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吴叶]Shining Days-上

阅读说明:


1750粉丝点文, @Drogheda 

11赛季退役领队设定,11赛季吴副队回国大学老师设定

傻白甜,日一日,刷真爱,闪瞎眼


00

决定退役那一天,叶修借了个手机给吴雪峰打了个电话。虽然做了这个决定有一阵子了,但是真到了这一天,心情还是特别复杂。

那一刻隔着大洋彼岸,吴雪峰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笑。

“我要回国了。”

“恩?什么时候?”

“下周毕业典礼之后,我就回来。”

“到H市?”

“恩。”

“从你那儿到H市,得坐多久飞机啊?”

“先坐1个多小时到巴黎,巴黎呆3个小时,之后10个多小时回国。”

“哈哈,你这旅途真长啊。”

“恩,你也是。”

叶修狠狠地吸了一口烟。

10年荣耀,真的是一段很长很长的旅途,然而到了今天,终于进了终点站。


01

等到中国荣耀代表队捧着奖杯兴高采烈回来的时候,吴雪峰已经在H市安顿好了自己。在大学里找了个位置,办完了人才引进的手续,确定了研究方向,还好好地请了教研室的新同事吃了顿饭。

室主任笑眯眯地拍着吴雪峰的肩膀说,“吴博士那可是海归的高材生,咱教研室的高水平论文指标可等着你完成呢!”

吴雪峰也乐呵呵地端起酒杯和他相碰,客客气气地说着,“不敢不敢,我还多向主任向各位老师学习。”

一顿饭吃得客客气气,未来的暗潮汹涌竞争关系合作不合作,在一顿饭之间粉饰得极为太平。最后吴雪峰喝得有点多,跑出包厢呼吸点新鲜空气,大堂的电视里正在播出中国荣耀代表队载誉而归的画面,叶领队和省领导握着手,虽然叶领队穿着国家队的统一正装,但还是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吴雪峰微笑着看完,心里满溢着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就好像内心在何处漂浮,永远沉不下来。


第二个月,吴雪峰退了学校分给他的小单身公寓,在学校附近租了个房子。H市的房价向来寸土寸金,租房的价格也颇为不菲,然而吴雪峰总觉得有这个必要。

搬完家他给位于B市的叶修打了个电话,国家队新领队不能没有手机,但叶修就敢隔三差五的不开机,吴雪峰也常常打不通他的电话。不过那次挺巧,电话一拨,响两声,那边就接了。

“喂?”叶修的语气听上去有点轻松自在的样子,“什么事啊,老吴。”

吴雪峰絮絮叨叨的把租房子的事情说完了,叶修有一句没一句的插着嘴。本来一件小事,讲了10多分钟长途。

最后吴雪峰问,“什么时候住过来。”

电话那边猛地一静,片刻才有了声息。

“下周吧,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


竞技网游本就是一个挺冷门的体育范畴,虽然才为国争了光,但是具体要归属到体育总局那个部门,这就成了问题。体育总局的局长又跟叶家挺熟,之前一个电话就把叶修请出了山,现在满载而归就把他一脚踹开,这也说不过去。只好找了间还算过得去的办公室,摆好了电话装好了系统,让叶领队每天过来,美其名曰考察各站队的竞技水准,实际就是每天过来打游戏祸害全荣耀。于是当叶修说,他打算去各个站队实地考察一下水准的时候,局长的内心差点唱起了“咱老百姓今儿真高兴”,只差没有敲锣打鼓点鞭炮地欢送叶领队了。

叶修本就是心思通透的人,看着局长这么高兴,也乐呵呵地握着局长的手,发自内心的微笑着说,“放心吧局长,不到万不得已我一定不会回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局长一没留神,把真心话给抖了出来。


02

叶修到H市,是上午10点半——他买了最早的那一班航班。叶修不是职业选手的时候,那作息整得,几乎就是一英国时间,差不多跟吴雪峰一起睡觉,一起起床。成领队虽然没这么夸张,可到底也不是早睡早起的料。

吴雪峰看着叶修发过来的机票信息,心底就冒出了一个甜滋滋的微笑——这总有点归心似箭的意思。

分离的时间,满打满算,也有7年零4个月。习惯了两地分别,一日不见倒也不觉得。可是一旦约好了重逢,每等一刻都是漫长的。

他们没有说过想念,但是他们都知道彼此的想念。


吴雪峰到了机场接叶修,车也是才买的二手车,有点年头了,发动机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点漏油,发动前有点汽油味道。叶修哎呦哎呦地赶紧把烟掐了,说哥可别把你这车点着了,回头咱俩这一上新闻啊,这可是大事啊。

吴雪峰笑眯眯地看着他不说话。

“老吴。”叶修被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哥脸上有东西?”

“有,我帮你弄掉。”说着吴雪峰按着他的脖颈,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嘴唇和面颊的接触是双倍的柔软,叶修呼吸一滞,整个人都僵了,嘴上却又不服输,呵呵笑着说着,“怎么着,出国几年还变纯情了?”

吴雪峰哑着嗓子叹气,“亲别的地方,我们今天就回不去了。”

车里的空气陡然变得浓郁,叶修只好打开车窗。9月底有点凉意的风呼啦啦地吹到脸上,却一点都不能让他冷静下来。

相信吴雪峰也是如此,他全程看着前方的路,那表情认真的,几乎要把前面的路面瞪出两个窟窿。


而后叶修忘记记下吴雪峰的停车库位置,忘记记他是从哪个楼梯口进的门,忘记记吴雪峰按下的是哪个楼层。荣耀的教科书放在现实世界里也是记路的天才,可是吴雪峰租的房子让他再走一次一定抓瞎。

理智似乎有了一个断层,下一刻他被吴雪峰压在坚硬的门板上亲吻。舌头抵舌头,谁也不肯退让地想要侵犯对方的口腔。最后到底是吴雪峰的身高优势起了决定性作用,叶修被按住后脑勺,强迫地仰着头迎接着热辣的亲吻,来不及被吞下的两个人的津液顺着嘴角流下,脖子的潮湿和自身的缺氧都让叶修很是不爽,最后他也不管不顾,干脆牙关一合。

吴雪峰捧着嘴特无奈地看着叶修,叶修喘得跟跑了马拉松似的,眼前都有点发黑。两个人估计也没想到,好端端的情人见面,居然因为接吻来了个小冷战。但是秒针还没来得急跑完一圈,冷战就结束了,他们的双唇就跟被吸住了一样又贴在了一起。这一次来得温柔多了,叶修被亲得痒痒的,一边笑一边用舌头在吴雪峰的唇齿间磨蹭着,如同幼稚的挑衅。最后挑衅的舌头被吴雪峰含住使劲一吸,这次轮到叶修捂着嘴说不出话了。

“至于吗?”吃饭的时候两个人的嘴巴都是肿着的,叶修拿着筷子刷刷刷地戳着红烧牛肉面,感觉面前若是吴雪峰,他定能拿两根筷子使出一套散人连打。

吴雪峰给叶修多夹了两块牛肉,“快吃。”

“催什么?”

“你吃完,我好吃你。”

“靠!”叶修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出国一趟,垃圾话水平见长啊。”

吴雪峰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叶修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还是闭嘴比较好。

毕竟有些东西也是需要多加练习的,在没有人知道的情况下,他们的双人对练……还真是想起来都让叶修觉得尾椎骨都发麻。


03

那是怎样腥风血雨的一夜。叶修充分感受到了现实世界里被一键换装的羞耻感,发誓下次一定要一件一件的给君莫笑换装备,绝对不用快捷键。吴雪峰拉着叶修从沙发上开始做起,跟地道战似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憋了这么多年的情感在这一刻变成了一座活火山,那个火山喷发就喷一股热流啊?!吴讲师说他明天不上班,至于叶领队,他明天可以试试看在床上办公,吴雪峰新配好了高端笔记本,早就在这儿等着他呢。

叶修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后半夜下了雨,他趴在玻璃窗上,看着外面的大雨敲打着窗玻璃,以及被压在窗户上自己被操弄得神情恍惚的脸。他已经被做得彻底精疲力竭了,额头抵在玻璃上,只能哑哑地喘息着。最后连喘息声都发不出来,那声音也被吴雪峰用亲吻没收了。


回想起来,上一次做爱还是在7、8年前。19岁正是精力旺盛身体敏感容易沉迷于情欲的年龄段,哪怕是叶修也不例外。那一年过年,叶修没回家,吴雪峰家就在H市也干脆晚回去了几天,两个人守着没有别人的新宿舍,把每一个角落都做了个遍。

“适应新地图嘛!”叶修很坦然。

“还有新打法。”嘉世副队长给补充了一下,说着他把细得跟竹竿儿似的小队长抱在怀里,换了个体位。

对于做爱这件事,叶修还真是来得直接了当不害羞。吴雪峰甚至隐隐地怀疑过他是不是拿着自己做过攻略,有一段时间眼看着叶修会各种刺激他一下,比如连着亲他的脖子好几下,换着方向亲吻他的手,或者……尝试口交这种颇有难度的技巧。

第一次被口交,吴雪峰看着以臣服姿态跪在他面前的小队长,内心受到的冲击震荡可不小。结果来不及把性器抽出来,吴雪峰就特狼狈地射了叶修一脸,精液刺激到了眼睛,害得叶修的一只眼睛红了一整天。吴雪峰那一整天看着叶修的眼睛都下腹冒火,这家伙还跟没事人一样照着镜子,乐呵呵地说,“老吴,你看我这眼睛肿了,是不是跟那个叫什么……王大眼的微草新魔道差不多了啊?”

叶修一定永远都猜不到自己在吴雪峰心中,占据了多大的地位。正如吴雪峰也猜不到自己在叶修心中,值几分之一个荣耀。

但是没关系,都没关系。

那一年的大年初二,吴雪峰吮吸着叶修的脖子留下了一个扎眼的很难被挡住的吻痕。性器在心爱的队长体内达到高潮,火热的精液留在了他身体的最深吃,暗示着这一段感情里的接纳与占有。

叶修埋下头去微笑着与他共吻,连呼吸的频率都是接近的,心跳声也变成了同一个。

他们是最好的搭档,最默契的组合,最强大嘉世的正副队长。

还有,最深爱的情人。


而后他们相拥而坐,直到叶修脚抽筋,直到吴雪峰大腿麻,两个人跟复健一样艰难地走回房间,又来了一发。

叶修做完揉着太阳穴很是苦恼。

“我们这样纵欲,不太好吧?”

吴雪峰拨弄着小队长有点长的头发,低低应了一声。

“要不到夺冠之前,咱还是忍忍?”叶修又提议。

“都听你的。”吴雪峰温柔着笑着,用一只胳膊把支起身体的叶修按回床上,“快睡觉,晚安。”


后来的日子,他们真要给彼此的忍耐力都点32个赞。他们同床共枕,还真没做过,无从发泄的欲望都变成了荣耀里的无尽奋斗。那一年繁花血景刷爆了时髦值,但是一叶之秋气冲云水的秋水组合也不差,甚至隐隐还有后来居上的那点意思。

一天训练之后,吴雪峰稍显疲惫地做着手操,叶修在他旁边写写画画,是在做下一场比赛的战前分析。似乎感觉到了吴雪峰的目光,叶修叼着支铅笔侧过脸来对他扬起了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下一场比赛,微草/霸图/蓝雨/百花/皇风没戏了。”

一个人在国外的那段日子里,吴雪峰每次梦起这一段,就打从心底里觉得安心。那段日子虽然在别人看来是吴雪峰不务正业年少轻狂的叛逆与任性,但是吴雪峰从来没有后悔过。只要回忆着记忆里叶修那个闪亮的笑容,吴雪峰都觉得自己这三年特别值。

大概是因为某个人的存在,一切都是闪闪发光的,灿烂如晨星,璀璨如钻石。


-明天再日-

标签:吴叶
评论(18)
热度(211)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