叶修缓了口气,使劲抽了根烟,对着方锐的脸上一喷,“你觉得我会是这么纠结的人吗?还不是魏琛那货把剧本给改了,当年我就是他们一任劳任怨的倒霉小弟,就那剧本,你愿意拍啊!”

  “卧!槽!”

  方锐猜了诸多理由,真是万万没想到问题出在了魏琛的下限上。这没下限的家伙居然还装深沉,让方锐误解了原因出在叶修那不为人知的过去上,还想让方锐把他灌醉逼他答应。难怪那家伙说老叶会打他,就这阴谋诡计的,能不打吗?得往死里打!

  “不过你说的话倒挺有趣的。”叶修抹了抹笑出来的眼泪,“是从小看天雷剧长大的吧?”

  方锐气坏了,也不肯认输,转过头来瞪着他,“闭嘴,你这个看还珠格格长大的家伙!”

  “开玩笑,哥是看西游记长大的!”

  “一个破碎的我,怎么拯救一个破碎的你!”

  “呔!妖怪,吃俺老孙一棒!”

  “老孙个屁!你的台词应该得是,大师兄,师傅被妖怪抓走了!”

  两个人说着说着就打闹了起来,没闹了多久,体力不支的叶修就方锐压在了大石头上。

  眼下这姿势实在有点玄妙,在这块冰凉微潮的大石头上,方锐压在叶修身上,距离近到能察觉彼此的心跳声。月光从方锐的头顶上洒下来,正好都落尽了叶修的眼睛里。

  两个人对视着,方锐喝下去的那半瓶酒就这么突如其来的起了酒劲——他就像是被什么蛊惑了一般,突然很想亲吻叶修。

  

  可他还没来得及行动,一大波雨点就砸在了他的头上和叶修脸上,紧接着一声炸雷在附近响起,惊得两个人浑身一震,赶紧从石头上滚了下来。

  “靠!雷阵雨!”叶修抱怨着。

  “快去我那里避雨!”方锐一把拉住叶修的手,拽着他往宿舍跑。

  

  他们俩在雨中只跑了5分钟,就被夏日的突发大雨浇了个透湿。方锐把自己的毛巾压在叶修头上,帮他擦干那几缕头发。手掌隔着毛巾在叶修头上揉来揉去的,那感觉挺有趣的,于是他也不顾着擦干头发了,专注地揉叶修。揉着揉着毛巾就滑到了叶修的脸侧,方锐干脆揉起了叶修的脸。

  “喂喂!”叶修皱着眉头抗议。

  方锐根本不理,又多揉了两下,还冲着叶修傻乎乎地笑。

  “行了行了别擦了。”叶修扯过毛巾来,丢到一边,突然眯着眼睛深深地看了方锐一眼。

  气氛突然被叶修这深沉的一眼闹得庄重了起来,方锐也有点严肃地看着叶修。

  “方锐,”叶修却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现在喝醉了吗?”

  方锐不明白叶修问这个干嘛,又觉得自己刚才在雨里的奔跑已经不能更清醒了,于是回答,“没有!酒醒了!我特别清醒,不信我现在可以给你弹一整首童年!”

  “啧!”叶修的眼神顿时变成了一种复杂的嫌弃,抓起方锐刚才给他找出来的雨伞,挥了挥手说,“我先走了,明天还要跟魏琛那货改剧本呢!”



=======

一过年暖光就会有新进展了!所以再让方锐迟钝一下好了!

别说你们急,我自己写着都有点着急,可还是忍不住欺负了他一下!

评论(14)
热度(138)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