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三十四

34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方锐连连摆手,“我请魏导您吃饭还需要理由吗?”

  魏琛看方锐的表情就像在看那种被抓现场的作弊学生,方锐后面的话顿时说不出口了,就特尴尬地在那里梗着,动都不敢多动。

  最后魏琛叹了一口气,“看来你是听说了。”

  “听说什么?”方锐顿时紧张了起来。

  “我辞职了啊!辞职了,不干了,跟老叶子玩音乐去了。”

  说这话的时候魏琛点了根烟,美美地抽着,眼睛眯了起来,眼角满满挤出了一两道笑纹。

  方锐突然觉得,在那一刻魏琛突然一点都不像个道上混的黑社会了——像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黑社会。

  于是后面的话他再问不出来,一言不发给魏琛买了两瓶啤的,在桌子上磕开了,两个人特别豪情地对瓶吹了。

  

  两天后,魏琛从学校分给年轻老师的公寓楼里搬了出来。临走的时候他把自己那条洗到发白的蓝床单拿了出来,拿着旧牙刷沾着墨水就挥毫了起来。

  向前走,不回头!

  最后那个叹号他直接用手抹了上去,拳头沾了墨,击在床单上,构成了最后的那一个点。

  而后他美美地把床单挂了出来,就像每一个从这所学校走出去的学生一样。

  “当年赶上奥运会了,没让挂。”魏琛解释着,“总算补上了。”

  叶修也笑呵呵的,往上面挂了一包烟。

  “这么浪费呢,”魏琛马上把那包烟夺了回来,把自己抽剩下的烟头给贴了上去。

  几个人下了楼还仰着头看着那条蓝床单。没看多久,就被夏日毒辣的阳光照得眼睛疼。

  而那条床单在公寓楼挂了有半天时间,就被收回去了。晚上路过的时候,方锐看着空荡荡的墙面还挺唏嘘的,站了好一会儿……就去吃烤羊肉串去了。

    

  三天后,魏琛的消息来了,微电影确认要拍,据说土豪楼冠宁还找了个业内挺有名的微电影团队,目前正在确认剧本。长长的信息往后翻去,魏琛却把一个特别艰巨的任务交给了方锐。

  “老叶不同意,你劝劝他。”

  “等等,为啥是我?”

  “要是老叶不爽打你一顿,对我们乐队没啥损失。”

  “卧槽!”

  “对了,他要是真打你,你可别还手啊!”

  “卧了个大槽!”

  其实叶修为什么始终不愿意拍微电影,方锐也挺难理解的。在他看来,既然叶修敢把自己的音乐公之于众,也就是愿意把自己的经历、想法、心情公之于众,那么一小段过去的故事,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不应该惹来这么大反应。

  因此方锐才会剑走偏锋地觉得问题出在那个素未谋面的吴雪峰身上。

  之前没来得及问魏琛,看来这次得直接问问叶修本人了。

  

  当天,在魏琛的暗示、安排与挤眉弄眼下,方锐就被赶去和叶修独处一室了。

  好像生怕方锐放不开,豁不出脸面求叶修,魏琛还把兴欣乐队的其他人都调走吃宵夜去。临走前,魏琛还特别给了方锐一瓶酒,据说喝醉的人容易松口。

  但方锐觉得,喝醉的人更容易被套话才对。

  小房间里,叶修正十分专注地修改几句歌词,来来去去的,始终不满意的样子。方锐听得出来,就是前几天他写得那首“新闻联播”。不过现在歌词正常多了,真的变成了一首小小的、暧昧的情歌。什么情啊爱啊心花啊怒放啊,叶修唱得声音颇小,更像是一种呢喃的低语,随着他手指间拨弄的琴弦流出来,顿时那些情啊爱啊心花啊怒放啊,就在方锐的小心脏里生根发芽。

  在小房间里听叶修对他一个人唱情歌,这待遇,方锐顿时有点把持不住。原本是想灌醉他套话,被这叶修呢喃着的几句唱词,立马就壮起色胆来,想要的早不止这些。

  他再看了看自己手里那瓶酒。

  老魏,虽然您不再是咱班导了,可是您对学生可真是仗义啊!方锐一边开酒瓶一边感激地想。

  “咳咳。”方锐拎着酒瓶就上去了。可是喊完又觉得不太对,难道直接就跟叶修说咱俩喝点?这跟明着说我对你有阴谋有啥区别?!

  可是喊都喊了,那边叶修都转过头来了,不说也不行啊!方锐突然灵机一动,把酒瓶往叶修手里一塞,特别郑重其事地说,“今天我过生日。”

  叶修瞪大眼睛看了方锐几眼,微微一笑,“祝你生日快乐啊!”

  “这么晚了,生日餐就请不了了,我就请你喝酒吧!”方锐说话不打草稿地说。

  叶修对着那一瓶啤酒皱了皱眉。他到底是不胜酒力,平时能不喝就不喝。可是方锐就坐在他面前,用平生最真诚最真诚地眼神看着他,使劲暗示他:为了咱俩的友情,干杯!

  于是叶修还真的端起了酒瓶,“那祝你生日快乐。”

  

  而酒又是一种神奇的东西,你一旦喝下第一杯,就很难拒绝第二杯,第三杯。方锐和叶修就被这一瓶啤酒喝了个微醺,方锐也不坐叶修面前了,一屁股坐在了他的身边,肩靠肩地凑在一起。

  他知道叶修提过,他一喝酒就会变成接吻狂魔,那么现在这种场合,这种微醺的状态,这没人打搅的时机,他要是不主动一把,岂不是太浪费机会了?天理不容啊!

  可是方锐又紧张。以前他醉酒时候是怎么亲人的,这一点是完全没印象啊!要是亲错了方法,被人发现了区别可怎么办?!而且演醉酒可怎么演啊,难道从现在就开始耍酒疯吗?之前他都是怎么进入状态的啊!靠靠靠!想不出来啊,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啊!

  最后,方锐视死如归了,不就亲吗!管他呢!亲了!

  于是方锐一转身,双手握住叶修的双肩,也不顾自己的眼神有多明亮表情有多狰狞,双唇微张的样子有多么傻兮兮。

  可是他还没凑呢,叶修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烟来,一下就叼嘴上了。

  “怎么着,老魏交代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

  

  卧槽!

  卧槽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敢情他都知道!

  方锐顿时缩了,心底里那股气顿时泄了,黏儿了吧唧的呆坐回去,对着叶修十分无奈地摇了摇头,“魏琛就是让我劝你出演那个微电影。”

  “那你呢,你什么想法?”

  叶修看着方锐,他俩此时的距离不远也不近,差不多能被他喷出来的烟迷了眼,却又闻不到彼此的酒味。按照阵法,这种距离大概能叫“进可攻、退可守”。方锐一听叶修这个问题,心中顿时一梗,脑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却是——他这是在暗示我进呢,还是在暗示我退呢?

  于是方锐沉思了半分钟,最后还是被那个好奇了许久的问题给打败了。

  “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意演呢?”

  叶修眨了眨眼,眼神说不出的微妙。然后他使劲吸了一口烟,对着方锐的脸上使劲一喷。白腾腾的烟雾顿时让方锐呛得直咳嗽,方锐纳闷,这个问题就这么不该问,还让叶修这么教训他?!

  


评论(10)
热度(118)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