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方叶]暖光-二十八

28

  

  挂科的威胁终于让方锐短暂地从对叶修的牵肠挂肚中脱离出来。他胆战心惊地跑去图书馆的机房上了网,抖着手才点开查看成绩的链接。

  成绩真的已经出来了,方锐把成绩单从头看到尾,再从尾扫到头,心脏好像也跟着从狂跳到静止,从静止到狂跳。

  反复看了好几次,他把鼠标一甩,差点仰天长笑出声来。

  居然!全过!连特么的高数都没挂!

  方锐也是万万没想到学霸之神也能眷顾于他,于是更相信了之前那个想法:自从有了你,生命中都是奇迹?

  带着幸灾乐祸,方锐飞快把自己全部通过的消息发给了吴羽策,小吴同志秒回一个字:操!

  全部课程低空飞过的成绩虽然不算好看,但对于方锐来说,也是值得庆祝一下的事。方锐乐滋滋地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想着一会儿是去东门外吃顿铁板烧烤呢,还是去西门吃顿沸腾鱼。

  结果他从镜子里看着自己湿漉漉的脸,突然一阵背后发凉,再一低头——被叶修写在手心里的那几个字早就消失得一干二净了!

  卧槽!刚刚得知全过的喜悦被浇了个透心凉,方锐那叫一个欲哭无泪,一瞬间好想重新读档,倒回刚才再让叶修握着他的手写上一回。

  当然叶修早就坐着魏琛的车回他们的录音棚继续奋斗他们的未来了,站在洗手间大镜子前的方锐只能暗自怀念:至少我也曾经拥有过。

  当然,庆祝的饭还是得吃,只是沸腾鱼迅速降级变成了街边的烤鱿鱼。方锐坐在街边,举着一大个鱿鱼吃得满嘴是油,还使劲伸长脖子看马路对面。对面的兴欣网吧还没亮起霓虹灯,更别提网吧后面暂时没人的那几间房。

  可方锐就算想看看,看看就心安。

  

  而后又是好几天,兴欣乐队音讯全无。

  方锐发誓等叶修回来就问他要个手机号,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再见不到叶修的面、听不到叶修的动静,他就快饥渴死掉了!

  确确实实是饥渴,各种意义上的饥渴。

  在见不到叶修的这几天里,方锐做了好几件事。因为不再需要自己买吉他,他用之前攒的钱和暑假打工挣的钱凑了凑,给自己添了台台式机,还把网线给折腾好了。这样一来,他再不用去图书馆排队找那些上网座位。

  然后,他给自己的台式机里下了好几个G的教程。

  没错,爱情动作片教程。更具体地说,是没有一个妹子出现的爱情动作片教程。

  选教程的时候方锐也格外注意,专门找那些皮肤白的,身形修长的,脸看上去不那么精神可又显得特嘲讽的,当然如果有玩乐队属性的那就更完美了,但是有这种属性的教程简直是可遇不可求。

  方锐千辛万苦才找了个有那么点相似度的。教程开始,那个人穿了一身黑,背对镜头,光是把皮衣脱下来扔地上就让方锐硬了一回。

  大脑内部小剧场瞬间把那个人想象成了叶修,他还记得有一次路上偶遇叶修,他就是穿了件黑色皮衣的,可皮衣好像也没那么合身,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却显得有点颓废的性感。

  镜头里那个人的腿没有叶修笔直,那黑色带铆钉的牛仔裤——好像上次音乐节的时候叶修也穿的是那种。

  其实对于那次的演出服装方锐还给了点意见。当时他的意见就是:紧身点,破个洞!

  结果两个意见都被驳回了。

  那个人里面穿了件极薄的白色T恤,好像能透过T恤看见里面的肤色。这让方锐想到了,要是有一天能和叶修同淋一场雨,没准也会有这效果。想着就带感,方锐光用想象都可以高潮了。

  然后镜头里那个人转过身来,小方锐瞬间蔫了——因为那个人不是叶修,方锐内心的小幻想被戳破了。

  方锐怒关视频,躺回床上继续他对叶修的意淫。他依旧记得那一天叶修是怎样躺在他的床上熟睡的,于是方锐缓缓地、缓缓地摆出和叶修相似的姿势,好像就这样能把之前的叶修抱在怀里一样。

  可能就是这件事加重了方锐的性幻想,他不禁想让叶修如视频里那样脱掉衣服,蹬下牛仔裤,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隔着内裤看出里面半勃的形状,告诉他面前的方锐,他对方锐是有欲望的。

  想着这一幕,小方锐又挣扎着精神起来。这么短的时间内硬硬软软,谅方锐年轻也很是顶不住,草草撸过一回,他就精疲力尽地睡倒了。

  从水房洗漱回来的吴羽策看到方锐睡倒的样子,“啧”了一声。

  “怎么今天不看小黄片了?”吴羽策问。

  方锐顿时后背发凉地惊醒,看着吴羽策一脸的审视。

  “看什么看,我又没偷看你屏幕,下回看小电影换个好耳机,你那耳机漏音。”吴羽策说。

  方锐稍微松了口气,还是嘴硬,“我不是……我就是……看个新鲜。”

  “谁不是看个新鲜啊,不过你下的小电影是哪儿出的啊,怎么那妹子叫得那么粗野?”

  方锐看着吴羽策,狠狠心答到,“尼日利亚的。”

  吴羽策惊呆,看着方锐老半天,缓缓说了句,“方锐,你口味可真重。”

  方锐汗颜,暗道好险。不过这样的瞎话也能信,也真难为吴羽策了——小吴同志你还是真没见过世面啊!

  

  这天入睡的时候,方锐无与伦比地思念叶修。他觉得日子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回头他真要成为全年级看片不看日欧美,专门看老黑的神人了。

  说来也神奇,上天好像就真的听见了方锐的许愿。

  这天方锐洗完澡去澡堂后面的麻辣烫店买烫韭菜,替自家小兄弟补补。

  “老板,来笼小笼。”隔壁传来一个特耳熟的声音。方锐一转头,看见了叶修。

  叶修也是一副刚洗完澡的样子,头发湿漉漉的,身上那件大白T恤也不知道是借了谁的,根本不合身,露出了锁骨已经挂在脖子上的某个小吊牌。之前方锐没记得叶修戴这些,皮绳穿着的金属吊牌怎么看都像有某种暗示——好吧,经过这几天的密集补课,对方锐来说,叶修脖子上无论戴个什么,他都会往那方面想了。

  似乎也发现了方锐,叶修拎着几个包子像方锐走来。

  “吃麻辣烫呢?”叶修跟老熟人似的和方锐打招呼。

  “买包子呢?”方锐也很没营养地问无聊的话,眼神却使劲往叶修脖子上的小牌子上看。

  “这个啊,”似乎发现了方锐的好奇心,也许拿起来给方锐看了看,“楼少说我们乐队也得弄点LOGO,就找人设计了个,顺便做了点限量版小纪念品。”

  银色的牌子上,刻着一个稍显复杂的小图案,两把刀构成的依稀是个变形的X,又像是变化的汉字兴。

  “怎么样?”叶修询问。

  “好看,好看,好看。”方锐连说了好几个,可就只有第一个好看是说给吊牌的,剩下全都是偷偷摸摸夸叶修的。

  可是叶修没听出来,他乐滋滋地又把吊牌翻了回去,偷偷藏起了那个兴欣得小标志。

  “再夸好看也没用,这玩意儿就赶工做了几个,队里一人一个,没你的份。”叶修一脸显摆地说。

  


-----------

回头要做个暖光的目录了

评论(10)
热度(155)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