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裳裳

[周叶]雪山之上-之上

阅读说明:


拖了好几个月的750粉丝点文,点文的GN @Mochi 大概已经不会记得这一篇了吧,不过欠债要还啊_(:з」∠)_,总之我还是写了。

GN点的文是西幻的周叶,考虑到我基本没有写过西幻也很不会设定情节,所以这一篇的警告要加黑。

OOC、雷、西幻不知所云、设定废柴请勿深究。


雪山之上


00


他们相遇于风雪中的小酒吧。

赫尔斯山之下的这家小酒吧已经连续一周爆满了,老板虽不知道这座废弃已久的小镇为何突然受到了旅者与勇士的青睐,只是更多的客人带来了更多的收入,他也乐滋滋地享受着难能可贵的繁忙。

周泽楷走进小旅社只是为了喝上一杯热茶,外面的风雪实在太冷,还没有到12月就大雪纷飞,把每个行人的鼻子耳朵都冻得通红。

作为赫尔斯山脚下唯一的一家酒吧,空出来的座位已经不多了,在拥挤空间里忙碌穿梭的女服务员随手一挥,示意周泽楷随便找地方坐。周泽楷皱着眉头,从一大堆已经喝到醉醺醺的吵闹人群之间艰难地挤到了角落,终于在最靠近墙壁和壁炉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空位子。

桌子的对面已经坐了一个男人了。男人的黑发似乎是刚刚被风雪吹过,看上去乱糟糟的,有一点懒散,黑色的法师长袍看上去并没有被认真收拾过,还有着皱痕。男人叼着一小块姜汁饼干,旁边放着一大杯热腾腾的奶茶,壁炉的火光照得他的脸时明时暗,可看上去却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周泽楷并不擅长和生人说话,站在这个男人面前迟疑了好久,却还是没有开口。

“是想和我拼桌吗?”男人倒是先说话了。

“……对。”周泽楷点了点头。

“那么请坐吧,骑士先生。”男人摊开手,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壁炉边上是整个小屋最温暖的位置了,火焰在壁炉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大概在燃烧着一根不好烧掉的木头。

短发女服务员穿过人群挤到周泽楷身边,俯下身低声问他想要点什么。骑士的目光不离法师,回应道,“和他一样。”

“对不起先生,我想我们的牛奶已经用完了。”女服务员做出了遗憾的表情,“要不试试红茶?”

“好。”周泽楷点了点头。


红茶很快就端了上来,配着加热后的硬面包,他皱着眉头对付着硬面包,发现这面包远比外面的风雪更难打败,就算是周泽楷,也被这面包折磨得狼狈不堪。

“需要刀叉吗?”黑发法师微笑着问。

“……谢谢。”

法师正想把自己面前的刀叉推过去,似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拿起一边的餐巾,换过没有使用的一面,仔细地擦拭起来。虽然他把自己的外表弄得有些乱糟糟,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动作依旧是难以掩饰的优雅,修长的手指纤细却有力,握着暗红色餐巾,衬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性感。

周泽楷看得有些口干舌燥,甚至接过刀叉的时候,手指都与这个男人的手指接触上了。

触感是温暖的,指腹上依稀有着薄茧,大概是长期握住法杖形成的。周泽楷不好意思地对男人笑了笑,男人则对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并不在意这一切。

男人手边放着一本厚厚的书,似乎是被人翻过许多次,边角都卷了起来。似乎发现了周泽楷好奇的目光,法师轻轻一笑,手指在暗色牛皮封面上敲了敲。

“这本可是我们法师之间流传的密书。”法师故作神秘地凑上去说,“你知道里面写的是什么吗?”

周泽楷摇头。

似乎是被年轻骑士脸上的紧张与生涩挑起了兴致,法师的表情里有了一丝玩味,只听见他压低了声音,故意把语气放得暧昧,“是……肉欲之事。”

周泽楷愣住了,他低头看着书封面上的魔法阵,露出并不相信的神情。

“虽然法师们都喜欢折腾这些魔法的事情,但是我们也经常用秘文写一点有趣的东西。你知道的,法师也是人啊,也需要解决一些生理问题。又有什么比用魔法文字写就的色情书,更能挑起我们的欲望呢?”

黑发男子脸上神秘又懒散的表情,看得周泽楷口干舌燥。

他是从少年时代就从骑士团成长起来了,生涯里研究的最多的就是使用兵器和执行任务。他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人,也包括法师,只是像眼前这样的人,他从来没有遇到过。

虽然依旧不能相信男人所说的话,但是骑士忍不住想象了起来,想象这个男人手中的书卷,里面有多么香艳的场景。就跟早几年他被人塞过的“很厉害”的书籍一样,挑逗且火辣。

一时记忆中色情文字的主角又变成眼前的男子,在他面前缓缓跪下,黑色的法师长袍更加不整齐,从他单薄的肩膀上滑落一半,露出光裸肩膀的诱惑弧度。他那纤长有力的手指隔着布料按摩着他的敏感之处,摊开的手掌一把按住蠢蠢欲动的某样器官,描摹着它有多大多昂扬多炽热。

周泽楷甚至没注意自己正直愣愣的,如同看着猎物一般看着面前的男子。骑士团学来的风度荡然无存,他这版直勾勾的看着别人,又有多么的失礼。

手中的硬面包和红茶是什么时候消灭的,他也不知道。直到他看着面前的男人抬起脸来一笑。

“红茶,似乎不错?”

周泽楷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启程了?”

“啊?”周泽楷反应不过来。

“轮回骑士团的骑士,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来这么偏远的边陲小镇的。更何况……”

男人探身上前,不知怎的,他系在腰间的银剑就到了男人手中。

“这把剑,这个徽章。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大概就是今年升任的,轮回骑士团首席骑士?周泽楷?”

周泽楷脸上的表情越发僵硬了,充分应证了男人的猜测。

“你还真如传闻一样不爱说话啊,小周。”男人笑了笑,一脸轻松地把银剑递了回去。似乎这片大陆上最顶级的骑士团,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一般。

“……名字。”周泽楷突然说。

“什么?”

“您的名字,前辈。”

“哈哈哈哈,”男人突然大笑起来,“骑士不应该称呼一个法师为前辈,而你可以叫我,叶修。”


01

周泽楷并没有听说过叶修这个名字。

然而周泽楷并不认为眼前这个法师就是默默无闻之辈,相反,他觉得这个人有一种异常的气度。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只是打从心底里,周泽楷就承认这个人的实力——虽然他并没有展现任何跟魔法有关的才能。

他们依旧决定一起上山。

这也确实是更为理智的选择,周泽楷此时已知,叶修的目的应该与他一模一样,上山、屠龙。

对于新升任的轮回骑士团的年轻首席来说,单枪匹马干掉一条传说中的龙,一定是非常合适的、证明自己才能的方法。对于历任的首席都是一样,不干一票大的,怎么在未来的日子里另人信服呢?


赫尔斯山曾经是一座火山,而近几年来,凛冽的寒冬却笼罩了这座山。纷飞的白雪跟一片片的小刀吹打在他们的脸上,寒冷的风会从每一个漏风的衣角里灌进来,吹得他们的皮肤隆起一个又一个细小的鸡皮疙瘩。

周泽楷虽然被冻得够呛,却依旧保持着自己骑士的身姿,哪怕叶修交给他保管的行囊确实有些重量。而叶修正被这寒风吹得东倒西歪,此刻周泽楷终于知道他的法师长袍为何会被弄得皱皱巴巴了,叶修恨不得把这件衣服重新改造,把自己的脸也给遮进去,只露出一双眼睛来。但叶修似乎也很满意自己找到了周泽楷这样尽职尽责的苦力,虽然在寒风中走着S形,眼神里却依旧是笑盈盈的。

“叶修前辈。”周泽楷还是执意这样称呼他。

“恩?”从长袍里抖落出一个发闷的声音来。

“你真的相信,有龙?”周泽楷这样问。

“不管有没有,亲眼看看,这就知道了。”叶修这样说。


于这个年代,龙早就成为了一个传说,只存在于各色的旗帜与口口相传的故事里。

所有人都渴望着亲见一条龙,所有人也渴望杀死一条龙。毕竟这意味着传奇、实力、以及龙的宝藏。

赫尔斯山的气候突变,用“寄居了一条龙”来解释,确实十分合理。寒冷的天气意味着这条龙,或许是实力在龙族之中较为弱小的白龙,又大大增加了屠杀的可能性。一时间赫尔斯山成了各色勇士的舞台,他们纷纷上山,去寻找那条龙的踪迹。

只是,在现在这样一个寒冷冬日选择上山,似乎并不是好的选择。两个人只走了一段路,脚步就变得越发缓慢(当然,更多是因为叶修的缘故)。

“我有点后悔离开那家小酒店了。”叶修突然说。

“恩。”周泽楷也同样这样觉得。

“但我们总有一天要出发,不是吗?”

“对。”

“所以……我们什么时候歇歇脚?”

周泽楷被打败了。


叶修甚至熟练地把他领到了一个背风的角落,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叶修从行囊中拿出了一块蛋糕。蛋糕拿在手中片刻,香喷喷的奶油气味就冒了出来,叶修掰开一半递给周泽楷,周泽楷接过来,这才发现蛋糕已经被加热了。

看来和一个法师同行的好处可真是不少。周泽楷的身体迅速有了暖意,而蛋糕早就三下两下被叶修吃了个干净。

“前辈,曾经来过?”周泽楷有点好奇。

“算是吧。”叶修点了点头,“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大的雪,我来这座山只是为了采集一些矿石。”

“很久以前?”

“对,很久以前。”叶修流露出回想过去的神情。

周泽楷不好意思继续问下去,却更加好奇了。看上去叶修前辈是一个有很多过去的人,周泽楷虽然并不特别关注消息与八卦,却也不应该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有点神秘。

或许……不止一点神秘。


短暂的歇息之后,他们选择继续前行。

“或许我们今天晚上要露宿了。”叶修这样说。

在雪山上露宿十分不明智,周泽楷的眉毛极快地皱在了一起。

“放心,我包里带了露宿用的装备。”叶修安慰着。

周泽楷回想了一下后背上行囊的体积,看上去并不像是装了什么大件行李的样子。这八成是一个压缩行囊,法师最喜欢使用的那种,但却是正儿八经的高级货,一般的法师根本用不起,只能艰难的拖着车载着矿石到处跑。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周泽楷觉得自己像是背着一座山前行。

也同样验证了他的想法。


这个叶修,确实不应该是普通人。


02

露宿的地点也是叶修选的,看上去他对这座山真是相当的熟悉,居然可以在被大雪覆盖的大山之中,找到这么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洞。

帐篷被抽了出来,飞快地搭建好,叶修做这一切倒是很熟练。过了一会儿周泽楷又见他从行囊里拿出了锅与碗,魔法的火焰在锅下升起,锅里盛满的雪融化成了水,叶修哼着不成调的歌曲,开始煮起了面条。

“对了。”叶修想起了什么,“小周,我只带了一个碗出门,你介意不介意用锅吃。”

周泽楷呆呆地摇了摇头。

“一会儿还可以洗个澡。”叶修继续说,“好不容易出个远门,总不能太委屈自己吧?”

周泽楷不太能理解可以洗澡的意思,难道是只用融雪擦一擦身体吗?上午时分,周泽楷才在小酒馆对叶修有过旖旎的想法,而眼下画面似乎又不一样。魔法的蓝色火苗照得他的脸有一些梦幻,这个男人会懒散笑着走过来,微微抬起脸来对他说,“小周,亲我。”

周泽楷猛地一震,从想象中回过神来。香喷喷的面条即将出锅,小山洞沉浸在温馨舒适的气氛里。

叶修最后用勺子尝了一次味道,满意地点头,从锅里分了三分之一,并把剩下的都留给了周泽楷。

“你要干体力活的,多吃点。”叶修这样说着。

周泽楷也确实是饿坏了,更何况叶修也确实做得一手好面条。

周泽楷对这一切满意的不能更满意,直到他看见叶修从行囊里拖出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木桶。

这一次他动用了法杖,一阵红光腾起,木桶中迅速充满了干净的水,又迅速地冒起了热烟,还真是一大桶暖和的洗澡水。

叶修自顾自地开始脱衣服,这也是自然,反正他们都是男人,并不需要避讳什么。周泽楷也并不是没有和骑士团的同伴们共浴过,可是眼前的叶修又不一样。

——他的背脊是那么的好看,脖颈到肩膀的线条英气却又带一点柔和,蝴蝶骨在他舒展身体的时候展露出来,像是小小的翅膀,引诱着年轻骑士的触摸。修长的腿迈开来,他先是踏上一块石头,又像是淘气的男孩一样,一跃而起,跳进了热乎乎的洗澡水里。

热水溅了起来,弄湿了他的头发,他用手抹去脸上的水,趴在木桶边缘上笑呵呵地看着周泽楷。

“小周,这热水可保持不了多久,你要不要一起来洗一洗?”

骑士只感觉到了全身的僵硬,他根本不敢动也不敢答应,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

他必须庆幸此时山洞的黯淡,因为他的脸定然是红透了。他又激动又难为情,心情十分复杂,让他有点不知所措。骑士向来心思单纯而意志坚定,少有这般心烦意乱的感觉。

虽不知这种感觉为何产生,他却知这感觉为谁而生。

因为叶修。


他到底还是没有享受雪山里的一场热水澡,提前躺会了温暖的帐篷里。过了好一会儿,叶修才进来,身上冒着浅浅的香气。骑士闭紧了眼睛,却根本睡不着,那香气无孔不入地渗进来,不擅长分辨气味的骑士猜测着这是哪种花草的味道,闻上去还带着点阳光晒过的干净感觉。

叶修已经在他身边躺下。

似乎是知道周泽楷正在装睡,叶修懒洋洋地跟他说了声。

“晚安。”


-TBC-

标签:周叶
评论(23)
热度(202)
  1. zzfhqsm一只裳裳 转载了此文字
©一只裳裳 | Powered by LOFTER