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周叶]雪山之上-之半山腰

昨天晚上太困发现少写了一段_(:з」∠)_


03

赫尔斯山是整个大陆最高的几座山之一,要登上山顶总是需要一些时间。清晨周泽楷看著叶修熟练地把帐篷收回行囊,一个晚上才瘪下去的行囊再一次变得鼓鼓囊囊,叶修微笑著看著年轻的骑士,他知道周泽楷不会不帮这个忙。


叶修对于这座山的熟悉程度远超周泽楷的想象,事实上他们正在走一条最为轻松安全的道路。要登上被大雪封锁的高山,绝对不止是路程上的问题,更可怕的也许是雪崩。这个道理周泽楷懂,叶修应该更懂,他的脚步轻极了,在雪地留下浅浅的足印。周泽楷跟着他的足迹前行时,总是会陷进厚厚的雪层之中。

“哦,忘了。”

叶修转过身来,手这么一挥。周泽楷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陡然轻灵了起来,连身后的沉重行囊都变得轻便多了。

“只是一个轻便魔法。”叶修笑了笑。

法师会的魔法千变万化,周泽楷也不知道自己自从遇到叶修以来,看见他使用过多少。一般说来一个法师能学会的魔法并不可能太多,毕竟对于魔法来说,只有透彻的理解才能展现其全部的能力。用一句老话来说:这个世界的魔法无处不在,只是等着人去发现。

而叶修,会的魔法也未免太多了。


大概是上路之后的第三天,风雪仍未停,越往山上走,气温就越发的低,冰冷到让人的骨头缝里都是寒意。叶修终于放弃了用自己的法师长袍捂自己,换了一个火系的温暖魔法。浅橙色的光球把他们两个一起罩住,因为魔法的范围并不算太大,于是他们不得不肩并肩走得极近。近到手臂都蹭到了一起,手背会不小心的互相摩擦。

周泽楷有些紧张。


年轻的骑士团首席拥有无可挑剔的技术和英俊过人的外表,唯一的缺点,是他过分内敛腼腆的性格。骑士团的一些社交场合,他能不出席就不出席,即便出席也往往是一个人默默地呆在角落,或是数个小时维持着一样的微笑,看似亲和却是疏离地站在人群之中。

周泽楷从未认真想过自己应该如何和陌生人相处,直到有一天他决定和一个法师开示一段共同的旅程。

“抱歉。”

这是周泽楷不小心撞了叶修一下。

“对不起。”

这是周泽楷的手不小心和叶修的手碰到了一起。

——似乎是生怕惹来法师一切的不快。


“小周你永远这么客气?”叶修侧过头去看他,浅橙色的光照在他的侧脸上,把寒冷白雪的光都染上了几分暖色。

“……前辈。”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呆呆地看着他。

“告诉你一个好办法。”叶修眼睛里的笑意又冒了出来。

骑士握剑的右手被抬了起来,架到了叶修的另一侧的肩膀上,法师也本想用相同的方式勾搭住骑士的肩膀,奈何周泽楷比他略高一点,他嫌抬手太累,只能这样算了。

这般勾肩搭背的姿势,也并非没有发生过,周泽楷也曾经这样扛着酒醉的朋友回家。可是把旁边这个人换成叶修,他却连迈步都觉得别扭,自己紧张得半边手臂都麻了,全身僵硬得像是一块石头。


叶修,叶修,叶修。

他满脑子都是这样一次词。

原本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字眼,如今却变成了一种带着魔法的、暧昧的、缱绻的、会在唇齿间停留的,一个名字。


“这样似乎顺多了。”叶修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似乎没有发现这样的姿势让两个人显得过分亲昵了。叶修好像并不在意过多的肢体接触,这一点和周泽楷正好相反。因此他不知道自己的突发奇想会让旁边的骑士先生忘记了怎么走路,左脚绊右脚地在雪地里一个踉跄。

于是他就连带着叶修,一起摔了下去。


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雪也是温暖的,橙色的温暖魔法尽职尽责地笼罩着他们,若是叶修法力足够,他们可以就这样躺在原地看雪山上独一无二的天空。

叶修没想到骑士大人还会发生平地摔跤这种事,笑意凝在嘴角,似乎等待着一次剧烈的爆发,却又不敢发出动静,于是肩膀狂抖着。

“抱歉。”周泽楷垂着脑袋,伸手把叶修拉了起来。


大概也是温暖魔法的效果吧。

周泽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想,叶修的手,是温暖的。


04

接触得久了,他虽然很相信叶修,但周泽楷还是忍不住猜测起了叶修的真实身份。

他知道这个人一定不简单。

因为每次他看着叶修的眼睛,明明是懒散的眼神里却有着一种别样的神采,好像雨过天晴,穿过厚厚云层的那第一道光。

照亮世界。


而那个真相,也果然就在路上等着他们。


雪山的夜晚总是只有风雪的声音,这一个晚上,留给他们过夜的山洞也不复存在,叶修只能领着他找到了一个背风的凹处。他也终于停止了每天洗澡的习惯,也放弃了煮面条,换成了加热那些发苦的硬面包块。不过,配上了香喷喷的融化后的黄油,面包块也没有那么难以下咽。

有香喷喷的美食和温暖的帐篷,以及靠在一边翻看那本旧书的叶修,雪夜看上去也没有那么难捱。

“不是的。”周泽楷突然起了一个话头。他很少主动开口,这一次说话也让叶修颇为吃惊。而他说的这句话,无头无尾,让叶修很是难猜。

“前辈,你骗人。”周泽楷指了指叶修手中的书。

叶修愣了愣,突然哈哈大笑。

“你还真相信到现在?”

周泽楷皱着眉头不吭声。

“这不过就是一本普通的魔法书。”叶修抬了抬手,“不过对于我来说,可是最好的、最让我兴奋的书了。”

……难怪爱不释手。

周泽楷知道这种感觉,就好像用剑的他学会了新的招式,也一样沉醉其中,连睡觉手中都好像握着剑。


这也确实是周泽楷觉得叶修亲近的原因。

真是奇妙,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有什么人能理解你,你一直期待着在某天,在某处,你会遇到这个人。

而此刻,这个人已经在周泽楷的眼前。

那一刻周泽楷心思起伏不定,虽不知该如何表述,但已然觉得叶修是他生命中举足轻重的某个人。

这个想法如此坚定,只通过4个夜晚,就被他固执地相信了。


可就在这个柔软而温暖的时刻,一个陌生的声音突然蹦进了他们的耳朵里。

“叶秋!!!滚出来!!!”

周泽楷猛地一呆。

“果然追来了。”叶修微微叹了一口气。

“叶秋?”周泽楷反问。

“是我。”叶修倒也没有隐瞒,“不过具体说来,这应该是我弟弟的名字,以及我的……曾用名。”



-TBC-

卡文卡吐了,有点短,三更结束的梦想又破灭了。

明天再给大家回复,谢谢大家的留言>3<

标签:周叶
评论(8)
热度(146)
  1. zzfhqsm一只裳裳 转载了此文字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